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中篇小說】枯藍花06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在放學的路上,學校的學生都趕著回家,不過也有些學生還是慢悠悠的邊走邊聊天。而我也是其中一個,只是沒人和我聊天。


隔天是假日,但我不打算回家,因為我覺得很麻煩也很累,所以我選擇了留宿。


晚上我躺在床上,開始思考我一直沒有去真正考慮過的事情。


就是把我想自殺這件事的源由告訴他。


這件事我一直都沒有想過,是因為我下意識的就是不想和他講,所以我幾乎忽略了這件事,但我又不得不正視它。


我就不明白了,讓他殺個人而已,憑什麼我要把我自己的事情告訴他?他又不是我的誰,他只是個殺手,一個陌生人罷了。


我仔細的想了想,我還是不想把這件事告訴他,還是靠自己比較實在。


可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方法,我是真的不想死得太難看。


我腦海突然靈光一閃,我記得有一種方法最適合,但是我該去哪裡找那樣東西?


我陷入沉思,看著上方的天花板開始發呆。這時我突然聽到外面有細微的腳步聲,我一下坐起來看向門口,下一秒門就被人打開,零一連門都沒敲就直接進來了。


「嗨。」零一一進門就見我正盯著他看,便抬手跟我打了聲招呼,然後逕自坐上我的椅子。


他這次來什麼也沒帶,他翹著腿坐在椅子上,罕見的表現出很安靜。我的書桌是靠牆的,他現在是背對著我,因此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打了一聲招呼後就不再和我說話,我心中覺得有異,猶豫了幾下後,破天荒的主動開口說:「我希望你下次能不要有事沒事就往我這裡跑,我會覺得很困擾。」


他「嗯」了一聲後就沒有聲音了。


現在的沉默讓我覺得很尷尬,我看著他的背影心想,要我這種人再主動開口基本上很難,現在我也不知道該跟他聊什麼,索性也不開口說話,重新躺了下來,繼續盯著上方的天花板發呆。


躺沒多久我就覺得上下眼皮開始打架,快要睡著了,可現在又有一個人在我房內,這樣我很不好睡。乾脆把他趕走吧,反正他現在也沒有要殺我的意思,連話也不願跟我說,他待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


正當我要開口趕他走的時候,他忽然開口了:「妳明天有空嗎?」


他突然之間開口,讓我昏昏沉沉的腦袋清醒了不少。我往他那方向瞟,他還是背對著我。


「怎麼了?」我問。


「明天不是假日嗎?妳一整天待在房裡也不好,不如一起出去走走?」他道。


我困惑地看向他,本以為他還是背對著我,誰知一看向他就跟他對上眼,我一下愣住,接著才反應過來道:「為什麼我要跟你出去?」


他看著我笑了一下:「我們認識的時間好歹也有幾天了,一起出去也沒什麼不好的吧。」


聞言我冷哼一聲:「憑什麼?你憑什麼認為我會跟一個陌生殺手出去?」


他聽我這帶著尖刺的問題也不惱,盯著我一會兒,道:「這麼說好了。」他清了一下嗓子,站起身半彎腰的面向我。他盯著我的眼睛,面上帶著溫和的微笑,說:「就憑我是以普通朋友的身分,邀妳明天一起出去,而不是殺手,妳會願意嗎?」


我愣了愣,看著他的眼睛,非常認真的神色,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普通朋友?他是真想跟我做朋友嗎?為什麼他突然想找我跟他一起出去?這些問題一下子在我心裡冒出來,同時也有點想答應他了,畢竟我是真的想要有一個朋友,也想要有一個人可以陪我說說話。


我沉默著撇過頭不再看他。


雖然我心裡已經想答應他了,但不知道為什麼答應他的話卻說不出口。我從以前就很討厭自己這麼彆扭的性格,心裡想的是一個樣,做出來的卻又是另一個樣,都是因為自己覺得奇怪或不好意思,所以才會做跟心裡相反的事。


我真的非常討厭這樣的自己。


「那我就把妳的沉默當作是默認囉?」他笑著說道。


我回過頭看他,這時他已經站直身子,面上依舊帶著笑。


聽到他的話我忍不住坐起身:「你……」


「明天早上八點我會來這裡接妳,記得別睡過頭了。」他一下打斷我,讓我沒有辦法把剛想說的話說完,一聽完他說的話我沉默了一秒,正想重新開口時,他卻突然打開門揮手跟我道別。


「明天見。」他笑容滿面的走了出去,房門「喀」地一聲關上了。


「什麼跟什麼……」我眉頭微微皺起,再次躺下去,忍不住嘟囔道:「沒見過這麼霸道的人……」


話說回來,普通朋友……


如果真要跟我做朋友,他要怎麼殺了我?還是說他其實是個冷血無情的人,連朋友都可以下手?


我沉默地思考著,心裡不知怎地有一種莫名的異樣感。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