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顶楼 第八章


我把那张纸偷偷收了起来,然后找了个空档把洪午凌约出来,在没什么客人的咖啡厅里跟他谈事。

「阿凡,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我谈,你知道我今天本来是要跟小安约会的,要不是我很看重......」

「行了行了,你别再废话了,我们快进入正题吧。」我不耐烦地朝他摆摆手,把那张纸递给他看,示意他看纸上的内容。

「这是我从林姐的办公桌那里找到的,那天经理让我去收林姐的东西,结果就找到了这张纸,你看这上面的字,是不是就是林姐的字?」

其实在我看到这张纸的时候,当场就拿出她有留下笔迹的文件来比对,一比就知道这确实就是她的字。洪午凌拿起那张纸仔细端详上面的字迹,看了一会后才皱着眉头放下来:「是她的字没错,但你想表达什么,像这种求救信号自杀者也是做的出来的吧?」

「你相信她真的是自杀?」我把那张纸拿回来收回口袋,问道。

「你想说什么?」

「万一她不是自杀,而是真的在向外界求救呢?」我说道:「也许她是被某人威胁着,无法向警察或者是其他人求救,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寻求帮助。」

「......所以呢?」

「所以我想要查清楚,万一她不是自杀而是被别人陷害的话,就可以让她死的瞑目了。」

洪午凌听完我的话后深深地叹了口气,伸出食指在我额头上用力戳了一下,我痛的喊你干什么,就听他说:「我说你这副充满正义感的心态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想当侦探,而且这个案子已经以自杀案结案了,要再以凶杀案结案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何况你也才这一张薄薄的纸可以用,信息还只有三个字,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这件案子另有隐情,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所以说才要去找线索啊!这张纸只是其中一个线索,我相信一定还有其他线索。」

「......你到底为什么对林姐的事这么上心,我记得你跟她也说不上是熟悉吧。」

我叹口气:「是没有错,但好歹林姐在工作上也是照顾我很多,我对她还是怀有感恩之情的。」

「感恩之情啊......只可惜人家是带着想把你拐上.床的心情呢。」他摩娑着下巴道。

我脸一红,重重的咳了一声,正色道:「不瞒你说,其实那天聚会结束后的晚上,我刚好碰见了自杀现场,就在五纹路。」

「什么?」洪午凌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是说......」

「没错,当时我亲身经历了她在我面前掉下来,血溅当场。」说着我再次叹口气,「因为画面太震撼,所以我也没认出那是林姐,等你说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就是林姐。」

「原来如此,我还在奇怪林姐也不住五纹路,怎么会跑到那种地方跳楼,原来是为了去找你吗?看来林姐生前对你相当执着呢。」

我拍桌:「这不是重点吧!事后我回想起来,林姐跳楼时穿的衣服和聚会时穿的衣服不一样,你说她那时为什么要换衣服?」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而且你说林姐她不住五纹路......那她住哪?」

「线羊路那里的商店街。」

我皱起眉思考:「你看林姐住的地方离五纹路也有段距离,开车至少要四十分钟,然而那时林姐早就开车离开了,除非......」

「谁跟你说林姐是开车去的,」洪午凌打断我:「她是给别人开车载的。」

「诶?」

「听林姐说是她正在搞暧昧的对象,不过我们也没看到对方长什么样。」说着他露出困惑的神色:「说来也奇怪,只要是林姐中意的对象,都会跟别人说对方如何如何,常弄得别人头很大,但是她那个时候除了说是暧昧对象以外,就没有说其余的了。难道是不喜欢他吗......」

既然林姐不是开车去的,那就有可能是她的暧昧对象在聚会结束后载着林姐回五纹路,而她的暧昧对象就住在五纹路,那栋大楼里的其中一间。

「啊!说起来,那个时候林姐还有跟我们描述他长什么样子呢,说是长的很高,至少接近190公分,身材精壮但偏瘦,脸上总是面无表情的,眼睛锐利的像只老鹰,是个有点小帅的男人」洪午凌一边回忆一边说:「这么一想我就觉得那时的林姐说这些的时候,好像有点不太对,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在恋爱,反而只是平淡的陈述事实而已。」

我一听这样子的描述,内心感到惊讶的同时不禁皱起了眉,这明明白白的就是在说孙问岚啊。

我想了想,也许去问问他,能够让我在林姐的案件上有点眉目。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