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六、閒


  荒廢?這怎麼可能,我確實看到了式植跟老人家啊,而且式植還打電話給我過,難道鬼還可以打電話?

  「為什麼會荒廢?」我問。

  阿里爺爺道:「四年前那裡發生了一場大火災,幾乎整村都燒了起來,火大到差點燒到我們村。當時是發生在半夜,很多人來不及逃,當場就被活活燒死,沒幾個人能活下來。」

  我聽了一驚:「怎麼會燒起來?」

  他搖搖頭:「這事查了很久也沒查出來,後來也不了了之,村子也因此荒廢了很久。」

  經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來之前有一段時間好像一直播這則新聞,當時鬧挺大的,後來熱潮過了大家也就忘了。

  既然阿里爺爺說隔壁村被火燒過,那麼房屋大概也都被燒的不成樣子了,可我那時看到的房屋都很正常,樣子都完完整整的,一點也看不出有被燒過的痕跡。

  他們沒理由要騙我,所以他們說的一定是真話。

  一想到式植和那老人古怪的樣子,再往這方面聯想,就更加確定自己或許真的是碰到不該碰的。

  不過式植他難道真的早就死了?當時大學畢業後我們就沒再聯繫了,我也不知道他大致上的狀況是如何。前幾次辦同學會他好像也都沒來過,主辦人都說一直沒聯繫上他,式植也不是特別出眾特別重要的人,所以大家也就沒怎麼在意他的事。

  昨天我接到他電話後我才知道原來他住這裡,可沒想到他住的村子早就被燒得一塌糊塗了。

  我還是不敢相信式植已經死了這件事,就算我跟他再怎麼不熟,他好歹也是我大學同學,偶爾還是有點交集的。

  此刻的我很想打電話問人,確認式植還活著沒有,且不說他家人是否還在世,他家人的電話我都沒有,我該問誰去?

  對了,我記得他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他朋友跟我也還不錯,到現在都還會聊個天,或許他會知道。

  但這裡訊號很弱,電話播不出去,估計只能離開後再問了。

  我相信他們說的話,但我不相信式植已經死了,我也不相信自己會遇鬼這件事,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確認這一切。

  盤算好之後的打算後,我才發現氣氛頓時凝固起來,似乎是因為我的沉默的關係,剛剛的話題已經止住了,飯桌上三個人都陷入一種奇怪的寂靜。

  我看了看認真吃飯的爺孫兩人,默默的夾了些菜往碗裡堆。

  吃沒多久阿里爺爺突然放下碗筷,起身對我們道:「你們好好吃,我先回房休息了。」

  我驚訝:「您不吃了?」

  他笑著搖搖頭:「我已經飽了,你們也都認識,在這裡就別拘束了,當自己家就好。」他說著便慢悠悠的離開了。

  我看著阿里爺爺離去的背影,即使身體看起來再怎麼硬朗,我還是從他背影中看出了一些滄桑感。終究還是年紀大了,仍是抵不過時間的摧殘。

  我們之間沉默了一段時間,阿里突然開口問我明天怎麼回去,我想了想,說:「明天早上好像有一班車可以搭,我就搭那一班車回去。」

  他點點頭,看了我幾眼,我被他看得不太自在,就聽他說:「你明天早點回去,你同學的事也別管了,也不要偷偷回隔壁村去。」

  我一愣,心想他是怎麼知道我想幹嘛的,他還是我肚子裡的蛔蟲不成?

  「不行,我得確認式植是不是還活著,他好歹是我大學同學。」

  阿里看著我沒說話,我被他看得有些壓力山大,只見他微微嘆了口氣對我說:「你要是非去不可的話,我陪你。」

  聞言我頓時就樂了:「行,兄弟夠義氣,有你陪我也就放二十個寬心了。」

  我們在餐桌上閒聊了一會兒,吃飽飯足後阿里把碗筷收拾了一下拿去清洗。我一個人在屋裡到處看看走一走,在這手機也不能看,這裡又特別偏鄉,沒啥事可幹,簡直閒的令人發慌。

  晃晃悠悠轉了幾下就又轉回到廚房,我看阿里還在洗碗,心想他一定還沒洗澡,於是走過去就要搶他工作:「你還沒洗澡吧,你先去洗,剩下的我來。」

  阿里看了看我,沒有堅持,把菜瓜布遞給我就離開了廚房。

  一有工作做後就沒那麼無聊了,也有一種為這個晚餐貢獻一份心力的感覺。

  碗筷沒有很多,很快就洗完了,洗完以後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擦乾手又晃回大廳去坐著,盯著天花板開始發呆。

  我才呆沒一會兒,就看到阿里擦著頭髮走過來,他告訴我這裡沒那麼多房間,就讓我和他一起睡。我沒意見,反正都是倆大男人,沒什麼好害臊的。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