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中篇小說】枯藍花09

兩天假日就這樣過去了,今天又要去和學校的同學們見面,繼續我寂寥的上課日子。


不過今天有一點不一樣,一個跟我還算不錯的同學,叫小娟,她忽然神神秘秘的跟我說:「藍憂啊,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該不該跟妳說。」


「妳要說就說,要是不想說也不要緊。」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道:「不行,這件事情我一定要跟妳說,不過妳不要說出去,也不要說是我跟妳講的。」


我點頭心說當然,她要我保密的事情,我一定會保密到底。


她皺著眉,小聲的跟我說:「妳知道阿荊,她到處跟別人講妳的壞話嗎?」


我一愣,搖頭說我不知道。


她繼續說:「這也是我聽到的,她都跟別人說妳的態度很差,好像是什麼命令她做什麼的樣子。」


做什麼?我什麼時候命令過她做什麼事情了?


我皺起眉:「我沒命令過她啊。」


「好像是有一次掃地的時候,她說妳叫她掃那裡,然後態度好像不是很好。」


我回想著當時的記憶,我想應該就是指那一次的掃地。那時我是掃地,她是拖地,我看她好像每個地方都有拖,就告訴她拖髒的地方就好了,可以不用每個地方都拖。


我這也叫做命令?我那時態度有很差嗎?


她看著我,說:「她把這件事告訴了我和阿言她們,還有小新她們那一群,也跟芊芊她們說了。」


我的表面上很鎮定,但心裡非常震驚,看著她半天都說不出話來,她忙道:「我想說妳應該不會這樣,所以就想問問妳,而且我很討厭她這種做法,到處跟別人講壞話。」


我嗯了一聲沒有說話,我現在情緒非常複雜,除了震驚以外,更多的是難過,我聽完之後,我就覺得自己很想哭。


我想知道為什麼她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到處跟別人講我的壞話,我當時真的有那樣嗎?如果真的有,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對我?她為什麼不要問我原因,而要到處講我的壞話?


我知道人一輩子,不可能不會被別人說閒話,但是當我聽到之後,我的心情卻是非常難受,眼淚幾乎要掉下來。


仔細一想阿荊的為人,她是那樣的人沒錯,她會把別人的壞話到處跟別人講,甚至演技浮誇。之前聽過阿荊所講的那些內容,都是說別人壞話。


一整天下來,我的心情十分沮喪,甚至一想起來這件事,我眼淚就想往下掉,但我得拼命忍住,我不能讓別人看見。


所以我忍到了住處,一回去我的眼淚便拼命往下掉。


我哭得非常兇,哭到幾乎要喘不過氣,而我想要自殺的念頭,也越來越強烈了。


雖然我很生氣她這麼做,但是她就是這樣的人,愛說別人壞話。


然而我也不知道我這次到底錯在哪,就算不知道,我卻還是覺得自己的過錯很大,我覺得,自己都是錯的。


我非常在意小新和芊芊她們聽到之後,對我是什麼樣的想法,會不會就這樣討厭我,連跟我說上一句話都不想?畢竟她們都跟阿荊處的不錯。


我很害怕她們會不想再與我來往,會排擠我。


想到這裡,我就更加難過了,突然覺得這種朋友,真的交不得。能不要深交,就不要深交。


但是現在卻已經發生了這種事,我如何能不難過?


像我這種人……果然還是……


我看著鉛筆盒,再次拿起了美工刀,我簡直快受不了了,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狠狠地劃開我的手腕。


但是為什麼我就是不敢?為什麼我就是不敢自殺?!


每次這個時候,我的腦海裡都會出現家人的身影。要不是因為有家人的關係,我早就去死了!


我緊緊握著美工刀,手忍不住發顫,一點劃下去的勇氣都沒有。


這時門忽然被打開,我猛然嚇了一跳,轉頭去看,正好看到他看著我發愣。


我的眼淚還在流,被別人看到我在哭的樣子讓我更加難過,眼淚越流越兇。


這時我的神智已經有些不清了,我丟下美工刀,抓狂般的衝過去,抓住他的肩膀哀求他:「我拜託你,快點殺了我,我不想再活了!」


他很意外地看著我,愣了幾秒後皺起眉說:「妳先別急,能告訴我,妳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心說你不是這麼想知道我的秘密嗎,我這次就全都告訴你,我已經什麼都不想管了。


但因為我哭得太兇,一時之間喘不上氣來,話都沒辦法說順。他拉著我到床邊坐下,讓我喝杯水冷靜一下。


等我緩過來後,才慢慢地跟他說我遇到的事,還有我個人感受,從這次包括到上次,我通通毫不保留的都告訴他了。


他聽完後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道:「這麼看來,妳是很想要有個知心的朋友,但是妳卻都交不到,對嗎?」


我點頭心說,他問這個幹嘛。


「妳說妳有主動去和她們交流,但都是以失敗收場嗎?」


我點點頭,抬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說:「都不是我所期望的結果。」


「妳的期望是什麼?」


我思考了一下,道:「我希望能夠跟她們打成一 片,可以開心的聊天,一起玩,會把我當成很重要的人。」


他點點頭,沉吟一會兒後說:「妳不覺得,妳的期望太高了嗎?不是都常說,期望越大,失落越大。妳希望她們都把妳當成很重要的人,是指妳想成為她們缺一不可的成員嗎?」


我想了想,好像是這個意思,我點頭。


「這樣的話,妳要一次成功的機率本來就不會很高,因為妳要打入一個已經定型的團體,妳就需要長期的跟她們互動。也許妳可以多嘗試個幾次,說不定她們就真的會接納妳了。」他緩緩道。


我聽到他這麼說,忽然覺得有點道理,接著又發覺他居然是在開導我?


我皺起眉心想,他的好意我是心領了,但我並不需要一個殺手來開導我。


我冷冷道:「你別想嘗試開導我,反正我是心意已決。」


他說:「妳別這麼想,或許還有轉機的。要是還是不行,也許下次可以遇到跟妳合得來的人啊,這也是要看緣的。」


聽到緣,不知怎地我馬上想到的就是佛教。


我哼了一聲,站起身俯視他:「緣?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一個殺人如麻的殺手,居然會跟我說緣?」我冷笑道:「別忘了你的身分跟目的,你來這裡是為了殺我,而不是開導我!」


他見我很激動的樣子,跟著站起身,驀地伸手握住我的肩膀,眉頭緊鎖,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什麼,他猶豫了幾秒後緊盯著我道:「其實我……突然不想妳死。」


我聽了呵呵兩聲,淡漠的看著他,道:「你在開什麼玩笑,你已經收了人家的錢了!」


「沒關係,他沒限時間,就算我一輩子都沒殺妳也沒關係。」


我淡淡的看著他,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時他又開口了,奇怪的是,我居然從他眼裡看到了一絲期望。


「讓我帶妳走吧。」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