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中篇小說】枯藍花08


「不過有些人倒是真的會說,但我都沒幫過。」


「那你問這個有什麼意義?」


「有趣啊,還可以知道目標的個人私事。」說到這裡他一臉神祕地湊過來,低聲道:「而且妳猜,他們的願望都是什麼?」


我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他也不賣關子,直接說:「殺了委託人。」


我微微一愣,委託人,不就是下單要殺他們的人嗎?


他們都是不想死的人,突然被買凶,心裡一定會是驚訝憤怒,接著就是恨那個想要他死的那個人,所以臨死之前就有了想要報復的慾望,許這種願望也是有可能的。


他見我好像沒有很訝異的樣子撇了撇嘴,似乎對我的反應很不滿意。


我心下有些好笑,表面上還是很淡定的樣子,問道:「為什麼你不幫他們?」


「我們有個行規,不能幫目標殺委託人,否則死的就是自己了。」他道。


我點點頭,原來做這個職業還有行規,知道這種事讓我還滿訝異的。


「不過妳和他們不一樣。」他看著我笑道:「妳既沒願望也不掙扎哀求我放過妳,反而一副任我宰割的樣子。」


「所以你就對我產生興趣了?」我道。


他沉吟了一會兒,點頭說:「沒錯,不過應該說是,我更想知道妳的秘密,到底為什麼妳這麼想死。」


聽到他這麼說,我冷漠下來沒再看他,心想,想死還需要什麼理由,而且為什麼我一定要把我的秘密都告訴他。


我冷嘲熱諷他:「原來你們行業裡面還有像你這麼愛八卦的人。」


他毫不在意我對他的嘲諷:「我想應該只有我是這樣,不過這樣也算是我的個人特色不是嗎?」


什麼個人特色,簡直就是個狗仔,他去當狗仔隊還比較實在,當什麼殺手。


我暗暗翻了他白眼後沉默下來,不再接話。我對於他一直追著我的秘密跑這件事情感到很不爽,如果他不要一直窮追不捨,或許我還可以跟他和平相處,但他偏不要。


不過他要是不提這件事,我還是不會對他太冷漠的。


我們之間的氣氛忽然變得很乾,我的尷尬症一下又犯了,眼睛四處瞟就是不往他那邊看,有事沒事還得喝一口水。


直到服務生上菜後,我們吃了幾口飯,他便先開口了:「妳等一下有想去哪裡嗎?」


「沒有。」我想都沒想直接回答。


他「哦」了一聲沒有再說話,耳邊只剩下餐具的碰撞聲,還有其他客人談話的聲音。我們又陷入了一股詭異的寂靜,讓我有點不自在。


熬過了這奇怪的氣氛後,他帶我到了一座公園,說要在這裡走走,散散步。我點點頭,跟他並肩而行。


這裡的公園人不多也不少,有很多是大人帶著小孩出來玩,也有一群年輕人一邊聊天一邊逛,看起來很是愜意。


我們走到了一個花圃前,這裡的花開得很茂盛且漂亮,讓我看了都忍不住看上兩眼。


剛好有個家庭正在花圃前拍照,每個人都是笑容洋溢的,看起來十分和樂融融。


這時我注意到零一停下腳步,我跟著停下來回頭望向他,正想問他怎麼了,卻發現他手舉著手機,對著我的方向。我心下一驚,下意識要躲,但已經來不及了。


「你偷拍我。」我看著他冷冷道。


「我這不叫偷拍,是正大光明的拍。妳來看看我拍的。」他笑嘻嘻地拿著手機走近我,想要給我看他的成果,但我連看一眼都不想看,直接掉頭就走。


「哎哎,別這樣啊。」他邊喊邊從後面追上來,「我覺得我拍的挺好看的啊,看樣子我還挺有當攝影師的天分嘛。」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沒有搭理他。


不是我不願意給別人拍,而是我不喜歡有人偷拍我,我覺得那樣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


「你要不要乾脆去當狗仔算了,那麼愛八卦又愛偷拍,你不當誰當?」我冷冷的嘲諷他。


本想要用這句話刺他,看他會不會因此而不願再與我來往,或者氣憤之下對我動手。只是沒想到他這人,不知是神經太大條還是真不在意,竟摸摸下巴一副很認真地模樣在思考。


「好像不錯喔,這樣我就有副業了。」他道:「不過當這個職業好像更累,還是算了,我做我的老本行就夠了。」


「……」對於他的反應,我到底該驚訝,還是憤怒,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只好深吸一口氣,再嘆口氣,問他:「你殺一個人要多少?」


「這就要看委託人出多少錢了,怎麼,妳有想要殺的人?」他問。


我搖頭:「沒有,我只是好奇罷了。」我又問:「要我死的那個委託人,他給了你多少錢?」


「我記得是十五萬左右吧?」他不確定地道。


雖然我知道給錢殺人一定會給的不少,但沒想到一聽還是覺得挺多的,這樣子他不就一輩子不愁吃穿了嗎?


