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中篇】詭宅(七)


  我暗罵一聲靠,心想這小子該不會因為太害怕所以就跑了吧。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對,他跑的話也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再怎麼說他也應該會跑到我這邊來,而不是自己跑到漆黑而又未知的地方,自己一個人不是更可怕嗎。

  那麼他上哪去了?

  「立冶?立冶你去哪了?」我冒著危險開口喊他,卻依然沒有回音。

  正當我想要出去看看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匡噹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

  轉身一看,地板上是一個還在發光的手機。那是立冶的手機。

  我察覺到上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拿手機一照,看到那個東西時我瞬間倒抽一口冷氣。

  那個是立冶,他現在就被吊在上面,雙眼直勾勾的瞪著我,雙手雙腳在空中直直垂著。

  我看不到是什麼東西吊著立冶,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被吊死時一點聲響也沒有,我只覺得手腳開始發抖,一股濃烈的恐懼開始攀升上來,佔據了我的大腦。

  我現在終於知道那種異樣感是什麼了。

  那是被別人在背後盯著的異樣感。

  我越過立冶可以看到有一個人影以極其詭異的姿勢攀在天花板的角落裡,四肢細長且詭異的扭曲著,明明沒有支點卻可以攀附在天花板上。而它有一頭凌亂的黑色長髮,沒有眼白的雙眼直直地瞪著我,面容蒼白毫無血色,表情扭曲可怖。

  它的肢體看起來就像蜘蛛一樣,只是它只有兩隻手兩隻腳。

  我被嚇的完全不敢動,而它也只是瞪著我沒動。

  我現在手上只有手機和油燈,手機恐怕造成不了任何傷害,但是油燈又是重要的東西不敢把它弄壞。

  我想了想,決定跟它比速度。

  這樣想著我便馬上轉身衝出去,順手帶上門,一回過頭就看到近在咫尺的臉,我嚇得渾身一抖差點鬆了手,用力一拉把門關上,我抵在門上聽到門後傳來一陣陣的撞門聲,它似乎企圖要把門撞開。

  還好這個怪物很笨,不知道門沒鎖,誰知我剛這麼想就聽到門把轉動的聲音,我一個激靈立馬丟了手上的東西,雙手緊握著門把,感覺到另一邊的門把一直在轉動,它試圖要把門拉開,我死命的拉著門把不讓它打開門,但它力氣很大,好幾次差點被它拉開。

  他媽的,要是有鑰匙可以鎖門就好了。

  對了,鑰匙!剛好我身上就有一把在花瓶裡找到的鑰匙,不知道可不可以拿來鎖,但值得一試。

  可是現在我要兩隻手才能夠抵抗它的力量,根本騰不出手拿鑰匙。

  怎麼辦,難道我要一直耗在這裡嗎?

  我和它僵持了很久,它的力氣彷彿用不完似的,力氣一點減弱的跡象也沒有,反倒是我快要沒力氣了,手都因為用力過度一直在微微發顫。

  在我靠在門上快要崩潰的時候,我聽到遠處一個低低的叫喚聲,一開始我聽不太懂,之後聲音大了點我才聽出來這是阿里在叫我的聲音。

  「我在這裡!」我不管不顧地開口喊道,接著就看見一個光源接近,很快看到了一臉擔憂的阿里和會神。

  「你在幹嘛,立冶呢?」會神一頭霧水的看著我。

  「先別說這個,幫我拿右邊口袋裡的鑰匙。」我手上一不小心稍稍鬆了點勁,感覺到門把上用力往內拉的力道,一瞬間我就看到了它那張面目猙獰的臉,我嚇了一跳,雙手拚了老命的把門拉回來。

  「剛、剛剛……」會神顯然是被嚇到了,支吾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別廢話了快來幫我!」我大吼。

  反應最快的還是阿里,他看出我快要沒力氣了便伸出手替我拉著門,眼神示意我動作快。我心領神會,鬆開手趕忙掏出鑰匙,抖著手過去要插進鎖孔,但因為手太抖所以好幾次都沒插進去,最後還是阿里一手扶住我的手協助我把鑰匙插進鎖孔,我試著轉了幾下,問他門鎖住沒有。

  他轉了兩下門,點點頭表示鎖住了。

  我幾乎要攤倒在地,會神問我裡面那是什麼東西,我沉重地對他說:「那是你不會想看見的怪物。」

  阿里問我:「立冶呢?」

  說到這個我就覺得心情很沉重,見我面色不好,阿里皺起眉,會神在一旁驚道:「難道說……」

  我點點頭,語氣疲憊地道:「他死了,被吊死在裡面。」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