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中篇小說】枯藍花05

這幾日還是過的平平淡淡的,沒有大風大浪,和班上同學依然疏遠,只是我發現小盈和小柔突然對我還不錯,會主動找我說話,還會跟我打招呼。


我一直不明白她們這樣是什麼意思,之前對我冷漠的樣子我還記憶猶新,現在卻又突然這樣,到底是為什麼?


雖然她們突然這樣讓我很意外,但我依然不想過於接觸她們。她們和我打招呼聊聊天的時候,我也都是出於禮貌,都會笑著回應她們。


如果說為什麼我還是不想接觸她們的話,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對她們感到心寒,覺得累了。


每一次,我在看別人臉色的時候,都會下意識在心裡猜對方在想什麼,想著對方露出的表情是什麼意思,對我笑的時候是真的笑,還是假笑。


每一次我都會去猜、去想,我可以想一整天,甚至更久。我對我這種行為無法控制,尤其是「想」這個部分。一個人說的話,一個表情,我都可以想好幾天。


這種情況其實很久了,久到我已經累了,但我卻還是不受控制的去做這種行為。


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應該說,我非常討厭我自己。


人家都說,要愛別人,就要先愛自己。但我辦不到,我覺得自己就是個廢物,什麼都做不好,也不是很聰明的人,更別說是交際了,連個朋友都沒有,根本不會有人在乎這樣的我。


像我這樣的人,活著還有什麼用,還不如去死。


想歸想,我卻連死都辦不到,我忍不住在心裡笑了兩聲,多麼可悲啊。


我已經不再把小盈小柔當作是朋友了,我曾經真的是把她們當朋友,但現在,我是真的放棄了。


我只把她們當作是同班同學,兩個好同學,僅此而已。


我坐在書桌前,看著桌上的課本思緒紊亂,腦子裡想了很多東西,課本的內容更是看不進去,我拿起手機打開屏幕,看著桌面一會兒,終是忍不住點開了聯絡人。


裡面留有我之前同學和朋友的電話,只是現在有沒有換號也不知道,說不定我留的號已經成了空號。


我看著最上面的一個號碼,上面的名字寫著「零一」。


本來我還挺猶豫到底要不要把他的號碼存在手機裡,因為不管怎麼想,我都不會主動找他,但到了最後,我還是存下來了。


我看著那一欄的名字,忍不住開始想他這幾天做了什麼,現在又在做什麼,會不會又在殺人,他真的還會再來找我嗎,他什麼時候才要殺了我。


不知為何我想了很多有關他的問題,想到這裡我驚心般地把手機重新放回桌上,心說我什麼時候這麼關心他的事了?他只是一個陌生人,他做什麼事又關我什麼事?


我用手撐著頭,低頭看著課本卻在想別的事情,而且還是有關零一的事。


這讓我覺得很奇怪也很……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但我就是覺得怪,非常怪異。


想到這裡我的思緒突然中斷,我看了一眼錶,赫然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吸了口氣,心裡告訴自己還是別想有的沒的了,趕緊看書吧。


只是看沒幾個小時我便闔上課本不看了,因為那席捲而來的睏意讓我擋都擋不住。


既然睏了,那還是睡吧,反正這樣子看書也看不進去,倒不如睡覺吧。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