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中篇】詭宅(十三)


  睡夢中,我夢到了我還在那棟豪宅裡,而祈祈在黑暗中只露出一顆頭和一雙蒼白的手,抓著我的腳一直問我為什麼不救她。我很慌張的掙開她,不斷跟她說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不想救妳。

  然後我看到立冶掐著我的脖子,雙眼直直地瞪著我,冷著聲說是我害死了他,要是我不讓他去別的地方找燈的話他就不會死了。

  我扒著他的手想讓他放開我,卻怎麼樣也無法掙脫,祈祈用力抓著我的腳直接把我拉倒在地上,我一邊掙扎一邊哭著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不救你們,我不是真的要害死你們的。

  周圍不知何時越來越多人形石膏像,人頭石膏像和怪物也聚過來,它們滿臉都是鮮血,都在冷冷的瞪著我,一直怪我害死他們,還見死不救,它們說我不是東西,沒資格當他們的朋友。

  我搖著頭一直哭,連否定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無力的掙扎。

  這個時候,我忽地就醒了,一睜開眼睛便看到了阿里擔憂的表情。我怔怔的看著他沒反應,好一會兒我才坐起身說:「到我了?」

  沒想到他卻搖頭說:「還沒。」

  「那……」我看著他疑惑他幹嘛叫我。

  阿里猶豫了一下,神色擔憂地道:「你剛剛一直喊著立冶和祈祈,而且還一邊掙扎一邊哭。」

  我又是一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竟摸到一片淚水,我趕緊拿袖子把淚水擦掉,莫名覺得好丟臉。

  「你夢到什麼了?」他坐回去,拿一根樹枝撥了撥火堆問我。

  我坐著看那跳躍著的火焰,沒回答他,反而問道:「我睡多久了?」

  「大約二十分鐘左右。」

  二十分啊……回想到那個夢境,我覺得那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不想說的話就不要說了。」阿里道。

  我頓了頓,還是把那段夢境告訴他了。他聽完後沉默了很久,我也不在意,現在只想好好整理一下心情,免得等等再睡著的時候又作噩夢。

  「不怪你。」

  我一愣,抬頭看他,只見他很認真地對我道:「當時也已經是無力挽救了,況且那都與你無關,他們又怎麼可能會怪你。」

  我看著火堆默然道:「但是立冶……」

  「那件事誰也無法阻止,何況你也不知道立冶會在那樣的情況下死掉,所以這不怪你。」

  我忍不住紅了眼眶,又想掉淚了。

  「我相信,他們不會怪你的。」阿里輕聲道。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流下眼淚,我一邊哭一邊擦眼淚,沒注意到阿里是什麼時候坐過來的,他拍拍我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我。

  我也被他安慰到了,哭一會兒也就不哭了,倒是覺得剛剛的自己非常丟臉,現在很想直接把頭埋到土裡去。

  「你還有時間,再睡一會兒吧。」他道。

  不知道是因為哭過的關係還是真的放下了一些東西,我頓時覺得非常疲憊,睏意瞬間席捲而來。我朝他輕點一下頭,重新躺了下去,閉上眼一下就睡著了。

  這次我就沒再作夢了,這一覺雖然睡得不長,但也挺踏實的。

  我們輪流守完這個夜晚後,天終於漸漸亮了,我們每個人都起床吃點東西喝點水,之後用土把火給滅了,我們才背上包繼續往山下走。

  這路上我們一樣都沒說話,很沉默的走著路。我們走了約有一個小時左右,我發現視線好像有點糊了起來,我眨眨眼,這才驚覺到這是起霧了。

  走在前頭的阿里停了下來,從包裡拿出僅存的繩子,讓我們都把繩子綁好,綁完之後繼續趕路。

  我覺得這場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跟我們一開始來登山時一樣,都有起霧,而且繩子也都綁在各自的身上,只差祈祈和立冶及那詭異的人聲了。

  該不會等等還要再來一次吧?有這麼慘嗎?

  正當阿里在樹幹上刻記號時,我隨意的看看這四周,想說要去別棵樹看看上面有沒有阿里做的記號,但繩子不是很長,我們之間不太能離開太遠。

  正當我百無聊賴的看著被霧遮擋而顯得有些朦朧的樹時,我忽地看到不遠處的一棵樹旁有一個黑色人影,我猛地感到心驚,下意識的伸手去拉阿里。

  他回頭看我,我示意他朝那個方向去看,小聲跟他說那邊有個人影。他順著看過去,看了許久後便慢慢皺起眉頭。

  我以為他看到了,正要說什麼,卻聽他沉聲對我道:「那裡什麼也沒有。」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