常花孫

【瓶邪】谁杀了人(中)

听到这句话后张起灵微微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出现了变化,手不自觉的轻颤起来,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不再那么平淡:“他还活着?”


“我们不能确定,活着的人可能是吴邪,也可能是齐羽,但我认为是吴邪的可能性更大。”吴二白说着从椅子上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走到张起灵面前,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


张起灵跟着吴二白离开大堂,走到另一个像是仓库的地方,因为已经天黑了,屋里也没开灯,所以四周非常黑,但也不妨碍张起灵看清东西。


吴二白没有张起灵那么好的视力,他打开电灯,走到囤放杂物的柜子前,伸手摸了几下柜子后面,只听...

【瓶邪】谁杀了人(上 )

#又名寻妻之路

#娱乐圈,微悬疑

#影帝瓶x演员也是歌手邪

#相信我是HE,不虐

#bug多,勿喷


没有人能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包括张起灵在内。

就在几天前,吴邪和张起灵的绯闻照突然被爆出来,照片中的两人靠得极近,就像是在接吻一样。但张起灵非常清楚,他不会在外面的任何地方和吴邪过于亲近,更甚至和他接吻,他们在一起总是小心翼翼的,就是怕被狗仔拍到。

张起灵能够断定,照片是假的,这是有人蓄意而为,而且可能是冲着吴邪来的,因为肇事者很清楚,最后会被网友喷的不会是自己,而是吴邪。

事情都发展成这样了,张起灵只能打电话,匆匆地告诉吴邪他会处理,让他在家里不要出门,...

【瓶邪】戒菸

一切都结束了。


吴邪站在屋外一边看着漆黑的夜空一边抽着一支又一支的菸。


他们在把张起灵接回来以后就一直待在福建,生活过得很是惬意。


其实吴邪一开始有问过张起灵要不要跟他和胖子一起去福建,没有想到张起灵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他一直以为像张起灵这样的人是不会跟他们走的,他现在自由了,没有那什么鸡巴使命,想去哪里都可以,也许他会想去别的地方看看,去做他自己想做的事,只是吴邪从没设想过,张起灵会愿意留下来陪着他们。


吴邪自己是挺高兴的,在雨村待了一段时间就能渐渐看到张起灵人性化的一面,对他上屋顶晒咸菜,日常喂鸡已经见怪不怪了,换作解雨臣他们来,看到张起灵居家的一面,估计...

【黑邪】成人运动了解一下

吴邪听黑瞎子说这两天要来雨村待几天,说是要来看看自己的徒弟还活着没,但吴邪知道丫肯定是来躲房租的,不然这傢伙怎麽可能会有閒心来看他。

胖子知道黑瞎子要来的时候,嘴上骂骂咧咧了几句又要来蹭免钱饭,下次再不让他进来了。实际上说归说,他还是包揽了准备食材做饭的工作,说是打算做丰盛一点的饭。

这天早上雨村没下雨,吴邪一起床就发现胖子和张起灵都不在,看到桌上的字条,是胖子留的,胖子出村买食材去了,没提到张起灵去哪,但他估计又是例行巡山吧。

吴邪去洗了把脸,吃完早餐后,看天气还不错,就搬了张椅子到院子,在院子裡闭眼晒太阳。

在吴邪坐着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勐然感觉到有人接近,甫一睁眼却来不及了,脑崩很...

詭島 第六章 啞巴

他定定地看了我一會兒,接著就朝我走過來。我連忙退了一步警惕的瞪著他,只見他走過我身旁,走到我身後的一個書櫃前,從中挑了一本書出來,他把書放到地上翻了起來,我心說這什麼情況,還看起書來了?

他翻沒一會兒就朝我招手,示意我過去,我慢騰騰的挪過去,他手指指著一個字讓我看。我湊近看清楚,上面是我看得懂的文字,他指的是一個字,你。

「我?」我困惑地皺起眉,忍不住心想我怎麼了。

接著他又指了別的字,是朋。

我愣了一下:「我朋友?」

他點頭。

「他怎麼了?你遇見他了?」我急忙問道。

他又再翻頁,一一的指出他想向我表達的內容。

「他受傷了,在我那裡休息,他讓我來找你。」我唸道:「你是這個意思?...

詭島 第五章 怪人

他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這麼黑,我還能上哪去?

我手抱著膝蓋,沉默的蹲坐在裡面。說實話,待在這種狹小的空間真的會讓人喘不過氣來,空間小的只能讓我縮成一團,要是我有幽閉恐懼症,我恐怕要瘋。但我覺得我再這麼待下去,我都要得病了。

我被關在這裡的時候,時間彷彿被放慢了好幾倍,久的我都開始感到心慌,尤其在這麼黑又小的空間裡,腦子就開始胡思亂想,忍不住懷疑方瑞狄是不是因為覺得我是累贅,就騙我說有人來好讓他藉故自己逃跑。但是理智告訴我,他肯定不是這樣的人,他大可以在一開始就不要救我,何必到現在還要照顧我。可他怎麼去那麼久,會不會出什麼事了?還是他把我給忘了?我要是一直被關在這裡要怎麼辦?

我開始感到...

