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短篇小說】死村 十二、再探村


  阿里定定地看著我,表情似乎不太對,我正想問他,他卻搖頭嘆氣,不再多說什麼,轉了個話題說:「你還去隔壁村嗎?」


  我想了想,問他:「我要去看看,但那鈴鐺怎麼辦?它還會響嗎?」


  「到時候會戴耳塞。」他道。


  我問他為什麼村子燒了鈴鐺卻還在,而且也都沒處理掉,他說他也不知道,也沒人找到過那鈴鐺在何處,通常都只有聽到鈴聲,卻見不到鈴鐺,很多人開始懷疑那其實是來自陰間的鈴聲,根本就沒有鈴鐺的存在。


  這種說法跟說故事一樣,也可能是為了嚇唬別人來防止有人進隔壁村去吧,反正我是不相信這種事,如果說聽了鈴聲會進入幻覺,這我信,但鈴鐺來自陰間這種話我是不信的。


  為了一探究竟,我整裝好自己,換回自己的衣服。阿里讓我吃了點東西,他爺爺老早就出門去找別人聊天了,所以屋裡只剩我和阿里。


  吃完以後我帶上我的包,跟著阿里去隔壁村。


  當我們一起走進村裡時,對於眼前的一切我並沒有感到太驚訝,但還是有些感到震撼。


  這裡的一切就如我之前所見的完全不同,房子都被毀的只剩下骨架,焦黑的骨架正說明著它們曾經經歷過怎樣的一場災難。


  看著這殘破不堪的村子,一點也看不出原有的樣子,鼻子裡彷彿還能聞到濃烈刺鼻的煙味,能想像的到當時的火到底又多大。


  這裡半個人都沒有,有的只有一片死寂與荒蕪。


  我憑著記憶力走到式植住的房子,他的房子和其他房屋一樣殘敗,我沒看到他的燈籠,不確定這是不是他住的房子,所以我想進屋子裡看看。我朝阿里看了一眼,徵詢他的同意,他皺皺眉,往前走了幾步走到我前面,查看了下屋子後示意我跟著他。


  我跟他一同進屋,屋裡一片凌亂,有的東西斷的斷,倒的倒,焦黑一片的都分辨不出東西原本的樣貌。我們在屋裡隨意走了幾個地方,我們都戴著耳塞,所以聽不到聲音,只能用手勢或是唇語表達,我看到阿里開口和我說話,我仔細看他的唇語,他說的是這裡不宜久留。


  我也擔心等等這房子就塌了,進來之後都能感覺到腳踩著的地板十分不穩固,我都有點擔心走下一步之後就破了個大洞。


  我和阿里一起走回到看起來似乎是客廳的空間,阿里走在前頭我走在他後面,我隨意四處瞟了眼,發現有一個角落好像放著一個什麼東西,我瞇了瞇眼,沒看清楚,便過去湊近一點看。


  等我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後,我頭皮都快炸了,這東西不管過多久我都能清晰地記得,那就是式植要我拿的骨灰罈!


  這下我連再靠近都不敢了,連碰都不想碰,立馬竄回到阿里身邊,我不知道那骨灰罈看著怎麼這麼乾淨,一點也不像有被火燒過的樣子,別跟我說這骨灰罈還附有防火功能。


  阿里見我這麼緊張的樣子,露出疑惑的表情,我擺擺手示意他我沒事,他頓了一下好像要說什麼,但他終究什麼也沒說,拉住我的手就要帶我離開屋子。


  出了屋子後阿里話也不多說,直接帶我走到村口。當我們朝村口走近時,我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人站在那裡,阿里同樣也看到了,他把我護在身後,慢慢地朝那裡接近,等我們都看清那是誰之後,我一下就慌了。


  這個人我認得,她就是我在幻覺中看到的那個女人。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她不是只在我幻覺中出現嗎?還是其實……我現在依然還在幻覺裡?


  我有些焦躁地拉了下阿里的手,他回過頭看我,我問他我還在不在現實裡。他皺起眉,問我怎麼了,為什麼問這個,我說:「這個女人是我在幻覺中看到的。」


  他看著我思索片刻,回答我說:「這裡是現實,你沒有陷入幻覺,別擔心,她可能是真的人,也有可能是鬼。」


  看到他這麼說,我就鬆了一口氣,但對於眼前的狀況仍提著一口氣不敢放下。


  我告訴他那女人手上有一個鈴鐺,會不會就是那個會致幻的鈴鐺,他回過頭去看那女人,估計是看到鈴鐺了,他臉色微微一變,抓著我的手一緊,回頭讓我跟緊他,假裝沒有看見那個女人,我點頭表示知道了。他帶著我快步走過去,很快就順利走過了那女人,我緊跟著阿里走出村口,我忍了下依舊沒忍住,回頭想去看那女人還在不在,誰知一回頭就看到一張近在咫尺的臉,我手一抖嚇得大叫一聲。


  那女人竟然跟了上來,蒼白無血色的臉在此刻看來無比猙獰,一雙眼睛正冷冷地瞪著我。


评论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