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顶楼 第十五章

我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孙问岚突然跨了一大步朝我逼近,伸手揽住我的腰,使我们互相贴近对方。他由上而下俯视着我,冷冷的目光就像是一条蟒蛇,盯着身为猎物的我。

「你到底......」

「她们都太碍眼了,」他凑近我,鼻尖几乎要碰在一起,我再怎么往后退也退不了,他用极低的声音对我说:「只有我,只有我才可以拥有你,你的全部只能是我。」

「你这疯子......!」我开始用力挣扎,但我的挣扎在他眼里一点用也没有,他的手紧紧的箍在我的腰上,不管我怎么挣扎都没法让他松手。

「但是你那个朋友,不管我怎么做他都死不了,下次果然还是直接一刀杀了他比较快。」他冷漠道:「你说呢?」

我知道他说的是阿里,他果然想要致阿里于死地。我从没有想过,孙问岚会是这样的疯子,而我竟然还傻乎乎的一直认为他是个好人,绝不会干出杀人这种事。

然而事实证明,我错了,错的一蹋糊涂。

「你跟他很像,就连不听话这一点,也一模一样。」他轻声说道:「而你们的下场,也会一样。」

我来不及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突然就感觉到腹部一阵刺痛,低头一看,发现他手里握着一把刀,而那把刀就插在我肚子上。

我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他,而他眼里除了冷漠以外,我看不到任何能够真正称为人的感情,仿佛他之前对我所露出的所有表现,都只是假象。

这时我才明白,他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对任何人一点感情都没有,包括对我和对他弟弟,都是一样的。

「呃啊啊啊────」他用力割开了我的肚子,鲜血争先恐后地往外流出,染红了地板也染红了他的手,剧烈的疼痛使我意识开始模糊,却仍旧坚持着让自己保持清醒。

他把刀从我肚子里拔出来后瞬间用力推了我一把,我往后退了几步就感觉后背一下撞到了栏杆,栏杆受到我的撞击而开始摇晃起来。

我的手颤抖着捂着肚子,大量的鲜血还是不断往外流出,眼前除了看到红以外,还能闻到那浓厚的血腥味。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不知道孙问岚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他贴在我跟前,低声问我:「站在这里,你的感觉如何?」

我费力的吸着空气,尽量无视那种剧烈的疼痛感,抬眼看着他,用尽全力的冷哼了一声,几乎是用气音在说:「关你屁事,王八......羔子。 」

「是吗。」

他冷冷道了一句后,伸脚用力踹了一脚我身后的栏杆,然后我听到了断裂的声音,接着我的身体失去了重心。

那一瞬间,我眼前看到的不是孙问岚那张冷漠无情的脸,而是一幕幕的回忆,从过去和朋友们一起去探险,和阿里以及会神在一起的日子,还有跟阿里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也看到了阿里无数次救过我的那些画面。

时间在我眼前被放慢了无数倍,我的身体在坠落,而我的手下意识的朝前伸直,希望心里的那个人可以在这个时候用力抓住我的手,然而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阿里不在这里,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在关键时刻救我了。

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来救我。

意识在一瞬间消失,没有多久我又醒了过来。当我睁开眼时发现我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我坐起身,低头看看我的肚子,一条裂痕还在我的肚子上,只是感觉不到痛,伤口也没有再流血了。

我这是......死了吗?

看了看四周,这里一眼望去都是白雾,看不到任何东西,我站起身,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就只好随便找了个方向走,走了没一会儿,我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我想开口喊,却发现我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我愣了愣,随即快步接近那个人影,接着我就看到了她。那是一个女人,白色的头发绑成一条麻花辫,身上穿着灰色的旗袍。

她背对着我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作,我缓缓靠近她,想问她这里到底是哪里,可就在此时,我的脚忽然不能动了,像是被什么给定住了一样。而眼前的雾也突然变得越来越浓厚,浓到我再也看不清她的样子,只剩下她的身影。

然后我看到她的身影动了一下,耳边就听到清冽冷淡的声音对我说:「你该回去了。」

我还没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就突然觉得浑身剧痛,耳边突然多了很多种声音,刺耳的、沉重的、男人女人的呼喊声,很多很多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吵得我的头开始痛起来,接着又在一瞬间回归于平静。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听到那隐隐约约的声音,那个声音小到我几乎要听不见。

那是有人在哭着叫我名字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我到死都认得。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我必须醒过来。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