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詭島 第二章 晶閻鎮

不知道?不知道什麼?

我還沒開口問他,他又突然恍然大悟的樣子「哦」了一聲,依然笑瞇瞇的點點頭說:「我明白了,這是必經的過程,你不用擔心。」

我一愣:「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必經的過程?還有我要擔心什麼?」

他沒有回答我,依然用那種讓我起雞皮疙瘩的笑臉看我:「來,請跟我走。」

「走去哪?」

「等到了地方,你就會明白了。」

他說的雲裡霧裡的,從頭到尾都沒有把話說清楚。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能輕信這個人,這人非常怪異,雖然我說不出怪在哪,但光看他的笑臉我就覺得十分詭異。而且這裡到底是哪裡我也還不知道,就這麼跟一個陌生人走實在太危險了,再加上,這個人的穿著很奇怪,我從一開始就想吐槽了。他穿著一身的黑袍,鞋子也是黑色的皮鞋,要是他手拿魔杖掃帚之類的,我都要懷疑他其實是魔法師了。

「走吧。」

他見我一直沒動,站在我前頭示意我跟他走,當然臉上還是讓人不舒服的笑容。

「憑什麼我就要跟你走,誰知道你是不是要帶我到無人的地方把我殺了或是怎麼樣?」我站在原地抱胸看他,看他打算怎麼回答我。

只見他臉色不變地,依然謙和地對我說:「如果你不放心,那沒關係,這次不去也不要緊,下次跟著大家一起也是可以的。」

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沒有透露我想知道的內容,感覺像是刻意隱瞞一樣。他到底是有什麼事是不能直接說的,說話一定要這麼拐彎抹角的嗎?

「到底是去什麼地方?你說大家,這麼說這裡還是有很多人的?」我有些不耐煩地道:「還有這裡到底是哪裡?」

「這裡是晶閻鎮。」

他垂眸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我前面的幾個問題他直接忽略掉了,我篤定他絕對是故意的。

明明他說我也可以下次去,就代表我有一天也會知道去的地方究竟是哪裡,他這樣隱瞞我沒意思。會這樣做的唯一一個比較有可能的理由,就是他怕我知道去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情之後,就不願意去了。

不行,我必須要查清楚,萬一我去了那個地方對我是有害的,我豈不是吃了大虧?沒關係,他不願意告訴我,大不了我還可以去問別人,他不是說「大家」嗎?就代表這個鎮還有很多人,我可以等其他人回來再去問。

「如果你還是沒有要跟我去的話,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他向我微微頜首。

我冷眼看他沒有說話,他也不在意,帶著笑容轉身快步離去了。

我站在原地看著他離去的方向,似乎是要出鎮子的樣子,抬頭往上看,能看到山,不知道是不是要往山上去。

我站了一會兒,看著這個空蕩蕩的城鎮,突然想到我還可以在後面跟蹤他,這樣我也不用去問別人了,很快就可以知道他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裡。

一打定主意後,我連忙跟上去,跟他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在背後跟了一段路。他走的都是不好走的路,而且又是斜坡,我一邊要隱身一邊還要走的特別小心翼翼。才走沒多久我就已經出了一身的汗,可他卻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氣一樣,腿跟生風似的,一點也沒有疲累的跡象。

看他走的方向,他確實是在往山上走,剛剛聽他說話的意思,難道鎮上的所有人都在山上?他們在山上到底在做些什麼?

我正在疑惑,就隱隱約約聽到一些吵雜聲,我往前面看過去,能看到點點火光,看樣子是到達目的地了。

我和那個大叔保持著距離,縮在較遠的樹後看他一直走到不見身影,才小心的跟上去。等到我看清眼前景象後,我驚的瞪大了眼,一方面是感到不可思議,一方面是覺得匪夷所思。

這山上有一大群人,他們都穿著跟那大叔一樣的衣服,一排排很整齊的形成一個個列隊,看起來就像是要做什麼很有儀式性的活動。

雖然仍有些距離,但我能聽到他們都在七嘴八舌的討論些什麼。我走近一點想聽清他們在說什麼,卻聽到有人猛然大聲喝了一句,我被嚇的抖了一下,只見他們驀地通通跪下去,瞬間變安靜了。

我躲在樹後不敢動彈,凝神看向站在高臺上的人。那人也是一身黑袍,但是他頭上卻比別人多了一個黑色帽兜,手上拿著一支火把,大聲的說了幾句我聽不懂的話,慷慨激昂的說完後高舉手中的火把,底下跪著的人跟著齊聲回應,聲勢十分浩大。

看他們這陣仗這麼大,難道是在舉行什麼很重要的儀式嗎?他們到底是哪裡人,他們說的話我一點也聽不懂,也聽不出是哪國語言。我看著那高臺上的人,因為距離以及光線十分昏暗的關係,我無法看清那人的面孔。

聽那人又說了一些話,底下的人跟著應聲。那人說完以後一甩袖子轉過身,走到了一個長形方石旁,因為剛剛他站在前頭,所以我就沒看到高臺上還有一個長形方石。我瞇著眼看,覺得那方石看著就像是棺材一樣。

只見那人站在旁邊短促的說了句什麼,一旁馬上有兩個人一左一右走上前來,左邊的人手拿著火把,另外右邊的人肩上好像扛著什麼東西,我看不太清楚。戴黑帽兜的人大聲的吟唱了一句話,底下的人跟著吟唱一句。

也就在這時,我才看清了扛著東西的人是扛著一個人,因為我清楚的看到一個人形,被放在那方石上。那個人安安穩穩的躺在那上面,看到這裡我心底莫名的感到恐慌,這種場景,看起來就像是在祭祀一樣。

只聽黑帽兜大聲的喊了一句話,眾人跟著他喊。然後扛著人來的那人從懷裡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走到了方石的側邊,面對著眾人,雙手握著刀柄高舉過頭。

看到這裡,我彷彿能預見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但是接下來,卻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