「這樣算高還是低?」


他看了看我,思考一會兒後道:「還不錯。」


還不錯?我不懂他給出這種回答到底是高還是低,也不理解他幹嘛不要直接說低或高。我沉默一會,又問:「那你殺過最多錢的是哪一次?」


他摸摸下巴:「應該是我殺一個女人的時候。」


「那次你收了多少?」我找了附近一個空長椅坐了下來,零一跟著坐在我旁邊。


「大概是六十萬吧。」他翹著腿,語氣跟「今天天氣很好」是一樣的。


我吃驚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殺一個女人還要六十萬?!那女人不好搞嗎?」


「不是,是因為委託人是個有錢人,而目標就是他的女人,他發現她都偷偷在外面偷吃,以為他不知道。那個有錢人知道這件事後非常生氣,覺得那女人背叛他,所以就花重金要把這女人殺了。」他說。


果然有錢就是任性,花這麼多錢殺一個女人也不痛不癢。不過這還真是個狗血的劇情,毫不意外。


「她為什麼要在外面偷吃?」我問。


「這還用問,當然是因為那位有錢人長得真是……」他嘖了一聲,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看他這個反應,我也多少能猜得出那位有錢人長什麼樣,只能說人都是現實的,女人大部分也都只看外表,包括我也是。


我看了他一眼心說,別人要殺我只花了十五萬,而他拿最多的一次居然是六十萬,他還跟我說十五萬還不錯。


他究竟是想讓我心裡平衡一點,還是真的覺得這樣的價格不錯?


我抬頭看向天空,看著緩緩飄動的白雲,道:「不管別人花了多少錢,人命,都是無價的。」


「無價?這樣的話我怎麼賺錢?」他問道。


我回頭看他:「做別的。」


他愣了一瞬,皺著眉又道:「但是我只會殺人。」


我笑道:「你不是說你很會拍攝?也許你可以去當攝影人員,或是做一些跟拍攝有關的工作。」


「妳是認真的?」他驚訝地看著我,很意外我會勸他去做別的。


我收回視線,看著前方經過的小孩正在玩耍。我說:「天無絕人之路,我相信你除了殺人之外,一定還有別的你很擅長的技能,只是還沒被發掘罷了。」


「妳確定嗎?像我這種人?別開玩笑了。」他哈哈大笑起來,好像聽到了什麼很好笑的笑話一樣。


但我並沒有笑,我是很認真的在勸他別再殺人。


「你在殺我之前不是問過我有什麼願望嗎?」我看向他問道。


他皺起眉:「妳……有願望要說?」


我緊緊盯著他的眼睛,緩緩道:「我想要你在殺了我之後,不要再殺人了。」


他似乎是被我的話給嚇住了,眼睛看著我半天沒有說出話來,好一會兒他才慢慢擠出三個字:「……為什麼?」


我知道他問的是什麼,而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我要許這種願望,或許只是單純的不希望他再殺人吧。


「我覺得你還是很有前途,不要再讓自己的手沾滿鮮血了。」我說。


這時他激動地站起來,俯視著我急道:「但是……但是妳可以為妳自己許一個願望啊,也許我這次會幫妳也不一定啊!」


我搖頭:「我沒有什麼給自己的願望,你能幫到我的,就是完成你的任務。」


他聽了一愣,接著慢慢的重新坐了回去,看起來像是在沉思什麼。


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了,也不想再多說什麼,站起身便道:「我想回去了。」


他沒有說話,很順從的就載著我回去。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過半句話,只有在他離開的時候說了聲再見。


事實上,我覺得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還是挺輕鬆的,也讓我鬱悶的心情好上許多。


跟他做朋友……好像也不賴。


只怕我是活不了多久了。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