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顶楼 第五章

聚餐过后,大家欢欢乐乐的散了场,洪午凌也打算载我回去,但我看他在这聚会上似乎把到了女人,看他们好像有机会的样子,觉得还是让他们好好相处一会,让他们的感情能够尽快升温,决定不当电灯泡,劝洪午凌载她回家。


「别说兄弟不帮你,你看她也是别人载的,现在正是你表现的好机会,载她回家,在车上还能聊个天,岂不美哉?」


洪午凌很认真的听着我的劝说,点点头说:「如此甚好,可这样我不成了见色忘友的垃圾吗?」


「这你不需要在意,回去我会自己想办法,我会支持你的,加油!」我拍拍他的肩,献上我最真诚的鼓励与支持。


「我知道了,谢谢你,兄弟。」他和我大力拥抱了一下后,就转头去找对象了。


我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聊了一下,之后就看到她红着脸上车,然后洪午凌在打开驾驶座门前看向我,我朝他比了个大拇指,他感激地对我点了下头后便开门坐进去了。


看着洪午凌把车缓缓地开走,再看看四周,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我看时间也还不算晚,刚好这附近也有公车,就打算坐公车回去。我也不是没想过让阿里载我回去,但一想到还在冷战就拉不下这个脸。说起来我们这个吵架也是吵得莫名其妙,没意义又有点幼稚。我在公车站牌一边等车一边仔细地思考,要不回去以后,好好的和他说说话,说不定对我们彼此都好。


想了一下后我就想通了,也不再生气了,在附近的公车站牌下车后,缓慢的走回去。公车站牌离租屋处还有些距离,但不远,走大约十分钟就到了。


这路上也没多少人,车子也少,路灯也没几盏,所以显得路十分昏暗,倒有种歹徒会从暗巷冲出来挟持人的感觉。我正这么想着,忽然感觉不对,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油然而生,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


但我并不以为意,因为我想那是因为我在胡思乱想的关系,所以仍踏着缓慢的步伐回去。


而正当我要往前踏出一步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落下了什么东西,同时耳边响起重物的落地的闷响,脸上也被温热的液体喷到。因为现在太黑了,看不太清楚眼前是什么东西掉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喷到我,于是我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去照,这一照,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四肢跟着隐隐发颤。


眼前的景象,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扭曲变形的尸体,脑浆及血液喷的到处都是,不只我的脸,我的衣服都沾上了鲜血,就连鼻尖,也能闻到浓厚的血腥味,恶心的让我直想作呕。


我无法描述当我看到这样的景象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当时的我脑袋完全一片空白,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破碎的尸体,连救护车和警车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


有人扶着我坐上车,好像在问我什么,我没听进去,喉头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只能默默的任凭人摆布。


「......生,先生!」


我一愣,抬头看向眼前的警.察,发现我人已经到警局了他无奈的把一杯热茶推到我面前,说:「你先喝口热茶,等你缓过来了我们再开始。」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热茶,再看向警.察,疑惑:「......开始什么?」


「笔录,因为你是当场的目击者,还是得做一下笔录。」警.察道:「没事,这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做这个也很快,你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喔。」


「你是自己一个人住吗?要不要等一下请我们同.仁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住附近。」我捧起热茶,感受着杯子传递过来的热度,稍稍温暖了我那受到冲击的心灵。「你直接开始吧。」


接下来警.察问我什么我就答什么,问的问题无非都是些我的个人资料,和跟案子有关的内容,但我什么都不知道,警.察问没多久就结束了。


警.察把笔录放到一边,看着我微微皱起了眉,拿出了一张卫生纸递给我,「你要不要擦个脸?」


我看着卫生纸,默默的接过了,随意的在脸上擦了擦,那警.察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接着叹了口气,伸手拿过我手中依然干净的卫生纸,轻轻的在我脸上擦拭。


「你等一下。」警.察起身把卫生纸丢掉,离开了位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坐在原位恍神,等我回过神时警.察就回来了。


他手上拿着一条毛巾,轻轻的往我脸上擦拭,毛巾湿湿热热的,擦在脸上的时候有些舒服。


「好了。」他坐了下来,把沾着血的毛巾放到一边,看了看我,说:「抱歉,我们这里没有其他的衣服,所以没办法让你把身上这套衣服换掉,回去以后你就丢了,别留着。」


「没事,很谢谢你。」


现在我有点缓过劲来了,抹了抹脸强制自己提起精神:「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可以,不过我想还是请人送你回去吧,我看你住的地方离警局也有些距离,走路回去还是要花一段时间的,何况你现在这状况也不太好。」警.察站起身,「我送你回去吧。」


我看向他,心想他还真是个认真且热心的警.察。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