詭島 第四章 組織

我一聽馬上接過來,照片上兩個人哥倆好似的,勾肩搭背對著鏡頭笑的十分開心。我仔細的看著照片上的人,再看看眼前的人,心想他在把自己搞成這樣之前,還是滿英俊的。不過照片上的另外一個人,說實話我根本不認得,而這個時候我更是心驚的發現,我居然回想不出自己長什麼模樣。

「這人真的是我?」我吃驚的指著照片問他。

他看我的反應,馬上湊過來仔細端詳照片,再端詳我,點點頭篤定道:「就是你,錯不了。」

我皺起眉,仔細的看著照片上的人,長得清清秀秀,也不是說長得特別差,但是感覺和他相比就差了那麼一截。

看了照片後我才知道,原來我長這樣,但他說他看了照片之後就想起了一些事,可我看完也沒想到什麼,一樣一片空白。...

詭島 第三章 躲

我原以為拿匕首的人會直直的刺穿那個人的心臟,可安穩躺在方石上的人,卻忽然之間動了。他瞬間翻下方石,已經將匕首往下刺的人沒有意料到會發生這種事,匕首直接和方石擦出刺耳的聲響。

不只是我,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突變給嚇了一跳,紛紛發出驚嘆的聲音。黑帽兜見狀馬上上前想抓住他,但是他卻敏捷的躲開他,接著黑帽兜的黑袍忽然之間從下擺開始燒了起來,眾人都倒抽一口氣。

其他人趕忙過來幫他把黑袍脫下來,場面一度十分混亂,等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那人已經不見了。

黑帽兜非常生氣,他一把把黑袍甩在地上,伸手指了一個方向大聲說了幾句話,他旁邊的兩個人馬上走下高臺,對前面的幾個人說話,說完就有十幾個人一起兵分兩路走入林...

詭島 第二章 晶閻鎮

不知道?不知道什麼?

我還沒開口問他,他又突然恍然大悟的樣子「哦」了一聲,依然笑瞇瞇的點點頭說:「我明白了,這是必經的過程,你不用擔心。」

我一愣:「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必經的過程?還有我要擔心什麼?」

他沒有回答我,依然用那種讓我起雞皮疙瘩的笑臉看我:「來,請跟我走。」

「走去哪?」

「等到了地方,你就會明白了。」

他說的雲裡霧裡的,從頭到尾都沒有把話說清楚。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能輕信這個人,這人非常怪異,雖然我說不出怪在哪,但光看他的笑臉我就覺得十分詭異。而且這裡到底是哪裡我也還不知道,就這麼跟一個陌生人走實在太危險了,再加上,這個人的穿著很奇怪,我從一開始就想吐槽了。他穿著一身的...

詭島 第一章 失憶

當我張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我正躺在地上,旁邊是一張床,看起來就像是我是從床上跌下來的,不過我並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一絲疼痛。

我坐起來環顧下四周,發現這裡是一個陌生的房間。伸手扶著床緣站起身時,頭一瞬間感覺到暈眩,差點就要跌回去,我趕緊抓著床緣坐上去,等那陣暈眩感退去。

我坐在床邊上仔細的觀察房間,這間房間很小,也非常簡陋,屋裡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而且我現在才發現這張床很髒亂,被子上還能看到一些污點,看起來像是乾掉很久的血跡,也不知道這間房間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床上凌亂就算了,就連地板上,不,應該說整間屋子裡,全部都非常亂。散亂一地的紙,牆壁上也貼滿一堆我看不懂的鬼畫符,桌上同樣也有翻開來...

吴邪,生日快樂。

喜歡你已經快五年了,以後還是要繼續喜歡你
祝你長命百歲,快樂無憂

【原耽】臨淵─預告片段

不囉嗦,就是個哨嚮臥底文

角色就是詭宅的人物

這個哨嚮設定是建立在基礎上,沒有塔、沒有信息素或嚮導素、沒有結合熱(但有結合)、沒有ABC等級之分、沒有具體匹配率的問題

而因為沒有塔,所以這個世界觀,哨兵嚮導不會強制一定要替政.府從事危險工作,但仍然有部分哨兵嚮導願意做

總之就是一整個很free


然後有可能會覺得自己不是在看哨嚮文吧……我說可能,因為感覺這部分的內容有點太少了(呵呵)

有些情節有一點參考到了《風聲》這部電影

《風聲》真的好看,無法超越啊

(懶得翻簡體了,就這樣吧)


─────以下是片段─────


  「從今天開始,狼崽就是我們的新成員。」...

【短篇】顶楼 番外─花开

*粗长注意

*转为耽美注意


我最近有一个很大的烦恼,这个烦恼我没让任何人知道,而我这个烦恼和我上次差点死掉的时候有关,也和阿里有关。

那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出现跑马灯,也只有在那时我才发现阿里在我心里其实占了很大的位置,除了出现过去的回忆以外,还出现和阿里在一起过的点点滴滴,就连在我快死时,也是因为阿里的关系让我有了很大的动力要活下去。

当时我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后来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味,可又不知是哪里不对,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某天,我梦到了一个梦,这个梦是名副其实的春.梦,而我梦到的另一个人居然是阿里!但是最让我惊讶的是,为什么我会是下面的那一个!?

当时我醒来...

