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詭島 第六章 啞巴

他定定地看了我一會兒,接著就朝我走過來。我連忙退了一步警惕的瞪著他,只見他走過我身旁,走到我身後的一個書櫃前,從中挑了一本書出來,他把書放到地上翻了起來,我心說這什麼情況,還看起書來了?

他翻沒一會兒就朝我招手,示意我過去,我慢騰騰的挪過去,他手指指著一個字讓我看。我湊近看清楚,上面是我看得懂的文字,他指的是一個字,你。

「我?」我困惑地皺起眉,忍不住心想我怎麼了。

接著他又指了別的字,是朋。

我愣了一下:「我朋友?」

他點頭。

「他怎麼了?你遇見他了?」我急忙問道。

他又再翻頁,一一的指出他想向我表達的內容。

「他受傷了,在我那裡休息,他讓我來找你。」我唸道:「你是這個意思?」

他點頭。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他瞪著我看了一會,感覺上他很想打我。他在書上又指了幾個字讓我看。他指的是方瑞狄的名字,不過似乎因為沒有狄這個字,所以他只指出了方瑞這兩個字。

我思忖著,覺得他說的可能就是真的。這樣我也沒有理由拒絕跟他走了。他見我似乎已經相信他,便站起身再次走向門口,回頭看我示意我跟上。

我別無選擇,只好乖乖的跟他走。

我跟著他走出這棟破屋,繼續在這荒郊野外前進。我走在他的背後偷偷觀察他。這人怪異的很,頭部不知為何都是繃帶,只有露出一點點的頭髮以及一雙眼睛,而且繃帶還弄得非常髒,衣服更是破爛不堪。

我很好奇他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才會弄成這樣,看他這副慘兮兮的模樣,恐怕絕對不會是很好的經歷。

我在想他該不是個啞巴吧?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跟我開口說一句話,哪怕是一個字,更是沒吭過一聲。

「你……不能說話嗎?」我小心翼翼的出聲問道。

他腳步頓了一下,回頭看了我一眼又轉了回去。我以為他不會搭理我,半晌就見他緩緩的點頭。

我們沉默著趕路,我是不敢再問他為什麼不能說話了。

我們在這荒郊野外走了很久,我們的速度也不算快或慢,我卻覺得走了一個世紀那麼久。我很懷疑在這野外當中會不會有野獸,但我想那肯定是有的,只是我們走了很久也沒碰上,不知道是都在休息還是其實野獸都被狩獵光了。

許久之後,我看到了前面有個山洞,心裡不免有些驚詫,這人一直以來都待在這樣的山洞裡嗎?難道說他其實是個山頂洞人?

我正感到驚訝,就見他快步朝那邊走過去,好像發現了什麼,我趕緊跟上去,就見山洞外有一拿來燒的火柴堆散亂一地,沒有燃著火焰。

我環視了一圈,這裡的山洞不大,但足夠給人安穩遮蔽的空間。比較突兀的是,地上有一條拖行的痕跡,看起來情況似乎很不妙。

我看向那啞巴,他舉著火把正在察看山洞四周,看了一會兒後他轉而看著我,伸手指了我一下,又指向地板,然後雙手交叉在一起。

我皺著眉思索了一會兒,很快就意會過來,驚慌道:「方瑞狄不見了?!」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