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中篇】詭宅(一)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四周都是黑的,觸手摸到的是一片柔軟,再仔細摸摸我便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床上。

  我不知道我現在在哪裡,摸了摸自己發現衣服也都還在,再摸口袋,發現手機沒丟著實讓我鬆了口氣。

  我把手機拿出來,打開螢幕,現在時間是晚上一點半,電力還剩下百分之五十六,還能用上一陣子,不過手機上顯示是沒信號的,我估計我所處的位置有可能是在山上。

  我把手機亮度調低,打算先理清一下思緒。

  我還記得我和朋友們一起去登山,但是在我們走到一半的時候發現開始起霧,霧濃到讓我們看不清彼此,於是我們用繩子互相綁著,以防有一人走失。

  剛剛我也沒從身上摸到繩子,估計是被不知道什麼人弄掉的。

  我只記得我們因為起霧的關係要下山,那時我們走了好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彷彿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當時不只我聽到,我的朋友都聽到了。

  那聲音聽著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聽起來異常詭異。之後的記憶就模糊了,我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棟屋子裡,其他朋友去了哪裡是否還好好的自己一概未知。

  我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拿著手電往四周照,這裡是一間不大不小的房間,除了我身下的床之外,這裡還有兩個大書櫃,一個衣櫃,床旁邊有一張桌子,牆上有一幅畫,畫上畫的是一個人像,只是畫上的人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模糊,無法看清面容。

  我揉揉眼,以為是自己眼睛的問題,但不管看幾次都是一樣的。

  我看了一會看到這裡有一扇窗,淡紅色的窗簾微微遮蓋住了窗戶,我下床走過去撩開窗簾,往窗戶上照除了看到自己的臉什麼也看不到。

  外面都是黑的,根本無法確認我自己的位置。

  不過從窗戶上我可以看到自己蒼白的面容,頭髮有些凌亂,看起來非常狼狽。這樣照著讓我覺得有些奇怪,剛要將手電往其他地方照時,眼角餘光瞥到窗戶上似乎有個白色的東西閃過。

  我吃了一驚,身上的汗毛瞬間豎起,那東西閃過的速度很快,根本無法看清。我不曉得那是在窗外還是是在屋裡。因為太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所以我在窗上仔細的照,但都沒有變化。

  是錯覺嗎?

  我充滿疑惑地轉過身,想要離開這個地方,誰知我往前走沒幾步,腳下忽地被什麼東西給絆到,害我差點摔個狗吃屎。

  我微怒地往地上去照,赫然看到地板上有一個石膏人像,我蹲下去查看,沒敢去碰。這石膏人像是男性的樣子,模樣似是外國男性,它側躺在地板上,應該是有人將它的丟在這裡。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一個石膏人像被放在地上,這裡給我的感覺越來越詭異了,我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裡,這石膏人像我也不想管,起身便朝房間門口走去,輕輕一轉門把,門就開了。

  走出去是一條長走廊,走廊上都是黑的,旁邊擺了很多的裝飾品,有花瓶也有石膏人像,牆上擺了很多幅畫,畫上大部分都是人像,有男有女,面容都是清楚的,房間裡那幅和這裡的畫都不一樣。

  我不想去想這其中的緣由是什麼,我只想趕快找到出口離開這怪地方。

  不過我應該走哪邊?左右都有路,只是都黑漆漆的,也看不出哪邊可以通往出口。我站在原地想了想,決定走左邊。

  這裡的地板鋪了一條地毯,走在地毯上發出的聲音很小,四周很安靜,只有我自己的呼吸聲。

  在這樣的環境下讓我不免緊張起來,這裡對我來說很陌生,而且四周都是黑的,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我不精神崩潰已經算不錯了。

  我一邊走一邊看看四周,估計這是棟獨棟的豪宅,因為只有豪宅才會放這麼多裝飾品。旁邊放在櫃子上的花瓶裡有一朵綻放的黃花,看著黃花讓我心情能輕鬆一點。

  走了一段路之後,我忽然聽到旁邊好像有什麼聲音,在黑暗之中讓我的感官放大不少,而且現在又非常安靜,那種細微的聲音我都能聽到。

  我側耳仔細去聽,那聲音聽起來像是有一個人在翻動東西,接著我聽到了很明顯的腳步聲。

  我驚的差點大叫,捂著嘴讓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拿手機往旁邊照,在我旁邊的是一扇門,這裡顯然是一間房間,而那個聲音就是從這間房間裡發出來的。

  我倒退了一步,心想裡面的人究竟是誰,會是這棟豪宅的主人嗎?還是是其他什麼人?

  那個人似乎在房間裡看什麼,能聽到他走來走去的腳步聲,從門縫也能看到一絲微弱的光線。

  我在原地想著我應該直接離開,還是去看看裡面的人是誰,有沒有可能是我那失散的朋友?如果我就這麼走了不就錯過了和他們相遇的機會嗎?但萬一不是呢?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我聽到我的右手邊似乎有什麼聲音,我下意識的將手機往那邊照,一照就看到那邊有一個黑影,是人的形狀,正緩緩朝這邊靠近。

  我當下就被嚇到,往後退了幾步,手肘不知道碰到什麼東西,接著就聽到東西落地摔碎的聲音。

  我低頭看看地上被摔碎的花瓶心道,這下糟了。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