【短篇】顶楼 第十六章(完)

当我张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天花板,眼睛转了下,就看到了旁边已经坐着睡着的阿里。

看来,我还活着。

医生说我能够醒来完全是个奇迹,听说我那时候虽然是从顶楼掉下来了,但下面刚好有个搬运公司正在搬一张床,上面放着一张很厚的床垫,我正好就掉在那上面,缓冲了很多的冲击力,所以只造成了骨折,没有当场摔死。可就算没有摔死,我那时也因为大量失血开始休克,然后失去了呼吸跟心跳,后来路人以及医护人员拼命的救才救回来。

而我现在虽然醒了,但我还挂着血袋输血,头部受了轻微的脑震荡,肋骨、左手以及右脚也都骨折了,除此之外,一切奇迹般地都还算完好。

所以医生说我很幸运,从死神面前经过又再跑了回来。

不过我想那...

【短篇】顶楼 第十五章

我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孙问岚突然跨了一大步朝我逼近,伸手揽住我的腰,使我们互相贴近对方。他由上而下俯视着我,冷冷的目光就像是一条蟒蛇,盯着身为猎物的我。

「你到底......」

「她们都太碍眼了,」他凑近我,鼻尖几乎要碰在一起,我再怎么往后退也退不了,他用极低的声音对我说:「只有我,只有我才可以拥有你,你的全部只能是我。」

「你这疯子......!」我开始用力挣扎,但我的挣扎在他眼里一点用也没有,他的手紧紧的箍在我的腰上,不管我怎么挣扎都没法让他松手。

「但是你那个朋友,不管我怎么做他都死不了,下次果然还是直接一刀杀了他比较快。」他冷漠道:「你说呢?」

我知道他说的是阿里,他果然想要...

【短篇】顶楼 第十四章

因为没有跟孙问岚说好什么时间去他家吃饭,所以我也就没有先跟阿里说,反正到时候再说就得了,我可不想一直面对心情不好的阿里。

过没几天,我又接到了阿里出车祸的消息,慌慌张张的去医院后,看到他还很好就松了口气。听他说他这次不是因为骑车和别人相撞,而是在等着过斑马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他背后用力推了一把,因为他站在最前头,所以措不及防的就被推出去,而当时刚好迎面来了一辆车,煞车不及,当场就被撞飞出去。不过奇迹的是,他除了脚崴了以外,其他几乎没受什么伤。

「你要当心你那个姓孙的朋友。」他拉住我,皱着眉小声对我道。

我愣住:「为什么?」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还是看到了,是他推我的。」

我很...

【短篇】顶楼 第十三章

我本来想要请林峰帮我看林姐的尸体上是不是也有致命伤,却突然想到,早在很早之前林姐的尸体就被火化了,根本就没有尸体可以看,如此就错失了机会。

我深深叹了口气,莫名有种很深的挫败感。

在林峰调查的期间,我们偶尔会交流一下,而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也会帮忙他,这次他调查到古九芽在生前有跟一个人有些接触,是古九芽的闺蜜发现到的。

这闺蜜叫黄恩惠,她那时候跟男朋友闹别扭,后来跑去她那边避避,结果就发现古九芽常常跟一个男人出去,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也没见过他的样子,只当古九芽是在谈恋爱。

有一天黄恩惠出去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古九芽和那个男人在门口说话,因为说话的声音很小,所以她并没有听...

【短篇】顶楼 第十二章

过了几天的时间,我去上班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气氛似乎非常沉重,这种沉重感让我有些熟悉,还没等我细想,洪午凌就先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九芽死了。」

「什、什么......?」

我瞪大眼睛看向一脸沉重的洪午凌,他没有在骗我,那个开朗可爱的古九芽死了?!为什么?

「她就在昨天......跳楼自杀了。」

又是自杀的?!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前几天她跟我告白而我却拒绝她,让她大受打击然后就自杀了吗?

「她、她有留下什么遗书还是什么的么?」

「没有,她死的一点征兆都没有。」洪午凌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你说我们这里是不是被诅咒了,怎么老有人要自杀,而且还都是能力不错,人缘也很好的人,就这...

【短篇】顶楼 第十一章

回去之后,我把我的计画都告诉了阿里,也把电影票给他看,说是周敏送我的,刚好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然后问他有什么意见,或者是有什么地方是他不想去但想去别的地方的。

他只是笑着摇头:「你决定就好。」

之后这件事我们就很愉快的决定好了,连假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了场电影,说实话电影真不怎么样,还有点无聊到想睡觉,我问阿里觉得怎么样,毫无悬念的他给了普通的评价。接着我们又去了不同的地方逛街,看看衣服,帽子,鞋子,不然就是看看哪里有好喝好吃的,整个玩下来也玩得很尽兴,能看的出来阿里心情变得很好,我们也在一些景点一起合照留下纪念。

我们在一处公园的椅子上坐着休息,看着公园里的人散步聊天,或是在桥上看湖,...

