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八、孤立無援


  我一愣,道:「沒事,我只是來看看我同學的,一會就走。」說完我在心裡疑惑,阿里爺爺告訴過我,這村子已經沒人住了,為什麼這裡還冒出一個昨天沒見過的女人?

  「誰?」

  「式植。」

  她沒說話,淡淡的瞟了我幾眼,我被她看得不自在,就見她轉過身,說:「我帶你去,剛好他在家。」

  一聽我就覺得不對,如果阿里他們說的是實話,那這個女人就不會出現,而她也不會說出式植在家這種話,所以我現在不是碰到鬼,就是真的還有人在村裡。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只好擺擺手,委婉道:「不用了,我知道他住哪兒。」

  語畢,我看到她冷淡的朝我看一眼,我一個激靈,不知道到底是跟還是不跟,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她突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強硬的把我拉走,我被她用力一扯差點摔倒在地。

  我手忙腳亂地趕緊穩住腳步,扯了幾下沒扯開,瞪著女人的背影心想,她到底是在兇什麼兇,我是欠她五百萬嗎?

  我瞪了沒一會,就發現她的手腕上有一條手鍊,那條手鍊是用紅線製成的,上面繫了一個小鈴鐺,晃動時一直發出清脆的鈴聲。

  我看著她的手鍊心想,我在睡覺時聽到的鈴聲該不會就是這個吧,但是那又怎麼可能,這至少也隔了十幾里,這種小小的鈴聲真能傳這麼遠?

  我一邊思考一邊觀察這個村子,雖然霧還沒完全散去,但還是能稍微看到這裡的村子跟我一開始見到的一樣,絲毫沒有被火燒過的痕跡,而且還能看到有些人影在村裡活動,跟阿里他們所說的完全不一樣。

  我皺起眉心說,這不可能啊,阿里是不可能會騙我的,難道是有什麼地方開始發生不對勁?

  還是說,是我又見鬼了?

  思及此,我便覺得有這個可能性,開始後悔跟著她進村了。我膽戰心驚的跟著她,可以感受到她抓我手腕的那隻手非常冰冷,冷得不禁讓我發顫。

  我開始想著該怎麼做才可以甩開她順利離開這裡,但我才剛開始思考,她就停下腳步,放開我的手道:「到了。」

  我心裡一驚,正想說我還有急事必須先走時,眼前的門就開了,我看到式植從屋裡走出來,他還是和我昨天見到的一樣,臉上依舊面無表情。

  式植走出來後就一直盯著我沒說話,我看了眼一旁的女人,她也一樣冷漠的盯著我,他們這樣弄得我心裡發慌,趕緊解釋說我只是來看看,看式植沒怎麼樣就要走了。

  我以為他們會放我走,沒想到式植居然淡淡地對我道:「既然都來了,進來喝杯茶再走。」

  我連連擺手,尷尬的笑說:「不必了,我等一下還有急事得趕緊回去,所以我還是先走好了。」說著我就往後退去,那女人卻忽然之間伸手拉住我,抓我手腕的手力氣大到似乎要把我骨頭捏斷一樣。

  「進來。」女人冷淡地說著,一手拉著我往屋內拖。

  我吃痛出聲,用力甩開她的手卻沒有甩開,我奮力抵抗她的力量,可一點用也沒有。我很訝異她的力氣如此之大,我一大男人居然被她拖著走,還反抗不了,不禁讓我有些沒面子。

  我硬是不讓自己被往內拖,用力的要掙開她抓我的手,幸虧她終究是個女人,力氣再大依然抵不過男人的力氣。我用力一掙果然就掙開了,但也被弄得滿頭大汗,我立即調頭就跑,誰知道身後又有人拉住我,轉頭一看是式植。

  我用力一甩沒甩開,他的手掌牢牢的抓住我,力氣大的不得了,被他抓著的地方都開始感到麻痛。

  我大吼:「你他媽給我放手!」

  他沒說話,一雙眼冷冷的瞪著我,手依然抓著我,還把我往他屋裡拖,我又掙了幾下,還是無法掙開,我急得臉都要紅了,深怕一進他屋裡我就再也出不來了。

  我無法對這一切做出任何反抗。阿里不在這裡,我就是孤立無援,他不能幫到我,我只能靠我自己。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