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中篇小說】枯藍花04

这几天我还是到学校去上课,只是在学校我不愿意再笑,也不愿意再和任何人说话,尤其是小盈她们,做什么事我都想自己一个人来,下课时间我也都只待在自己的位子上,大部分时间我不是睡觉就是看书。


只是每次在我看到别人和自己的朋友聊得很开心的时候,我都会感觉自己在这个班级里非常格格不入,我觉得我就是多余的那一个,没人会在意我。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很想哭,但我都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只能在一旁羡慕她们的友谊,而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远远的观望。


我的人生还真是可悲。


这几天里那个男人一次都没有再出现过我面前。其实那次之后,我一直在思考那个男人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有没有可能他只是心血来潮想杀人,而不是因为职业是杀手?


我也在想他这几天不来的原因,也许有可能是因为有事耽搁,或者他真的放弃不杀我了。


如果真是那样,我会觉得更烦恼。


我还想藉他的手来迎接我的死亡。


晚上我坐在书桌前盯著课本,但是思绪却已经飞到天际去了,内容根本就没有看进去。


要不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等一下再来看也不迟。


于是我站起身打算上床躺一下时,门突然被敲响了两下,接著门便打开了。


我站在原地默默地看著对方提著一袋塑料袋进门,连招呼都不打,很自然的就把那袋东西放到我书桌上,然后迳自坐到我的椅子上。


他好像是累极了的样子,他稍微活动了一下他的颈部,这才抬眼看我一眼,说:「哟,晚上好。」


「……」我沉默的看著他没有说话。


「刚刚杀了一个很难杀的人,真是累死我了。」说著他抬头看向我,说:「还好那个目标的所在地离你的位置不远,所以我杀完人就顺道过来了。我在你这里休息,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介意。」我在床边坐下,淡淡道。


他完全没有理会我说的话,蓦地伸手翻那袋塑料袋,拿出了一个东西抛给我。我顺手接住,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有精致包装的泡芙。


我很讶异地看著他的背影心想,他给我这个干嘛,该不会是要请我吃吧?


这时他又伸手从塑料袋里拿出另一个东西,是一瓶罐装的啤酒。


「你要在这里喝酒?」


「怎么,不行?」他头都不回,直接打开拉环仰头就喝,很显然完全不在意我到底愿不愿意让他在这里喝酒。


见他已经喝了一大口的酒,我沉默了一下后默默道:「你不要喝醉了,你要是喝醉的话我会很麻烦的。」


他笑了一声:「放心,才这一瓶而已,而且这啤酒的酒精浓度也不高。」


闻言我站起身走向他,伸手随意地翻了翻塑料袋里的东西,里面除了一些吃的之外,真的没有其他的酒了。


我看了他一眼,抬手伸出他刚刚给我的泡芙,问道:「你给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给你吃啊,不然我给你做什么,当装饰品?」他又喝了一口酒,然后伸手翻了翻塑料袋拿出里面的东西说:「我觉得你们这些学生也挺辛苦的,读书都读的这么晚,所以我就想带点宵夜给你吃,够意思吧。」


我无语地站在原地看著他心想,他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只是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而且他还是要杀我的人,现在突然请我吃东西他就不觉得奇怪?


还是其中有诈?


我想著就把手里的泡芙放回塑料袋里,重新坐回床边。


「你不吃?」他回头看向我问道。


我摇头:「我不吃陌生人给的食物。」


听到我说的话他忽然笑了一声:「哟,是你父母交代的?这么乖?」


「这是基本常识。」我淡淡道。


他又笑了一声,重新把那包泡芙递给我,说:「放心,里面没下药也没下毒,我请你吃东西也只是心血来潮,或许你也可以把这当作是……最后的宵夜?」


我看著他几秒后,默默地接过了那包泡芙,姑且相信他的话,「我吃完这些,你就会杀了我?」


「看我心情。」他抿了一口酒道。


我打开泡芙的包装,默默地吃起来。


其实我个人是很喜欢点心一类的食物,应该说我是很喜欢甜品的人,像这个泡芙我就满喜欢吃的。


「你知道我喜欢吃泡芙?」我一边吃一边问。


「你喜欢吃泡芙?」他回头看向我问道。


我微微一愣,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其实不知道这件事,只是现在他知道了。


「这是我随便买的,没想到就买到你喜欢吃的。」他笑了笑。


我没有理他,默默的把泡芙吃完,吃完以后他便问我:「你什么时候才会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我装傻,完全不想提这件事,因为我不想讲。


他定定地看著我,像是已经看穿我在对他装傻。他摇了摇他手中的酒瓶,突然问我道:「你敢自杀吗?」


「……」我不知道他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但我不打算回答他。


见我不回答他便接著说下去:「我知道你不敢,所以你希望能够藉我的手让你死亡,对吧?」


我没有回答他。


「我说过了,我很想知道你想自杀的原因,就这个条件,只要你告诉我,我就可以直接杀了你。」


「我不一定要藉你的手来让我死亡,我也可以找别人。」我道。


他问我:「你要找谁?」


我没说话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要找谁,如果要找杀手来杀我的话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而且就算找到了我也没那么多钱让他杀我。


现在的唯一选择就只有告诉他想知道的。


为什么我会遇上这么奇怪的杀手?连让我死都要这么坎坷吗?


「看来你不知道要找谁。」他说:「那你只能靠我了,我可以慢慢等,但你等不等的起,就要看你自己了。」


「委讬人没限制你时间?」我问。


「没有,说我什么时候杀都可以。」他把他手中的那瓶酒喝完后,便对我道:「所以,决定权在你手里,就看你什么时候下定决心要告诉我。」


我沉默地看著他,就见他突然拿起我桌上的笔在我课本上写些什么,当我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写得很快,没一会儿便放下笔,站起身面对我道:「你可以叫我零一,下次有时间我会再来找你的,当然你也可以来找我。」


我微微皱起眉,心说我才不会找你。


「那些吃的就留给你了,我先走了。」说著他便拿著那一罐酒打开门离开了。


我走上前去看他究竟在我课本上写了什么,他在课本最上方空白的地方写了一串电话号码。


我以为做杀手的,都不会轻易把自己的联络方式透露给任何人,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我所认为的那样。


我转念一想,也许他是个特例。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