【短篇】顶楼 第十章

「感觉你最近好像很忙。」饭桌上阿里一边夹菜一边道。

「嗯?有吗?」

「......算了,注意身体别搞坏了,适时的休息也是很重要的。」

自从阿里看到我穿着一身是血的衣服回来以后,对我就更加关心了,本来也在冷战,现在早就和好如初了,我们两人就像没有发生过冷战一样,跟平常一样和乐地相处。

对此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觉得我们能像平常一样相处就好了,不管过去到底怎么样。

话说回来,当洪午凌知道我不再调查林姐的事后就高兴地拍我的肩膀说,这是正确的选择,然后继续和他最近把到的小安同事谈恋爱,到处闪瞎别人狗眼。

不过我时常在回想,为什么我会梦到林姐跳楼,而且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跳楼的人就是林姐...

【短篇】顶楼 第九章

「这还是你第一次找我出来。」孙问岚坐在我对面,慢慢地啜饮了一口咖啡,眼神意外柔和地看着我:「你有什么事是想问我的吗?」

就这样直接问林姐的事好像有点唐突,我觉得还是先跟他聊点别的会比较好,于是笑着说道:「没什么啦,就是你那天说我很像你认识的一个人,我想知道究竟是像谁而已。」

「......」孙问岚听了表情一下沉了下去,我愣了一下,心想该不会开错话题了吧,难道我不该问这个?可我已经问出口了,能怎么办,要不就算了吧,换别的话题好了。

正当我要再度开口的时候,孙问岚突然轻声说:「他是我弟弟,他在2年前就因为一场意外过世了。」

我一愣,满怀歉疚地道:「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个的。」

「没事,我也...

【短篇】顶楼 第八章

我把那张纸偷偷收了起来,然后找了个空档把洪午凌约出来,在没什么客人的咖啡厅里跟他谈事。

「阿凡,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我谈,你知道我今天本来是要跟小安约会的,要不是我很看重......」

「行了行了,你别再废话了,我们快进入正题吧。」我不耐烦地朝他摆摆手,把那张纸递给他看,示意他看纸上的内容。

「这是我从林姐的办公桌那里找到的,那天经理让我去收林姐的东西,结果就找到了这张纸,你看这上面的字,是不是就是林姐的字?」

其实在我看到这张纸的时候,当场就拿出她有留下笔迹的文件来比对,一比就知道这确实就是她的字。洪午凌拿起那张纸仔细端详上面的字迹,看了一会后才皱着眉头放下来:「是她的字没错

【短篇】顶楼 第七章

阿里劝我今天不要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比较好,但我拒绝了,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必须......去确认清楚。

当我到达公司后,心里莫名地涌现出强烈的不安感。我咽了口口水后才缓缓踏入公司。当我走入办公室时,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种沉重感,我看到有人在哭泣,不只女人,竟然也有男人在悄悄拭泪,而且每个人无一不带着沉重的表情。

我走过去,看到了一脸沉重,陪在一个女人旁边的洪午凌,他一眼就看到了我,马上朝我招手叫我过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小声问他。

他沉声道:「林姐她......跳楼自杀了。」

「什么......!?」我后退了一大步,满脸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什,什么时候...

【短篇】顶楼 第六章

「之后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还是可以到我们警局寻求协助的,范先生,今天请早点休息吧。」


「嗯,谢谢你。」我朝他点点头,开门下车后和他道了别,看着他把警车开走我才转身上楼进屋。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开门脱鞋,一进门我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阿里蓦地站起身,表情很不好的回身看我,「你......」他一看到我时愣了一瞬,接着大步朝我走来捏住我的肩膀,惊讶地看着我问:「你这是怎么了你受伤了?」


「没有我没事,只是碰巧遇到别人在我面前跳楼自杀而已。」我挥开阿里的手,「先让我洗澡吧,有什么事等会再说。」


说完我便走过阿里,慢腾腾的去浴室开水洗澡。


我站在莲蓬头底下,任由温暖的水洒在我身...

【短篇】顶楼 第五章

聚餐过后,大家欢欢乐乐的散了场,洪午凌也打算载我回去,但我看他在这聚会上似乎把到了女人,看他们好像有机会的样子,觉得还是让他们好好相处一会,让他们的感情能够尽快升温,决定不当电灯泡,劝洪午凌载她回家。


「别说兄弟不帮你,你看她也是别人载的,现在正是你表现的好机会,载她回家,在车上还能聊个天,岂不美哉?」


洪午凌很认真的听着我的劝说,点点头说:「如此甚好,可这样我不成了见色忘友的垃圾吗?」


「这你不需要在意,回去我会自己想办法,我会支持你的,加油!」我拍拍他的肩,献上我最真诚的鼓励与支持。


「我知道了,谢谢你,兄弟。」他和我大力拥抱了一下后,就转头去找对象了。


我站...

【短篇】顶楼 第四章

我不懂他在气什么,也不敢问他,就这样默默的坐上后座,回去以后我们谁也没说一句话,就连吃晚餐的时候他也表现得比平时更加淡漠。平常都是我主动开启话题的,但看阿里这个样子,我也没有心情开口说话,默默无言的吃完晚餐,到晚上睡觉时我们都不跟对方说话,一整个晚上气氛都特别僵。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他也不跟我说,我也没胆子去问,而且要是我问了,他说不定也不跟我说。想着想着我就想到之前有段时间我们搞冷战,说起来那时候到底在吵什么我都不知道,都是阿里在那边生闷气,也不知道在气什么,问他他也不说,还摆着张臭脸给我看。想着我也就跟着生起气来,躺在床上气呼呼的躺了半天才睡着。到隔天早上,我们依然都摆着臭...

