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詭島 第三章 躲

我原以為拿匕首的人會直直的刺穿那個人的心臟,可安穩躺在方石上的人,卻忽然之間動了。他瞬間翻下方石,已經將匕首往下刺的人沒有意料到會發生這種事,匕首直接和方石擦出刺耳的聲響。

不只是我,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突變給嚇了一跳,紛紛發出驚嘆的聲音。黑帽兜見狀馬上上前想抓住他,但是他卻敏捷的躲開他,接著黑帽兜的黑袍忽然之間從下擺開始燒了起來,眾人都倒抽一口氣。

其他人趕忙過來幫他把黑袍脫下來,場面一度十分混亂,等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那人已經不見了。

黑帽兜非常生氣,他一把把黑袍甩在地上,伸手指了一個方向大聲說了幾句話,他旁邊的兩個人馬上走下高臺,對前面的幾個人說話,說完就有十幾個人一起兵分兩路走入林子裡,恐怕是要去把那個人找出來。

我看他們都有所動作了,我再待在這裡會非常危險,於是毫不猶豫的轉身下山。雖然我想知道那個人是誰,他究竟會不會被抓住,最後又會發生什麼事,但現下這種情況容不得我去了解更多資訊。

我一邊下山一邊察看四周,這裡非常的黑,手邊又沒有任何能夠照明的東西,剛剛上山的時候都是靠那個大叔照明的,現在我跟個瞎子沒兩樣。這裡的路既陡又不好走,要是不小心一點的話,一不注意恐怕就會失足。

我可不想什麼都還不知道就這樣滾下山摔死自己,那我不得冤死嗎,連自己到底是誰都還不知道就死了。

我小心翼翼的走了不知道多久,原以為可以安然無恙的下山,回到我一開始醒來的地方,誰知道這時候突然有說話聲以及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我心底一驚,環顧四周才發現,那些人已經拿著火把跟著下山了!

那些人就在我後頭,離我還有段距離,但看他們的速度,恐怕不用多久就會追上我了。

我不能被他們發現,我必須盡快下山然後找個地方躲起來。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的右手腕驀地一緊,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一股力道拉了過去。那人一手緊緊壓制我,一手捂住我的嘴巴。我慌了一下,心想他們這些龜孫子速度也太他媽快了吧,奮力掙扎著要掙脫束縛,可那人力氣大的很,根本掙不開。

「別動!」

那人似乎對我的掙扎感到非常不耐,在我耳邊低聲喝了一句,是我聽得懂的話。

他一說出這句話我馬上就停止了掙扎,他帶著我走到一處稍微平緩一點的地兒,矮下身子縮在陰暗的角落。因為太黑的關係,我也看不清這裡是哪裡,只知道這裡好像有個可以靠的地方,不知道是樹幹還是什麼。不過蹲在這裡好像能夠隱身起來,那些人拿著火把在我們附近晃悠都沒發現。

雖說我沒有再掙扎了,可他卻還是緊緊的壓制著我。我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可以放開我了,他還是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我心想他這是什麼意思,總不會連我的意思都不懂吧,還是他怕他一放開我就會溜?他都帶我躲黑袍怪人了,我還跑什麼啊。

我又拍了幾下他的手,他這才慢慢的把手挪開。

等那些黑袍怪人都走遠以後,我挪到旁邊和他保持距離,開口小聲問道:「你是誰?」

「噓!」

他聽到我說話似乎感到非常緊張,我看他這態勢,心說難道是他們又走回來了嗎?我跟著緊張的屏息等待,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我的腿都已經蹲麻了,才聽他小聲說:「他們的耳朵很好,必須等他們走到非常遠的地方才能行動。」

我聽出他這是在向我解釋剛剛為什麼會叫我安靜,還以為是他們走回來呢,原來是這個原因。

「你怎麼知道他們耳朵好?」

他沒有回答我,反而低聲問我:「你叫什麼?」

「我不記得了。」

「你也不記得了?」他的語氣有些驚訝。

聽他這話的意思,難道他也失憶了?

「你也不記得自己叫什麼?」

「一開始我是什麼都不記得,但後來我看到這個,我就想起一些事情了。」說著他從自己身上拿出了一個東西遞到我面前,但是現在太黑了,我沒辦法看清那是什麼。

他似乎也意識到我看不到這件事,很快他把東西收回去,一邊拉起我一邊說:「我看到的是一張黑白照片,上面是我自己和另外一個人的合照,而另外一個人,看起來好像是你。」

我一聽驚了,心想原來我在這裡還有認識的人,但是很快又想到,現在這麼黑,他是怎麼看清我的樣子的?想著我就問了出口。他帶我下山,聽到我的問話只道:「他們的火把還是能夠讓我看清你的臉。」

我對他的話保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畢竟剛剛他們的火光離我其實有距離,要照亮我的臉也不容易,但是這哥們光靠那麼一點光源就可以看到我,想必不是跟我胡扯,就是視力跟千里眼一樣厲害。

這下山路上,為了確保安全,我們都沒有開口說話,戰戰兢兢的東躲西藏。還好我們運氣不錯,一路上都沒有碰到黑袍怪人,安全的回到了鎮上。但是待在鎮上也一樣不安全,就想跟他說,我可以帶他去我一開始醒來的地方待著,可他認為那裡也不安全,跟我說他知道有一個足夠隱密的地方,絕不會被他們發現。

於是我跟著他從另外一條小道再次離開了小鎮,在荒郊野外走了不知道多久,就發現樹林間有一間破舊的房屋,看起來根本沒人居住過。他帶我走進去,在我身後關上那老舊的門後便走到一邊,用不知道什麼東西點燃了火焰。

他手裡拿著一個油燈,裡面的火焰很小,估計剩下沒多少油了。

我藉著火光看清他的面貌,他的臉上都是灰,下巴上也有些許鬍碴,頭髮亂糟糟的,衣服更是沾了很多的灰,仔細看還能看到他的衣服有些破損。要不是知道他在逃跑,不然我都要以為他是這裡的乞丐了。

他舉著油燈看著我,我被他看得心裡發毛,正要問他幹什麼,他就從口袋拿出照片遞到我面前,「我果然沒看錯,上面這個人就是你。」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