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顶楼 第九章

「这还是你第一次找我出来。」孙问岚坐在我对面,慢慢地啜饮了一口咖啡,眼神意外柔和地看着我:「你有什么事是想问我的吗?」

就这样直接问林姐的事好像有点唐突,我觉得还是先跟他聊点别的会比较好,于是笑着说道:「没什么啦,就是你那天说我很像你认识的一个人,我想知道究竟是像谁而已。」

「......」孙问岚听了表情一下沉了下去,我愣了一下,心想该不会开错话题了吧,难道我不该问这个?可我已经问出口了,能怎么办,要不就算了吧,换别的话题好了。

正当我要再度开口的时候,孙问岚突然轻声说:「他是我弟弟,他在2年前就因为一场意外过世了。」

我一愣,满怀歉疚地道:「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个的。」

「没事,我也已经看开了,不过能够再碰到像他的人,实在让我很意外。」说着他满怀柔情地看向我,我愣了下,尴尬的移开视线,怎么说呢,他那样看我让我怪不自在的。

「请问我是哪里像他呢?」

「任何地方。」

我愣住了。

「虽然长得不像,但是在气质上、语气,甚至是有些角度和眉眼都像他。」他紧紧盯着我道:「像到我都要以为我的弟弟就站在我眼前,完好无缺的弟弟。」

「所以你那天说能不能抱我一下,也是因为想和你的弟弟再抱一次吗?」

「是的。」他说:「所以......可以吗?」

我不知道答应他这个请求妥不妥当,但看他好像很思念他弟弟的样子,就有些同情他,于是想了想,反正也就这一次,给他抱一下也不会少块肉,就给他抱吧。我站起身,而他也站了起来,我正打算伸手抱住他,他就先抱住我了,因为身高和体格的关系,我完全被他抱在怀里。

我们互相拥抱至少有10秒了,而且能感觉到他抱我抱得很紧,好像怕我会跑掉一样。

「可、可以放开了吧?」

他听了我的话始终没有放开,我一咬牙,正要挣开的时候,他就先放开了,然后定定地看了我一眼,才回到位子上坐下。我摸了摸后颈,跟着回到位子上坐下。孙问岚此时拿出手机,滑了几下后递到我面前让我看画面。我凑过去看,画面上是他和另外一个男生的合照,照片中的孙问岚没什么表情,而他旁边的男生却笑的十分灿烂。

「这是我弟弟,那时的他才刚升大学。」

我点点头,仔细端详着他弟弟的脸,我确实和他长得不像,但他这个角度的眉眼确实和我很像。之后他又跟我谈了些他弟弟的喜好是什么,性格是什么,有些和我的喜好或性格会有所出入,但不得不说,他弟弟的喜好和个性真的有很多都跟我很像,像到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谈了很多之后,我决定该把话题转向林姐了,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问岚,你认识林思庭吗?」

他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但很快又变了回来,他很平淡地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果然是认识的。

「没什么,就是林姐那天聚会后自杀了,而且听说她有个暧昧对象会开车载她,林姐还说她对象长什么样,我一听就想到了你,该不会就是你吧? 」

孙问岚好整以暇的喝着咖啡:「是我没错,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就是想知道,那天你开车载着林姐去了哪里?」

「当然是载她回家了。」

「线羊路那边?」

「不是,是在五纹路那边的大楼里,她在那里也租了一间房子。」被我这样质问的孙问岚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反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我:「怎么,这么在意我跟她之间的关系?」

「诶?不、不是那样的。」我有点感到不好意思,耳根禁不住感到发热。

「我跟她也就相处个几天而已,对于她是什么样的人,过去有什么样的经历都不知道。」他淡淡道。

看着他平淡的样子,好像很不在意林姐过世的样子,而且我也感受不到他对林姐的喜爱,可能是真的没有到非常喜欢林姐的程度吧,难怪在丧礼上没有看到他。

看样子从孙问岚这里是问不出什么东西了,总觉得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就要以失败收场,让我有点小难过,也许林姐真的只是自杀而已,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他人杀害,一切都只是我想太多。不过对于林姐换衣服以及时间差的问题,倒是从他这里得到了解答,原来林姐在五纹路那里还租了一间房子啊,这样子的话倒是说的通了。

是该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侦探游戏了,洪午凌说的对,案子都结了,我要再做些什么也没意义,何况真的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