【短篇】顶楼 第三章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他突然伸出手摸我的头发,因为太突然而且他的速度很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摸个正着。


他很认真的在看着我,眼底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但我读不懂。他的手很大,手指轻轻的反覆捻着我的发丝,像是在对待一个珍贵的宝物一样,很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就这样站着给他摸头发,他认真地看着我,而我也很认真地想要读懂他所想要表达的情绪是什么。


「......像谁?」良久,我小声问道。


他的手一顿,没一会就收了回去,身子也站直了,我仰头看他,他低着头没头没脑的问了我一句:「你叫什么?」


我愣了下,回答道:「范凡,你呢?」


「孙问岚。」他说着拿出手机,「既然...

【短篇】顶楼 第二章

从那之后就不再有什么事发生了,倒是阿里变得比我老妈还老妈,什么都要操心,我出门要跟他说我去哪何时回来,他还负责起要接我下班这份工作。以前我们都是各过各的,只有在回来的时候才会聊天沟通一下,他突然这么关心我还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因为我们是室友关系,所以照顾我一下是应该的,所以就很委婉的跟他说不必这么对我,我自己也可以活的很好。可他却回我说不是这个问题,我问他那是哪个问题,他就不说话了。

我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反正既然他自己要这样做,我也没什么亏损,反而还比较赚,劝不了那就好好接受吧。

这天我刚准备下班,我的同事洪午凌突然把我叫住,问我要不要参加同事之间的聚餐,我一愣,问...

【短篇】顶楼 第一章

(同诡宅篇及死村篇角色,此篇接死村后)


“范凡!”


我听到有人在大喊我的名字,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站在高处,耳边的风呼呼吹过,吹乱了我的头发。而在我眼前不远处站了一个人,那背影看着十分熟悉,可我一时之间无法想起来。


我缓缓朝他走近,那个人背对着我站在高处边缘,衣角头发都在翩翩起舞。


还没等我靠近他,我就看到他转过身,一看到脸我便震惊的往后退一步,嘴巴张着说不出半句话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便看到他嘴巴动了几下,却没听到他发出声音。只见他面无表情的对着我说了什么之后,便转回去往前一踏,直直的落了下去。


我立马大惊失色,跑过去趴在边缘上往下望,什么影子也没看到,...

【單短】良人不歸

(練寫作用,戲曲三十題中的第二題)


  外頭下著小雪,卻見一道倩影,站在屋簷下,披著薄薄的外衣,向外眺望著什麼。

  「夫人。」楊雨析背後的丫鬟曉晴滿臉都是擔心與關懷,「外頭冷,咱們還是進屋吧。」

  她搖搖頭,望著天空中慢慢往下飄的雪,微微偏頭對曉晴說:「妳先進去吧。」

  曉晴知道自己勸不動她,卻還是努力不懈地對她勸道:「夫人,妳身子不好,要是一直受寒肯定會病的,少爺回來見了,一定會責怪我的。」

  她道:「我會幫妳說話的,妳不必擔心。」

  「夫人!王少爺會心疼妳的!」曉晴急了,聲量不自主的加大,但楊雨析好似沒聽到似的,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曉晴見了也不再勸,只...

【驚悚短篇】難辨真偽的幻覺

標題取自燭青與其友人創作的《恐怖驚悚十五題》

--------


  「庚學弟!過來幫個忙!」

  本來我在旁邊忙著收拾東西,就聽到學長在遠處喊我的聲音,我像個勤奮的好學弟一樣,立馬飛奔過去,跑過去後就看到學長站在穴瞓口搬著一個很大的木箱。

  我湊過去搭把手,一使力就發現這箱子非常沉,而且又很大個,就算是兩個人搬也搬不太動,我都要懷疑這裡面放的其實是石頭了。

  我們兩個幾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氣去搬這個箱子,剛搬上來就再也受不了,一把把它放在地上,都能聽到那很沉重的聲音。

  我抹了把額頭上的汗,問學長:「這是什麼啊?怎麼這麼沉。」

  「我本來不想搬它的,因為它太大了,但是當我...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十三、同居(完)

 

  就在那一瞬間阿里把我向後一扯,力道大到我險些摔倒,穩住身子後就看見阿里擋在我和那女人之間,他伸出手不知道朝她丟出什麼東西,那鈴鐺竟然碎裂開來,變成粉末碎片掉到地上。


  再抬眼一看,那女人的臉變得更加猙獰了,猶如惡鬼一樣,我嚇得頭皮一炸,接著就見阿里直接一腳踹向女人,那女人瞬間就飛了出去,我還沒來的及看女人摔在地上,阿里一個轉身拉著我快速的往前跑。


  我們一路跑出去很遠,停下來之後只有我喘個不停,阿里看起來倒是還好。我們停在一棵樹下,把耳塞拔了丟掉,我邊順氣邊回頭看了眼,沒有看到那個女人,恐怕是甩掉她了。


  等我氣順了之後,我問道:「那女的到底是人是鬼?」...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十二、再探村

