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中篇小說】枯藍花10

我愣愣地看著他,他的樣子很認真,我能感覺到他抓著我肩膀的手在微微顫抖,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我。


「這樣妳也不用因為妳那些同學煩心了,妳也不用擔心生活的問題,我可以養妳一輩子,所以跟我走吧。」


我看著他的表情,一下沒忍住嗤笑了一聲:「走?走去哪?」


他不在意我對他的嗤笑,依舊很認真的跟我說:「都可以,看妳要去哪裡,要出國也沒問題,反正就是離開這裡。」他緊盯著我的眼睛:「就我們兩個,一起生活。」


我沉默下來,心裡琢磨著他到底是真心還是跟我開玩笑:「……我的學業怎麼辦?」


「那種事就不要管了,反正有我養妳,妳也不需要去找工作。」他好像以為我會答應他,眼睛看起來有些神采,很開心的樣子。


我垂下眼瞼,伸手抓住他握著我肩膀的手,然後慢慢的把他的手放回他的身側。


我說:「我不能跟你走。」


他急忙問道:「為什麼?妳還有什麼擔心的事嗎?沒事我可以幫妳解決,妳就──」


「像我這種人,不適合你。」我打斷他,淡淡道。


「不交往看看怎麼知道適不適合?」


我淡淡地看向他,搖搖頭:「比起我,還有更適合你的女人在外頭等著你。」


他伸手抓住我的手:「不,就妳了,妳就跟我走吧,好嗎?」


因為他抓得很緊,所以我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把我的手抽回來。我偏頭不去看他,淡然道:「我是不會跟你走的,你還是死心吧。」


「妳再好好想想,也許跟我走後妳的人生會有所改變,」他像是想到了什麼,急道:「對了,我答應妳,我不會再去殺人了,我會去找一份正正當當的工作來賺錢,所以妳──」


我大聲打斷他:「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想你可以離開了,我也已經累了,讓我好好休息可以嗎?」


「藍憂……」


我轉過身背對他,決絕道:「你走吧。」


他見我心意已決,也不再多說什麼。


我聽到他走出了房間,慢慢的把門關上後,我依然站在原地想著,為什麼他會對我產生那種感情,而他居然這麼堅決想要帶我走……


我笑了一聲,眼淚又流了下來,我這種人,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我也很慶幸,我沒有答應他。我不能害了他的一生,別的女人,才是最適合他的。


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自殺的念頭從來都沒減過,而想要他殺了我,已經是不可能了。我想了想,起身坐在書桌前,拿出了一張紙,開始在上面寫字。


寫完內容後我把紙摺起來,在紙上空白的地方寫上「給零一」。


我把紙放在桌上,擺好,拿出手機看著電話號碼想了很久,最終,還是只給他傳了一封簡訊。


接著我把手機放下,什麼也沒帶便出門了。


我孤身一人來到一個風很大的地方,從這裡可以看到每一棟房子,欣賞這裡的夜景。


在這裡,可以感覺自己離天空很近。


我從沒想到自己最後居然會選擇這樣做,我很難過,但我已經無所謂了。


什麼都無所謂了。


我已經什麼都不想管了。


我坐在欄杆上,雙腳懸空,遙望著遠方的夜景,腦海裡忽然顯現出了那傢伙的臉。


我嗤笑一聲,忽然聽到背後有聲音,接著就聽到他在我背後叫我的名字。


「藍憂。」


我皺起眉,轉過頭看向他,他手裡握著手槍,槍口正對著我的腦袋。


我沉默地看著他,突然之間想到了當時和他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只是當時的他拿的是刀,這次是槍。我依然不掙扎也不哀求他。


他皺著眉看我,說:「妳不能從這裡跳下去,我答應妳的事,我絕不食言。」


對了,他確實是答應過我,只要我把我想死的理由都告訴他,他就會殺了我。而我已經都告訴他了,他理當要馬上殺了我。


我把頭轉回來,晃著腿想了想,便從欄杆上跳下來面對他,看著他淡淡地問道:「你要殺了我嗎?」


他一瞬不瞬的盯著我,接著放下了握著槍的手,大步朝我走過來一把抱住了我。


「不是現在。」他在我耳邊輕聲道。


這是我第一次被別人抱住,我的身體非常僵硬,猶豫著把雙手放在他的後背,感受著這份溫暖的擁抱。


似乎是因為我回抱了他的關係,他抱得更緊了,我甚至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在微微發抖。


我很意外他居然會這麼在乎我,他這麼在乎我的理由到底是什麼?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就算他再怎麼在乎我,我依然不能對不起他。


我眉頭緊皺,慢慢閉上了眼睛,右手緩慢的往下,摸向了他放在腰側的槍。


在我的手快要碰到槍的時候,他忽然在我耳邊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的手停了下來,因為他這句話我一下子愣住了。


他輕聲道:「相信我。」


我愣愣的眨了眨眼,眼淚不可抑制的流了下來。這是我第一次被人這麼安慰著,讓我感受到了一絲絲溫暖,而他所說的話,也是最讓我難過的。


我的眼淚一點一點地浸溼了他的衣服。


但是我……不相信你啊。


我的手,還是握上了槍。



《完》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