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原耽】臨淵─預告片段

不囉嗦,就是個哨嚮臥底文

角色就是詭宅的人物

這個哨嚮設定是建立在基礎上,沒有塔、沒有信息素或嚮導素、沒有結合熱(但有結合)、沒有ABC等級之分、沒有具體匹配率的問題

而因為沒有塔,所以這個世界觀,哨兵嚮導不會強制一定要替政.府從事危險工作,但仍然有部分哨兵嚮導願意做

總之就是一整個很free


然後有可能會覺得自己不是在看哨嚮文吧……我說可能,因為感覺這部分的內容有點太少了(呵呵)

有些情節有一點參考到了《風聲》這部電影

《風聲》真的好看,無法超越啊

(懶得翻簡體了,就這樣吧)



─────以下是片段─────



  「從今天開始,狼崽就是我們的新成員。」

  這裡是黑葵的據點,現場不包括葉奇,總共有八名成員,這些人都是黑葵當中最有貢獻力且能力極好的人,由於才剛加入組織,葉奇並不了解這裡的人都叫什麼,而黑葵的老大,沒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大家都會叫他慶哥。

  這裡的規矩總共有三條,其一,不能暴露真名,必須以代號做為稱呼;其二,加入組織後,必須對組織忠心,不可有背叛之舉;其三,做好赴死的準備。意思就是說,如果被敵方給抓住了,不能留給對方有拷問的機會,必須想辦法自殺。





  「你敢跟笑面虎正面對峙,是勇氣可嘉,但我好心告訴你,他看上你了,這傢伙是個色鬼,男女通吃,而且不分哨兵或是嚮導,建議你離他遠點。這是我的忠告。」





  把門鎖上之後,他看向男人,男人也很淡定的看著他,葉奇輕咳一聲,走過去讓男人坐下,然後自己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說:「你叫什麼?」

  「我的名字是夏里陽,組織裡代號是老默,另一個代號是鬼獅。」

  葉奇點點頭:「我是狼崽應該不用說了,我叫范凡,另一個代號是老白。」





  在過招的時候他們都沒有放出精神嚮導,就只是純粹的武力上的比試,即使范凡經過了訓練,使體能提升至接近哨兵的程度,但終究是比不過天生的哨兵。

  在范凡要往他面上踢他一腳卻失敗時,夏里陽迅速的一腳踹在他胸口上,那力道大的直接把他踹倒在地。

  「你輸了。」





  他們不到一天,就完成了行動,將兩名嚮導擄了回來。

  夏里陽嚴肅的低聲道:「我已經知道嚮導被關在什麼地方了,但是不只一個地方,還有另外一個地方也關著嚮導。」





  「你有什麼計畫?」

  「明天一早我去找老鴉,這段期間就先不要有動作了。」夏里陽道。






  范凡看了一眼,把夏里陽讓進來:「這麼好還幫我買早餐。」

  「我們好歹也很熟了吧,我覺得我們是朋友了。」

  夏里陽語帶笑意地一邊說,一邊將早餐好好的放在桌上的同時,手指在另一隻手背上快速輕敲了幾下:有人跟蹤,一個哨兵。

  范凡在身側敲:抓?





  他在晚上的時候戴上帽子出門,獨自一人走到文礦街,街邊有一個身上蓋著報紙睡覺的乞丐,他的前面放了一個破爛的鐵腕,裡面只有銅板,數量用一隻手就數的出來。范凡經過的時候,掏出錢包順手丟了幾個銅板進去,之後才慢悠悠的離開。

  范凡帶著晚餐往回走時,原本在街邊的那個乞丐已經不見了。





  慶哥把寫著情報的紙和有他字跡的紙拿到他臉前怒道:「給我看清楚,這他媽不是你的字還會是誰的字?」

  「不是我……!是、是有人要陷害我!我是被害的!這種字跡,誰、誰都可以模仿啊!」

  慶哥皺著眉揉了揉額角,冷聲道:「把他的雙手砍了。」





  夏里陽攤開小紙條,上面是摩斯密碼,意思是:撤。

  他皺起眉,拉過范凡另外一隻手在他掌心敲:我來,你扛不住。

  范凡笑笑,強硬的將紙塞到他手中,慢慢的敲道:你沒有能力了,無法自我脫困。但我有辦法。

  看夏里陽還是猶豫不決的樣子,他又繼續強調:會活著的,相信我,我是個厲害的嚮導。





  「到底是誰派你來的?」他冷聲問。

   范凡冷瞪了他一眼,啐了一口鮮血沒說話。

  慶哥坐在旁邊的木椅上環抱著胸,不輕不淡地開口:「像你這樣的,我也有辦法對付。」





  「只要哨兵和嚮導完全的結合,他們的記憶就可以互相共享,這件事,我相信你我都清楚吧。」慶哥淡淡的瞥了范凡一眼,後者聽了臉色刷的就變得更白了。

  「你他媽簡直就是禽.獸!」

  「把他放下來。」

  「不要……拜託你不要……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這樣……」





  「你會後悔的。」





  他掐住范凡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起來。但他掐沒一會兒便把人用力往下丟,范凡摔在地上開始劇烈咳嗽,慶哥對綠鬼道:「把褲子穿上,帶上他,我們要撤了。」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