  阿里定定地看著我,表情似乎不太對,我正想問他,他卻搖頭嘆氣,不再多說什麼,轉了個話題說:「你還去隔壁村嗎?」


  我想了想,問他:「我要去看看,但那鈴鐺怎麼辦?它還會響嗎?」


  「到時候會戴耳塞。」他道。


  我問他為什麼村子燒了鈴鐺卻還在,而且也都沒處理掉,他說他也不知道,也沒人找到過那鈴鐺在何處,通常都只有聽到鈴聲,卻見不到鈴鐺,很多人開始懷疑那其實是來自陰間的鈴聲,根本就沒有鈴鐺的存在。


  這種說法跟說故事一樣,也可能是為了嚇唬別人來防止有人進隔壁村去吧,反正我是不相信這種事,如果說聽了鈴聲會進入幻覺,這我信,但鈴鐺來自陰間這種話我是不信的。


 ...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十一、幻覺


  我的雙手劇烈顫抖,連伸手去摸他臉的勇氣都沒有,各種複雜的情緒多到幾乎要將我淹沒。我從來都沒想過阿里會有一天比我早死,他的能力很好,比別人都要優秀,可如今有才華有能力的人卻要先一步離開,我相信不只是我,其他人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很難受。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自己對於阿里死掉這件事如此的感到震驚與衝擊,甚至無法去接受,無法面對這個現實,此刻我多麼希望這只是我的一場夢,一場讓人難過的噩夢。

  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跪到他旁邊,顫著手去摸他的手,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流眼淚的,我現在只想好好的再多看他幾眼,好好的記著他一輩子。

  我正兀自感到傷心難過,旁邊突然有人把我拉走,而且不是一個,是...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十、連續死亡


  雖然還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也對這村子感到非常迷惑,但我還是想趕緊找到阿里然後讓他跟我一起走。

  於是我沿著阿里離開的方向去找,甚至一個個敲門去問,路上看到人就拉著問,但一路上都沒有看到他。

  我一個人站在村子的路中間,正感到心灰意冷時,忽地聽到尖叫聲,我一個激靈,馬上朝那個方向跑過去,那地方離我不算遠,很快就到了。我喘著粗氣看著一臉驚慌的女人,她正瞪著躺在血泊中的人看,我看過去,仔細一看竟還覺得地上的人有點熟悉,我湊近了點看,便看清了地上的人是住式植家隔壁的老人!

  他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他會死在這裡?為什麼突然就被人割脖子了?而且這是連續第二個了,會不會還有第三個第...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九、來不及


  就在這時不遠處忽然傳出騷動聲,接著就聽到有人大喊:「她快死了!」

  我聽了一愣,心想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突然就有人要死了。正當我在疑惑的時候,式植倏地就放開我,立即跑了過去,那女人也跟在他後面,我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現在是逃跑的好時刻,可又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我站在原地想了想,決定還是跟過去看看。

  可能是村子裡人本來就不多的關係,所以一下就可以湊到最前面。我靠過去一看,能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是一個中年婦女,她的脖子似乎是被誰割開,鮮血不斷從傷口處流出,染紅了土地和她的衣襟,看起來異常駭人。

  此刻她嘴巴開開合合的,似乎是要說什麼,但始終沒有說出話來,旁人急得要死,沒聽到她...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八、孤立無援


  我一愣,道:「沒事,我只是來看看我同學的,一會就走。」說完我在心裡疑惑,阿里爺爺告訴過我,這村子已經沒人住了,為什麼這裡還冒出一個昨天沒見過的女人?

  「誰?」

  「式植。」

  她沒說話,淡淡的瞟了我幾眼,我被她看得不自在,就見她轉過身,說:「我帶你去,剛好他在家。」

  一聽我就覺得不對,如果阿里他們說的是實話,那這個女人就不會出現,而她也不會說出式植在家這種話,所以我現在不是碰到鬼,就是真的還有人在村裡。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只好擺擺手,委婉道:「不用了,我知道他住哪兒。」

  語畢,我看到她冷淡的朝我看一眼,我一個激靈,不知道到底是跟還是不跟,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她突然伸...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七、鈴鐺聲


  晚上我和阿里躺在同一張床上,這裡很安靜,除了細微的蟲鳴聲外,四處都是靜悄悄的,讓我有種在過退休日子的感覺。

  在床上躺沒一會兒我便有了睏意,迷迷糊糊的便睡了過去。

  不知是我在做夢還是真的是我聽到,耳邊傳來細微的鈴鐺聲,彷彿是從遙遠的地方傳到我耳裡,清脆的鈴聲像是搖籃曲般使我意識更加模糊。

  恍惚之間,我倏地聽到巨大的碰一聲,緊隨而來的是渾身的疼痛感。

  我齜牙咧嘴地從地上撐起身子,那巨大的聲響是我從床上摔到地板上的聲音。我慢騰騰的站起身,全身除了摔疼以外,沒有什麼傷口。

  我看了眼床鋪,阿里已經不在床上了,不知道去了哪裡。我朝窗外看出去,外面一片霧濛濛的看不清,好像是...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六、閒


  荒廢?這怎麼可能,我確實看到了式植跟老人家啊,而且式植還打電話給我過,難道鬼還可以打電話?

