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中篇】詭宅(八)


  「怎麼會……」會神露出又悲傷又難以置信的表情,我自己也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

  我都要開始懷疑這一切會不會是我做的夢,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可怕又詭異,會動的人形石膏像,流著血淚的石膏像,拖走祈祈的黑暗房間,被吊死的立冶,還有四肢詭異的怪物。

  如果這真的是夢,那我希望此刻就醒過來,這樣我也不用接受失去兩個朋友的痛苦。

  似乎是見我心情萎靡,阿里拍拍我的肩,道:「我們還是快走吧,我怕那怪物會從房間裡衝出來。」

  我點點頭,拍拍自己的臉頰強迫自己振作精神,一旁的會神幫我撿起我的手機和油燈遞給我,我接過去,問他們有沒有找到什麼,他們都說沒有。

  看來就只有我手上這個油燈了,我們一同前往祈祈消失的房間走去,油燈上的火還在燃燒,雖然火不大,但還是可以拿來照明。

  我低頭想將手機的手電筒關掉,發現我的手機電力竟只剩下百分之十了。我問會神他的手機還有多少電,他回我剩五十五。一聽還有至少一半的電力我稍稍鬆了口氣,我把手機收起來,提著油燈走進房間,發現真的可以看到房間裡的東西了。

  不過因為火很小,所以只能照亮部分範圍,這樣走起來其實有些艱難,而且恐懼感也因此陡然升高,我回頭看了眼,沒有看到人,我將油燈往後面照,便看到了正在看著我的阿里。

  我說:「你這樣還看的見嗎?」

  他點點頭:「我會跟著你,會神在外面等著。」

  我不再說話,往前走幾步,很快就看到了一張木桌子,上面放著一個很小的盒子,我頓了下,順手拿起那個盒子看了下,發現上面有密碼鎖,想了想決定還是先把它收進口袋。

  「祈祈,妳在哪?」我嘗試著小聲喊她,預料之中的沒聽到她的回音。

  這個房間似乎不大,我們走了一會兒,除了看到櫃子、桌子和一些雜物之外,這裡完全沒看到祈祈或是拖走祈祈的東西。

  奇怪,祈祈不見了,我記得我們都親眼看見祈祈被拖進來啊。我拿著油燈四處晃了下,想再仔細找看看,但真的沒有看到祈祈。

  我回過身看著阿里,他也是一副不解的表情,我問他:「她怎麼就這樣不見了?」

  阿里沒回答我,反而向我伸出手說:「燈給我,我找看看有沒有暗門之類的。」我一聽也覺得有這個可能,就把油燈遞給他,他示意我抓著他走,於是我伸手抓在他肩膀上走在他後側邊。

  他拿著燈走到櫃子邊,到處都摸摸碰碰的,但是摸了老半天也摸不出什麼,其他地方也是一樣摸不出什麼東西,更沒看見像是可以打開暗門的機關。

  我說:「要不我們先出去討論一下,在這裡瞎摸也摸不出什麼,況且會神在外面應該也等急了。」

  阿里聽我這麼說也覺得有理,便點點頭往門口走。

  他走在我前頭,我緊跟在他後邊。當他踏出房門時我也鬆開了手,這時我突然感覺右腳腕一緊,我心道不好,伸出手正要抓住門框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我往後拖,我直接面朝地的摔在地上。身體猛地撞到地板時的劇痛讓我冒了點汗,我的右手勉強抓住門框,只要鬆一點力我就會直接被拖進去。

  「小范!」

  我聽到會神叫我,接著一雙手緊緊抓著我的右手試圖把我往外拖,沒抓到門框的左手仍拼命地往前揮舞著,很快就被另外一雙手抓住。我猜抓住我左手的是阿里,因為他力氣大,猛地一拉就把我拉出去了一些些,但其實還有大半的身體在裡面。

  我咬著牙用力蹬著腿,想要把抓著我右腳的東西踹開,但試了幾次都沒管用,反倒是左腳也被抓住了,把我往裡拖的力道一下增大,原本還露在外面的身體瞬間又拖了回來,連帶的抓著我的會神和阿里也跟著被往裡面拖。

  看他們那麼努力地要把我拖出去,心裡突然湧上一股悲傷以及不甘。看樣子我是非得死在這裡了,我心想,我就算是死也不能拖累他們。祈祈生死不明,立冶死了,而我也跟著死的話就只剩他們倆了。

  至少,得讓他們平安離開這。

  「放手吧。」我面如死灰地道:「我是逃不出去了,你們快跑吧。」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