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詭島 第一章 失憶

當我張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我正躺在地上,旁邊是一張床,看起來就像是我是從床上跌下來的,不過我並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一絲疼痛。

我坐起來環顧下四周,發現這裡是一個陌生的房間。伸手扶著床緣站起身時,頭一瞬間感覺到暈眩,差點就要跌回去,我趕緊抓著床緣坐上去,等那陣暈眩感退去。

我坐在床邊上仔細的觀察房間,這間房間很小,也非常簡陋,屋裡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而且我現在才發現這張床很髒亂,被子上還能看到一些污點,看起來像是乾掉很久的血跡,也不知道這間房間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床上凌亂就算了,就連地板上,不,應該說整間屋子裡,全部都非常亂。散亂一地的紙,牆壁上也貼滿一堆我看不懂的鬼畫符,桌上同樣也有翻開來的書以及紙張,這樣一看,完全沒有一處是乾淨的。

我坐在床上開始回想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在這之前我又在做什麼。然而意外的是,我完全想不起來,腦袋一片空白,就連我叫什麼名字也都不記得了。

意識到這一點後我也沒慌,反而慶幸自己的所學知識都還在。這個時候慌張也沒用,趕緊找方法找回記憶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說是要找回記憶,我也絲毫沒有頭緒。看著一屋子的散亂,我想這其中也許會有我想找到的,就開始撿地上的紙張一一翻看,但我才看第一張我就想放棄了。

上面全是我看不懂的文字,也不知道這是哪國語言,我一個字也看不懂。

我把手中的紙丟到一邊,繼續去看其他的紙,毫不意外的,全都看不懂。

我深深嘆了口氣,踩過那些紙走向木桌看桌上的那本書。這本書看起來很舊,書頁都泛黃了,邊角都有些許的破損和皺褶,看起來被翻過很多次。

我低頭看上面的內容,雖然一樣有我看不懂的文字,但內容上多了畫。我很難去形容這個畫,看上去這上面畫了很多小小的人,他們全部跪在地上,而在他們前面有一個長方形黑色的東西,我看不懂那什麼鬼,長方形的兩邊都各站了一個人,兩個人手裡似乎拿著什麼,長方形的上面還有一個人,只是這個人是橫的,似乎是躺著的意思。

看起來這些人都在跪躺著的人,至於為什麼要跪上面也沒有什麼解釋,應該說,就算上面有解釋,我一樣看不懂。

我稍微翻了一下,除了那個奇怪的畫以外,其他頁還有一些我看不懂的符號,這些符號怪異到我無法用言語形容,硬要說的話,我覺得這些符號就像是咒術。

我看了一會也沒看到什麼線索,轉而看牆上貼的紙。上面寫的幾乎都是文字,不過我找到了幾張不是寫著文字的紙。這些紙上不是畫也不是符號,而是貼著黑白照片,照片上有男有女,一共有好幾十張。

我不明白貼這些照片的意思是什麼,但我看了一會馬上就發現了這些照片的共通處。

照片上的都是年輕人。

而且男性佔的比例比女性多。

我不理解這些照片到底是幹什麼用的,貼在這上面又有什麼意義,我開始猜想一堆有的沒的,像是有人要獵殺這些對象,或是這些人全都是殺人犯,有人想要抓捕他們,甚至幻想到這些人全是巫師之類的,憑空想像了很多內容,全都是毫無意義的猜測。

最後我也不猜了,把照片全部疊在一起,摺好收進口袋。

我看了看四周,覺得沒有東西能夠給我線索後,才開門離開屋子。

一出來我就發現這裡似乎是在偏僻的地方,地上有草,周圍有很多樹木。我也猜不出這裡是不是山上,因為我腳下正是一條通往其他地方的平路。

看起來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也不知道這條路會通往何方。

我正想邁步往前走,突然就發現到我正前方的一棵樹後似乎有什麼東西,我看過去只看到一片陰影,也沒看到什麼不一樣的。正想著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就聽到那邊有動靜,我神色一凜,心想那裡果然有什麼東西嗎?

「是誰在那裡?」我朝那邊喊道,剛喊完那邊又沒了動靜。

為了一探究竟,我大著膽子走過去。在我快接近的時候,突然有個黑影竄了出來,我來不及反應,只能看到那黑影迅速的掠過我跑到另外一邊去,一下就沒了蹤影,要追也已經來不及了。

我站在原地看著黑影消失的方向沉默,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還是看到了那輪廓是個人形,還是個個頭比我高的人,也不知道那人的速度是怎麼快成那樣的,我都要懷疑對方其實不是人了。

站在這裡也看不出什麼東西,於是轉了個方向往我要走的方向前進。

這一條路也沒多長,很快我就看到不遠處有一座小鎮,看起來也沒有到很偏僻的樣子。我沿著路走進去,看著這小鎮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就是一路上都沒看到什麼人,不會是個無人鎮吧?

我一邊走一邊看,也沒看出什麼名堂,不知道現在該上哪兒去。正想著要不敲其中一間房的門看看時,突然看到前方不遠處剛好有個人從暗巷拐了出來,我一看到馬上叫住對方,可那人卻像是沒聽見似的,頭也不回的直直往前走,腳步生風似的走得特別快。

我怔愣了下,馬上邊跑邊喊那人,我喊了至少有四五聲吧,那人才停下腳步回過頭。

我跑到他跟前,只見他帶著微笑看著我,下巴留著些許鬍碴,約莫是個三十幾歲的大叔。

「有什麼事嗎?」他語帶謙和地問我。

他的微笑讓我覺得有些奇怪,感覺像是硬擠出來的笑,而不是發自內心的笑容。而且他的眼神還帶著些許審視人的目光,讓人很不舒服。

「請問這裡的人都去哪了,怎麼都沒看到人?」

聽完我的問話,他露出一副很驚訝的表情看我:「你不知道?」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