  「為什麼會荒廢?」我問。

  阿里爺爺道:「四年前那裡發生了一場大火災,幾乎整村都燒了起來,火大到差點燒到我們村。當時是發生在半夜,很多人來不及逃,當場就被活活燒死,沒幾個人能活下來。」

  我聽了一驚:「怎麼會燒起來?」

  他搖搖頭:「這事查了很久也沒查出來,後來也不了了之,村子也因此荒廢了很久。」

  經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來之前有一段時間好像一直播這則新聞,當時鬧挺大的,後來熱潮過了大家也就忘了。

  既然阿里爺爺說隔壁村被火燒過,那麼房屋大概也都被燒的不成樣子了,可我那時...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五、荒廢


  我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見阿里,我只是在這裡隨便找個老人說話,說完跟他一起回來就能看到熟人,這種機率不知道有多小,居然還被我碰上了,只能說應該是我和阿里很有緣份吧。

  他一見到我也十分訝異,驚訝了一下後又淡定下來,端著茶水遞到我面前問我:「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接過茶水喝了幾口,道:「我是來幫人的。」

  「幫誰?」

  我道:「我大學同學,他就住在你們隔壁村。」

  「隔壁村?」阿里聽了皺起眉頭,見狀我就知道此事不對勁,接著就聽他嚴肅問道:「你見到你同學了?」

  我點點頭:「他原本出去了,我等了很久才等到他。在等他的時候我就碰上了一個老人,他請我進屋躲雨,我就跟他進去。...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四、偶遇


  我以為他這是在氣我不幫他忙,便跟他解釋道:「不是我不幫你,是你要我搬的東西我實在不敢碰。」

  他聽了我的解釋後還是一臉冷漠,我第一次看到他這副表情,跟看仇人一樣,怪滲人的。

  「對不起,我還是不能幫你,我很抱歉。」我說道。

  他臉上的表情一樣沒變過,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瞪我。一見他這樣我頓時就火了,我都已經低聲下氣的跟他道歉了,他還這個樣子,到底是有多小氣?他晚來這件事我都沒讓他跟我道歉了,還好意思要我給他道歉?!他怎麼不去吃屎?

  我反瞪回去,就你會瞪人,最好瞪到你眼睛掉出來。

  我不再和他多說一句話,直接走過他身邊走出這個村子,我回頭看了一下,遠遠的看到他還是維持那個姿...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三、骨灰罈與屍體


  我撇撇嘴,既然他要直接進入正題,那我也樂得開心,乖乖的跟著他進屋後,他讓我先坐著,說要去把東西拿來。我沒拒絕他,坐在椅子上打量他住的房子。

  這間房子似乎很久沒打掃了,天花板上都能看到蜘蛛網,桌子上也有一層厚厚的灰塵,想到這我忍不住站起身,查看椅子上是否也有灰,一看果然,椅子上都是灰塵,椅背竟然也結了蜘蛛網。

  這下我是不敢再坐下了,也不知道式植是怎麼過生活的,房子這麼髒也不打掃一下,到底是要懶成什麼樣。

  在我嫌棄式植的時候他便捧著一個東西回來了,我看著那東西覺得有些熟悉,一時沒有想起來,等到他遞到我面前要我拿著的時候,我馬上就想起這個是什麼東西了,立即退了一步大罵:「你什麼...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二、古怪老人


  在老人的家裡沖完澡後就覺得特別清爽,總算舒服多了,只是衣服沒那麼快乾,所以我只能穿著一件四角褲到處晃,外面還在下著大雨,還有徐徐涼風吹進屋裡,幾乎是裸體狀態的我不禁感到寒冷。

  老人看我似乎很冷的樣子,便讓我把大毛巾披在身上,好歹能暫時溫暖身體。

  我坐在他家裡的一張老舊的木椅上,他泡了一杯熱茶給我,我感激的和他道謝,端起茶杯聞了聞,熱熱的茶香味撲鼻而來,我仰頭一下就喝完了,覺得熱茶稍微溫暖了下我的胃。

  我看著沉默品茶的老人,問道:「您知道式植要多久才會回來嗎?」

  「他回來的時間都不一定。」他很平淡地答道。

  我皺起眉心想,這式植也很奇怪,明知道我今天會來,卻還是...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一、初到村子


  (人物和詭宅一樣,沒看詭宅還是可看懂)

  我撐著傘站在村口往裡張望,發現這個村子似乎沒什麼人,這裡下著大雨,地上的泥土都泥濘起來,鞋子褲子除了濕掉也都沾上了泥土。

  我現在的位置是在一個偏鄉裡的村子口,我會來到這種杏無人煙的地方還是敗式植所賜。昨天晚上的時候我突然接到式植的電話,他告訴我要我來這個村子,他想讓我來幫忙他搬一點東西。

  我當時忍不住心想,要搬東西幹嘛找我,要找也要找搬運公司的人員啊,當我是他的誰啊,他的傭人嗎?當下我就不高興了,我們也不是特別好的朋友,只是普普通通的大學同學關係,平時也沒聯絡,所以我口氣微差地問他是要搬什麼東西。

  他沒告訴我是什麼東西,只說...

