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一、初到村子


  (人物和詭宅一樣,沒看詭宅還是可看懂)


  我撐著傘站在村口往裡張望,發現這個村子似乎沒什麼人,這裡下著大雨,地上的泥土都泥濘起來,鞋子褲子除了濕掉也都沾上了泥土。

  我現在的位置是在一個偏鄉裡的村子口,我會來到這種杏無人煙的地方還是敗式植所賜。昨天晚上的時候我突然接到式植的電話,他告訴我要我來這個村子,他想讓我來幫忙他搬一點東西。

  我當時忍不住心想,要搬東西幹嘛找我,要找也要找搬運公司的人員啊,當我是他的誰啊,他的傭人嗎?當下我就不高興了,我們也不是特別好的朋友,只是普普通通的大學同學關係,平時也沒聯絡,所以我口氣微差地問他是要搬什麼東西。

  他沒告訴我是什麼東西,只說是不重也不輕的東西,希望我能幫他搬下村子,他還會想到我會拒絕他,就提說會付大把的錢給我。我一聽價格差點噴出來,心裡疑惑他為什麼要付那麼多錢請一個不常聯絡的大學同學幫他搬東西,難道是貴重到不能讓別人搬的東西嗎?那為什麼他就信任我呢?

  我當時想了一下,雖然很疑惑,也覺得這件事很奇怪,但人還是受不了金錢誘惑,猶豫一下還是答應了。

  所以我現在才會站在這個地方,還碰上了大雨,我那小小的折疊傘根本沒辦法替我遮雨,大部分的雨滴都直接往我身上打,褲子鞋子和半邊衣服都濕透了,有撐跟沒撐一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式植會住在這種地方,為了找這個村子我也花了一番功夫,現在好不容易到了卻沒看到任何人,想通知他也沒辦法,這裡沒有訊號,手機跟飾品一樣一點用也沒有。

  我往前走進村子,這村子裡有滿多房屋的,都是那種老舊房屋,和都市裡的大樓或透天厝不同,有種回到五十年前的感覺。

  不過奇怪的是這村子半個人也沒有,不知道是因為大雨的關係所以人都躲在屋子裡,還是這村子人本來就少。

  我在村子裡轉了一下,想找到式植跟我說的燈籠。

  他在電話裡跟我說,他會在房子外掛一個畫有桂花的燈籠,好讓我找到他住的地方。

  好在這個村子不大,轉了幾下也就逛完了這個村,我也在最後的地方找到了他說的桂花燈籠。

  我撐著傘走過去,大力地敲了三下門,在外面等了許久也沒等到人來開門。

  我已經在外面淋雨淋很久了,全身都濕濕的很不舒服,尤其是鞋子,感覺裡面都是水,很想趕快把鞋子脫掉然後沖個澡。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式植住的房子,現在卻沒有人來給我開門,心情馬上就變得非常差。

  我和他不熟卻千里迢迢地過來幫他,他也說了會給我錢,但現在卻不給我開門,是故意要整我嗎?

  我又敲了幾下,順便大喊他的名字,但依然沒有回應,我在外面氣得大罵,早知道我就不要來了,本來還想說搬個東西就可以賺大錢,現在看來反而是我虧大了。

  人心啊,只怪我年輕,太天真。

  本來想就此作罷離開這裡,但是都來到這裡了,不揍一下那小子就不解氣。

  「誰啊?」

  正當我打算踹開這扇門時突然有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嚇了我一大跳,扭頭去看就看到一個佝僂著背,白髮蒼蒼,滿臉皺紋的老人正撐著傘看我。

  終於看到一個活人了,我都要以為這村子其實半個人都沒有。我稍微走近他,問:「請問這戶人家的人去哪了?」

  老人用那雙混濁的眼睛看了我幾眼,那種打量的目光讓我渾身不舒服,接著他微瞇起眼道:「他?」

  我不知道他說的他是不是式植,只好再說一次:「我是式植的大學同學,我過來是要幫他搬東西的,但是我敲他門沒人來開,請問他是出去了嗎?」

  他沒有回答我,看了我最後兩眼後反而轉過身走向旁邊的房子門口,我愣愣地看著他走掉心想,這個老人太沒禮貌了吧,問個問題也不理,還自己走掉,什麼人啊這是!

  我看著那老人走到門口,還轉過身朝我看過來,不知道他想幹什麼,覺得他這樣做是在對我挑釁,他有屋子躲雨我卻沒有,他站在那裡就像是在嘲笑我一樣。他媽的死老人,怎麼有這樣的人啊,也不知道請我進去坐一下。

  我翻了個白眼想繼續拍式植大門,就聽那老人的聲音幽幽地傳過來,說:「你還不過來?」

  我一下就懵了,疑惑地看向老人,這是要請我進屋的意思?

  「他出去辦事了,還要一段時間才回來。」老人又解釋道:「外面雨這麼大,你先進來躲一下。」

  我聽了心裡一樂,原來是我錯怪他了,這老人還是有良心的嘛,我收回剛剛罵他的話。

  我跟著他一起進屋,把傘放好後就把鞋子襪子脫掉,老人看我全身跟洗過澡似的,就讓我去沖個澡,但是這裡沒有多的衣服適合我,就說幫我把衣服晒乾。我把衣服脫下來給他,脫到只剩下一件內褲,好顯內褲沒那麼濕,不然就有點尷尬了。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