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二、古怪老人


  在老人的家裡沖完澡後就覺得特別清爽,總算舒服多了,只是衣服沒那麼快乾,所以我只能穿著一件四角褲到處晃,外面還在下著大雨,還有徐徐涼風吹進屋裡,幾乎是裸體狀態的我不禁感到寒冷。

  老人看我似乎很冷的樣子,便讓我把大毛巾披在身上,好歹能暫時溫暖身體。

  我坐在他家裡的一張老舊的木椅上,他泡了一杯熱茶給我,我感激的和他道謝,端起茶杯聞了聞,熱熱的茶香味撲鼻而來,我仰頭一下就喝完了,覺得熱茶稍微溫暖了下我的胃。

  我看著沉默品茶的老人,問道:「您知道式植要多久才會回來嗎?」

  「他回來的時間都不一定。」他很平淡地答道。

  我皺起眉心想,這式植也很奇怪,明知道我今天會來,卻還是要挑這個時間出去,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拖到傍晚才回來,這樣我就得在這留宿一夜了,我可不希望發生這種事。

  我和老人沉默了一段時間,終究是憋不住,問:「這個村子只有您嗎?怎麼都沒見到其他人?」

  老人抬眼看我,那一眼看得我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就聽他說:「外面下著大雨,人當然都躲屋子裡去了,還能去哪。」

  我聽了尷尬一笑,心說我這不是怕其他人也跟式植一樣愛往外跑嘛,見老人淡淡的樣子,我也摸摸鼻子不再說話,安安份份的坐著等式植回來。

  等到外面的大雨終於漸漸變小後,還是沒看到式植回來,我心想他到底是去辦什麼事要這麼久,還是其實他已經搬著東西離開村子了?但是老人說他去辦事了,他不可能騙我吧?

  「請問您知道式植是去哪裡辦事了嗎?」我問道。

  他沒有理我,仍舊坐在那裡喝茶。我以為他是沒聽到我說話,就再說了一次,但他還是沒有搭理我,好像把我當空氣一樣。

  我見了就覺得火大,心想他剛剛不還好好的嗎,怎麼忽然就不理人了。

  我完全無法捉摸這老人的態度,閉口不語地坐著憋了一陣悶氣,最後還是起身離開這裡,走到窗邊看著外面的雨勢,打算等雨停了就離開這個破村子,衣服沒乾就算了,答應幫式植搬東西的事我也不想管了,是他自己毀約在先的。

  我站在窗邊看了一會雨,眼見著雨似乎漸漸沒有了,轉身打算去拿老人幫我晒的衣服,一轉身就發現老人已經不在位子上了。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剛剛也沒聽到老人離開的聲音。他那茶杯好好的被放在茶几上,裡面的茶水還是滿的,似乎沒有被喝過一樣。

  我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但也沒多想,伸手去拿了還沒全乾的衣服,不管不顧的直接套上,衣服貼在皮膚上讓我感到濕冷,剛剛的乾爽感一下就沒了,令人十分不舒服。

  我把大毛巾替他褶好放好,背起背包想著要直接離開還是跟他說一聲好。想來想去,決定還是和他說一聲好了,不打招呼就離開感覺不太好。

  於是我在屋裡轉了幾圈,都沒看到老人的人影。

  難道是出去了?那我怎麼都沒聽到任何聲音?

  我看著空無一人的屋子和還在冒著熱煙的茶水,想了想決定還是直接走好了,反正這個老人大概也不在意。

  我蹲下去重新穿上襪子鞋子,站起身時才發現老人就站在我面前,我嚇了一跳,他那雙混濁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我頓時感到一身雞皮疙瘩。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這裡的,我完全沒發現,而且他幹嘛這樣看我,說真的這讓我很不舒服。我覺得這老人有點奇怪,但我也不知道怪在哪,心裡直覺一定要快點離開這裡,總有種會發生什麼事的感覺。

  「不好意思,我不等他了,謝謝您借我屋子躲雨,我先走了。」我不想再多看他一眼,走過他身邊打算離開,這時他卻忽然開口了。

  「他回來了。」

  我腳步一頓,第一反應不是他說的話,而是他說話的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的聲音聽著似乎比之前要蒼老許多,而且語氣似乎更加平淡,好像一點感情也沒有。

  這老人有古怪。

  我回應了他一聲後馬上就離開了,一出來就看到式植站在他家門口,他站在那兒朝我這個方向看,一見我出來了就對我揮手。我大步朝他走近,走近了就發現他的外表變化似乎不大,只是看著瘦了很多,兩頰邊的肉都有些凹陷了,看起來生活條件好像不太好。

  雖然他有點可憐,但我沒有興趣知道他的生活過得如何,直接問道:「你去哪了,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他沒回答我,反而轉身打開大門,對我道:「跟我來。」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