【原創短中篇】詭宅 番外 感情那件小事


  *時間線在五人準備去爬山之前,在某地聚餐

  在我們出發去爬山之前,我們先約一起吃了頓飯,我們五個人歡歡樂樂的邊吃邊鬥嘴,不過我有發現祈祈一直和阿里說話,眼睛也一直往他那兒看。

  這五個人中我是和祈祈最熟的人,畢竟她也是我介紹給我這些狐朋狗友認識的。所以我也知道為什麼她老是想黏著阿里。

  她喜歡阿里,當時她告訴我這件事時她露出羞怯的樣兒,比平時更加少女,我都能看到她周圍的粉紅泡泡了,可見她多喜歡阿里,估計都成了他的迷妹。

  後來我也發現到她確實經常找阿里。阿里這人對誰都好,只要他幫的上忙的他都會出手幫忙,做什麼事都好,而且很有女人緣,我跟他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祈祈是...

【原創短中篇】詭宅(十四)完


  我一愣,心想怎麼可能,趕緊重新看過去,赫然發現那黑色人影竟然不見了!

  我瞬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視線馬上在這四周尋找那個黑色人影,但不管怎麼看都沒再看到了。我無法確定那到底是不是人,心裡只想著趕快下山,我已經快要受不了這裡的詭異感了。

  他們也覺得現在的情況有點詭異,不約而同的加緊腳步下山,沒走一會兒我們便看到了一條用石頭鋪起來的路,一看有路就知道我們沒有走錯,只要走這條石頭路就可以很快下山了。

  我們急急地走到那條路上走下山,周圍的霧氣還是很濃,但這並不影響我們逐漸雀躍的心情。

  正當我想和會神聊幾句話時,耳邊忽然響起低低的笑聲。

  我腳下一頓,忍不住看了眼同樣停下...

【原創短中篇】詭宅(十三)


  睡夢中,我夢到了我還在那棟豪宅裡,而祈祈在黑暗中只露出一顆頭和一雙蒼白的手,抓著我的腳一直問我為什麼不救她。我很慌張的掙開她,不斷跟她說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不想救妳。

  然後我看到立冶掐著我的脖子,雙眼直直地瞪著我,冷著聲說是我害死了他,要是我不讓他去別的地方找燈的話他就不會死了。

  我扒著他的手想讓他放開我,卻怎麼樣也無法掙脫,祈祈用力抓著我的腳直接把我拉倒在地上,我一邊掙扎一邊哭著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不救你們,我不是真的要害死你們的。

  周圍不知何時越來越多人形石膏像,人頭石膏像和怪物也聚過來,它們滿臉都是鮮血,都在冷冷的瞪著我,一直怪我害死他們,還見死不救,它們...

【原創短中篇】詭宅(十二)


  道完別後,我們又在原處討論了下現在該往哪裡走。現在外面是白天,可能雲層比較厚的關係,所以沒看到太陽。我們目前似乎是在一座山上,四周都是樹木,除了這裡有一棟豪宅外,這裡什麼也沒有。

  「我們完全不認路,要是在這裡面迷路的話不是更危險嗎?」會神看著自己的手機,依舊是沒信號,「這裡沒地圖,也沒衛星定位,也無法向外請求支援,我們該怎麼離開?」

  阿里沒有說話,他從包裡拿出一把折疊刀,對我們道:「這裡有一個下坡,我們就從這個坡下去,沿路上我會用刀在樹上做記號。」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這是最好的方法,我和會神便點頭表示贊同。見我們沒有意見,就讓我們路上跟緊一點,盡量不要有掉隊的情況發生...

【原創短中篇】詭宅(十一)


  我幾乎是脫力的靠著門坐到地上,還沒等我緩過勁來,就被阿里一把拉起,「我們快走吧。」

  我點點頭,提振了一下精神,回頭看了一眼這棟房子,發現這真的是一棟很大的豪宅,可能我們看到的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而這棟房子,如今也已經徹底燒起來了,黑色濃煙不斷往上竄升,火焰毫不留情的吞噬這棟房子的一切。

  幸虧我們逃的快,不然我們不是被裡面的怪物弄死,就是被火燒死。

  「哎?那裡是什麼東西?」會神驚疑道。

  我心下一驚,想著難道房子外面也有怪物嗎?我順著會神盯的方向看去,那裡是一堆雜草,草堆裡面似乎有什麼黑色的東西。

  阿里示意我們不要動,他慢慢的朝那邊靠過去,我們在一旁緊張的看著...

【原創短中篇】詭宅(十)


  我忍不住吃痛出聲,掙扎著要爬起身的時候,卻感覺到脖子被用力掐住,我瞇著眼從會神手機微微的光能看到掐我的是人形石膏像。我咬著牙抵抗,抬腳就朝它踹,第一下踹不開,踹第二下就感覺到脖子上的力道鬆了些。我使勁全力朝它踹第三下,終於把它給踹開了。

  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摸了摸發疼的脖子發現這裡不只它一個,這裡有很多個人形石膏像,各個都像餓鬼看到食物一樣都要往我身上衝。

  他媽的,老子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

  我正要朝一個正在接近我的人形石膏像踹過去時,有一個人比我快一步。

  只見阿里用力一踹就直接把人形石膏像給踹翻,它一下就倒在地上,他拿著不知哪來的鐵盒直往它身上砸,很快就看不出原樣...

© 常花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