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中篇】詭宅(四)


  阿里的視線並不在我身上,他看的是我的背後,一瞬間我就有種不好的預感,緩慢的轉過身,便看到了人體石膏像就站在房間門口,剛剛好堵住了我們唯一的出口。

  此刻的我竟然不是先問該怎麼出去,而是問:「你愛上畫像上的女人了?」

  我聽到阿里狀似無奈地嘆氣:「畫上有一串數字。」

  「是什麼?」

  「1774。」

  「什麼意思?密碼?」

  「不知道。」

  「好吧。」現在討論這個也沒有意義,阿里之前說過不看它時它就會動,我完全不敢把視線移開,只能維持著相同的姿勢問他:「現在怎麼辦?我們怎麼出去?」

  「身體可以動,但視線不能離開它。」我感覺到阿里似乎在挪動位置,然後我就聽到阿里在翻東西的聲音,我忍不住心想,這樣子也可以找東西?

  「你在做什麼?」我問道。

  「找武器。」聽他說話的聲音似乎不是朝著門口講的,所以他有可能沒有盯著石膏像。

  這意味著只要有一個人盯著就可以了。

  因為我的視線不能離開石膏像,所以只能用餘光偷偷瞄阿里的動作,聽他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不知道到底找到武器沒有。

  「你找到了嗎?」我問。

  「再等等。」

  其實我已經有一點沒耐心了,而且一直盯著這個人體石膏像讓我也覺得有點奇怪。我打量了下石膏像,它的右手是往旁邊伸的,看起來像是要跟別人拿什麼東西的動作,臉也是微微向上。

  我瞇起眼睛,突然覺得這人體石膏像怎麼好像跟剛剛的位置不太一樣,是錯覺嗎?

  我仔細的盯著看,赫然發現,人體石膏像真的在一點一點的朝我這邊移動,剛開始還不明顯,現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前進。

  我頓時起了一身白毛汗,朝阿里大喊:「你不是說盯著它看它就不會動了嗎!它現在在朝我移動啊!」

  話音剛落就見阿里拿著一個鐵棍直接往石膏像身上敲,我以為不會對石膏像造成任何傷害,沒想到他敲第一下竟然真的看到有白色的碎石塊掉落。

  但是明明被打了,它卻仍堅定不移的繼續往我這邊前進。

  我被嚇的連退好幾步,而阿里連敲了它好幾下,他力氣很大,敲沒幾下它就碎成看不出原樣了。

  「我們快離開這。」阿里將已經不動的人體石膏像踢到旁邊,握著鐵棍對我道。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啊?這石膏像還會進化不成?」我和他一起離開房間,跟著他繼續往前走。

  他搖頭道:「如果真是如此,照這樣下去恐怕不管我們看不看它,它都會移動。」

  這樣的狀況無疑是更糟的,也不知道為什麼石膏像會突然之間進化,還是趕快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只是不知道其他人在哪裡,希望他們不要在很遠或是很難找的地方。

  我們在走廊上走了一段路,就回到了我一開始待的房間,因為裡面沒有什麼東西,我就讓阿里繼續走,這一層貌似有四間房間,再往前幾步是阿里待的房間,因為都沒什麼可看的,也不敢逗留太久,我們便持續的往前走。走沒一會兒便看到了樓梯,不過只有往下走的樓梯,沒有往上走的。

  這麼看來,我們有可能是在最高層的地方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往下走。

  下樓之後又是一條又黑又長的走廊,為了找到朋友,我們只能去一間一間的找。

  我看了看手機的電量,剩百分之三十了。我擔心在還沒找到朋友之前手機的電量就耗光,所以不免感到有些焦躁。我們來到第一間房間,裡面黑漆漆的,半個人都沒有。我和阿里已經溝通好,我們現在只找人,有謎題什麼的都別管,離開這裡是最要緊的。

  見這裡沒人我們馬上往下一間前進,我們才走沒幾步,就聽到第二間房間裡面有聲音。我和阿里對視一眼,這間房間裡面有微光,而且又有腳步聲,所以裡面不是真的有人,就是那個人體石膏像。

  阿里讓我站遠一點,他拿著鐵棍走上前,靠在門邊似乎在凝神去聽門後的聲音。

  我們都屏著呼吸,精神緊繃到了極點,接著我聽到門內傳出一聲低低的他媽的,我一愣,這聲音不是會神嗎?他在裡面?

