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中篇】詭宅(十二)


  道完別後,我們又在原處討論了下現在該往哪裡走。現在外面是白天,可能雲層比較厚的關係,所以沒看到太陽。我們目前似乎是在一座山上,四周都是樹木,除了這裡有一棟豪宅外,這裡什麼也沒有。

  「我們完全不認路,要是在這裡面迷路的話不是更危險嗎?」會神看著自己的手機,依舊是沒信號,「這裡沒地圖,也沒衛星定位,也無法向外請求支援,我們該怎麼離開?」

  阿里沒有說話,他從包裡拿出一把折疊刀,對我們道:「這裡有一個下坡,我們就從這個坡下去,沿路上我會用刀在樹上做記號。」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這是最好的方法,我和會神便點頭表示贊同。見我們沒有意見,就讓我們路上跟緊一點,盡量不要有掉隊的情況發生。

  阿里抬頭看看天空,說:「我們要盡量在天黑之前下山,我怕山裡晚上會很危險。」

  我們點點頭,跟著阿里一起從下坡下去。這段路上我還會跟會神互相侃幾句話,阿里偶爾也會一邊在樹上做記號一邊搭話。而我發現到阿里不是只畫一條線那麼簡單,他是畫了倒三角的形狀。

  我不懂這其中的意義是什麼,本來想要問,但是又想說指不定是他個人的習慣,或是覺得這樣較好認。

  我沒繼續多想,和會神胡侃好一段時間,走了不知道多久,我已經不想再說話了,連會神也都安靜下來。

  當我們走下這個下坡後,地勢逐漸平緩起來,我想說可能要下山了,但是舉目望去一樣只能看到樹,我們相信再走一段路就可以下山了,可直到將近黃昏時,我們還是在這樹林間漫無目的的前進。

  「等會兒等會兒,我想休息一下,我好餓又好渴,我們都將近一天沒吃喝了。」會神停下來靠著樹幹喊道,「難道你們都不會餓或渴嗎?」

  我一怔,經他這麼一說,我才感覺到自己真的又餓又渴,剛剛經歷了太多都忘了這茬,現在才真正感覺到自己口乾舌燥,胃餓到都開始有點痛起來。

  我轉頭看向阿里,他正皺著眉似乎在思考什麼。我說:「不如我們就先在較安全的地方坐著休息,你看天也快黑了,晚上在山裡走也不安全。」

  「小范說的對,況且這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走下山不是嗎?」會神在一旁附和道。

  阿里看著我們緩緩的點頭,見他同意了我便看這四周哪裡是比較安全的。阿里比較快找到,他讓我們先坐著休息,他要去找樹枝生火,我說我也一起去找,沒想到他卻搖頭說:「我自己去就好,你們在這附近找看看有沒有石頭,不用太多。」

  我看他那麼堅持也只好妥協。看他離開後我們便開始在這附近找石頭,不知道是位置挑的好還是山裡本來就比較多石頭,我們沒找一會兒就找到了好幾個。

  回到原處後會神疲憊地席地而坐,而我從背包裡翻找能吃的東西還有多少,會神見狀也跟我一起清點。

  我們這次來爬山本來只是想爬一天就回家的,所以吃的沒有很多,更不可能有帳篷之類的東西。算一算我跟他的加起來也只能撐個兩天,水的話我們都有自備水壺,但是剩的不多,我們也只能盡量節省著喝。

  如果說我們一直無法下山的話,依靠這些東西根本撐不到五天,阿里那邊肯定不會比我們多多少。

  正想著阿里就抱著一堆樹枝回來了,他看我們在清點食物,便把包拋給我,我懂他的意思,打開來算了算,只能再多撐個一天。

  「全部加起來只能撐三天,水只能省著喝。」我一邊把他的包放好一邊道。

  阿里正用樹枝和石頭生火,說起來這也是我們都會的技能,畢竟我們時常約出來一起爬山,偶爾也會在山上紮營,所以我們也都是熟能生巧了。

  沒一會兒火就生起來了,一旁的會神老早就受不了了,直接拿著一包零食開吃,我則喝了一小口的水,沒敢喝太多。

  這時天已經黑了,可以感覺到陣陣涼意,我不禁裹緊了我身上唯一一件的外套,盡量離火靠近一點。

  我們坐在火邊沉默的吃東西,我有點受不了這樣的寂靜,心裡想著,會神平時話挺多的,這個時候怎麼不說句話,難道真的累到連話都說不出來嗎?

  「會神,你手機還有電嗎?」我問道。

  他一頓,拿出手機看了下說:「沒電了,不過我記得我有帶行動充。」

  說著他在包裡翻了翻,很快他就找到了行動充,之後他又再找傳輸線,不過這次他找很久,他找到臉都變了,見狀我心裡也跟著一沉。

  「我……好像忘記帶了……」他苦著臉道。

  我忍不住捂臉心道,我的天,我這什麼隊友。

  「你有嗎?」他問我。

  「怎麼可能。」我朝他翻了個白眼。

  他接著看向阿里,一樣也沒有。

  我冷笑:「我怎麼有你這個豬隊友。」

  「你也是啊,要出這麼久的門本來就應該帶行動充,你居然連帶都不帶,你還好意思說我。」

  「總比有人明明有行動充卻沒有傳輸線充電的好,比沒帶的還慘。」我嘲諷道:「這叫什麼?活該啊!」

  「你說什麼!」會神丟下手中的食物站起身,抓住我的衣領就要打我,我還沒反應過來,一旁都不說話的阿里出手阻止了。

  「你們都太心浮氣躁了。」阿里抓住會神抓我衣領的那隻手淡淡道。

  會神見阿里都出手阻止了,便訕訕的放開我坐回去,吃了一會也不吃了,收起來就要休息。

  「我們輪流守夜,我先守,看你們誰要排第二。」阿里說道。

  會神朝我看過來,我看他非常疲憊的樣子,便嘆了口氣,說:「我排第二吧。剛剛抱歉了,是我的錯 。」我也不知道自己剛剛怎麼突然冷言冷語起來,平時和他也只是小鬥一下嘴,也不會吵成這樣的,也許是因為壓力太大嗎?

  只見會神擺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沒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平時你也和和氣氣的,可能因為那些破事所以情緒難免浮躁了點,都是朋友,不礙事,況且我自己也有錯。」

  我點點頭說,那我們就扯平了,他哈哈一笑沒再說話,似乎是真的累了,他躺在地上直接就睡著了。

  「你也快睡吧,到你的時候我會叫你。」阿里道。

  我問:「一人守多久?」

  他看著手錶:「三小時。」

  我點頭表示了解,找個比較舒服的地方躺下就閉上眼,沒一會便入睡了。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