  阿里回頭看了我一眼,我點點頭,他便伸手打開門,就聽到裡面一聲大罵:「我操他媽的……!」

  「會神。」阿里平淡地開口叫他。

  「呃,阿、阿里?」

  我走上前到阿里旁邊,看到一臉驚魂未定,但沒有受傷的會神著實鬆了口氣,我朝他笑道:「你還好吧?」

  「小范你也在啊?你們是一起的?」會神拍了拍胸口,指著我們問道。

  「我們是偶然碰上的。」

  會神點點頭:「話說我們不是在爬山嗎?為什麼一睜眼就跑到這鬼地方了?」

  我正想說話,阿里卻直接擺手道:「沒時間閒聊了,等人都找齊後再聊。」

  會神看了看我們的背後,問道:「祈祈和立冶不在?」

  「我們還沒找到他們。」

  「他媽的,這地方太詭異了,我們快找到他們趕快離開吧。」會神摸摸起雞皮疙瘩的手臂。

  我剛想問他是不是碰上什麼了,又想到阿里剛剛說的話,現在確實不是聊天的時候,還是趕快找到他們趕快離開這裡吧。

  我們一起離開這個房間,前往第三間房間,這間房間裡沒有人,不過這房間和之前看得都不一樣,這裡面幾乎都是人體石膏像,有男有女,各種姿勢,而且還有幾個畫架,牆上也有幾幅畫,裡面有一張桌子,上面的燭台被點燃了,正散發著微微的火光,而那張桌上竟然擺了六個石膏像,長的都一模一樣,看起來莫名有些孰悉。

  「阿里。」看到這裡這麼多人體石膏像時我心驚了一下,下意識地叫了一聲在前頭的阿里。

  他沒理我,反而在室內來來回回的看了一下,回過身搖頭道:「這裡的人體石膏像看起來不會動。」

  聽他這麼說我大大的鬆了口氣,會神不知道人體石膏像會動這件事,所以在一旁問我們是怎麼一回事,我簡單的跟他講了一下,反應也是嚇了一跳,看起來也有擔驚受怕的樣子。

  見這裡沒人我們便離開房間,繼續往深處走,但當我們走到窗邊時才發現沒路了。這一層居然只有三間房間,這房子什麼格局啊,樓上四間,這裡卻只有三間。我拿手電照了下窗戶,外面依然黑的只能看見自己的倒影,我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已經快要凌晨四點了,想不到我們在這棟屋子裡待了這麼久。

  我嘆著氣抬頭,想用窗戶來看看自己現在如何,結果這一看居然看到窗戶上有一個石膏像的頭靠在我的右邊肩上,石膏像的臉面目猙獰,臉上竟然有一行血淚。我嚇得往左邊退了幾步,去看右邊是不是有石膏像,但是照過去卻什麼都沒看到,只看到一面牆。

  似乎是感覺到我的異樣,阿里開口問道:「怎麼了?」

  「我……」我才剛開口說話,就突然聽到有人大力的拍了窗戶三下,因為我離窗戶很近,所以我被嚇得渾身一顫,踉蹌著往後退差點要摔倒,背後是阿里扶住我。

  「他媽的剛剛是哪個混蛋拍窗戶?!」會神拍拍胸口顯然也是嚇得不輕。

  阿里走近窗戶看了看,回過頭對我們說:「外面太黑,看不清。」

  雖然不知道窗戶外面是不是有地方可以讓人站著,但我直覺剛剛拍窗的不是人。我現在已經覺得精神在崩潰的邊緣了,我不想再待在這個地方,催促他們快走。但是沒想到才走沒幾步腳下就被什麼東西給絆到,我差點摔倒,往下一看居然是我剛剛在窗上看到的石膏像,臉上有血淚,它的眼睛彷彿在瞪著我。我瞬間感覺到一股寒意,下意識就是抬腳一踹,直接把它踹到牆上去,它應聲碎裂開來,沒想到裡面除了白色石塊,居然也有紅色石塊,仔細一看,那石膏像的裡面竟然都是紅的。

  阿里見狀拉了我一把,眉頭緊皺,道:「我們快走,要趕快找到他們,這裡越來越危險了。」

  我被連嚇那麼多次早就已經受不了了,跟著他們以極快的速度離開這一層。我們從樓梯往下走,又是一條走廊,還有往下的樓梯,即使我再怎麼想往下,還是得在這一層找到他們兩個。

  真希望他們倆現在是在一起的,這樣找起來才不用那麼費勁。

  我們正打算要到這一層的第一間房間找時,突然聽到一聲淒厲的尖叫聲響起,聲音聽起來像是女生。我心中大駭,難道說是祈祈……!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