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鬼故事01 第五個人

(真的不恐怖)



在考完試後又過了幾天,白瑞梨和他的室友們在寢室裡突然說起了鬼故事。


他們這一寢包括他總共有四個人,有一個是大他們一屆的學長,叫林啟睿。人長得帥,脾氣又好,性格也相當沉穩,做事總是給人很可靠的感覺,所以非常博得學校女性的愛慕。


這一回輪到林啟睿說鬼故事了,白瑞梨期待地看著他,心想像學長這麼優的人,會說出什麼樣的鬼故事呢?


誰知林啟睿先是看了一眼白瑞梨,後者被對方看得莫名其妙,正想問問他有什麼問題的時候,他就突然說:「時間已經不早了,還是趕緊上床睡覺吧。」


白瑞梨和他的另外兩個室友同時一愣,互相看了幾眼也沒多說什麼,只能面上笑笑地乖乖關燈上床睡覺。


白瑞梨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心裡覺得奇怪,難不成林啟睿是因為不知道說什麼鬼故事,才突然讓他們上床睡覺?


思及此,他忍不住往林啟睿的床位看去,但因為對方是側躺,臉是面向牆壁,所以只能看到對方的背影。


林啟睿是睡在他的對面床位,白瑞梨跟他都是靠窗的,就是睡得比較裡面的位置。而在白瑞梨的前面,也就是靠近門的那一床則是小賴。


當他收回視線的時候剛好看到小賴爬下床,白瑞梨以為對方是要去上廁所,沒想到他是跑到他的對面床,阿擇的床位上,竟然是要跟阿擇一起睡!


白瑞梨大吃一驚,一下坐了起來,而阿擇也一臉訝異地看著小賴,就聽小賴支支吾吾道:「我、我能在你這裡睡一個晚上嗎?因為剛剛的鬼故事,讓我、讓我有點不敢自己一個人睡……」


他聲音不大不小,但剛好可以讓全寢的人都聽到,白瑞梨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調笑了他一番:「我說你都是多大的人了,這點鬼故事就怕成這樣,你膽子太小了吧!」


「少、少囉嗦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膽子小!」小賴回過頭對著對面的白瑞梨對罵,整張臉都紅了,只是幸好現在黑漆漆的,沒有人會發現,不然又要被白瑞梨調侃一番。


聽到小賴的話,白瑞梨心想也是,小賴膽子小這件事,只要是跟他很熟的人都會知道,而他在今晚能夠參與講鬼故事,想必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吧。


想了想他便決定放過他一馬,笑著說:「好啦,你小子快睡吧,這一晚阿擇他保證能夠讓你睡個安穩覺。」


阿擇也用行動表示了他的同意,他掀開棉被讓小賴躺進去。白瑞梨隱約看到了阿擇的動作,也重新躺下去,假裝沒看到阿擇放在小賴肩上的手。


這一個小鬧劇過去之後,大家也都漸漸陷入沉睡,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白瑞梨這一晚上睡得不是那麼好,他總覺得有什麼地方很奇怪。但他不知道奇怪的地方在哪。


大約是在半夜的時候,他正半夢半醒間,他聽到了有人不停翻身的聲音,這聲音持續的時間讓人有些惱人。


睡覺的時候有人翻身,並不是件奇怪的事,但聽了一段時間後,他忽然發覺不對。


這個翻身的聲音持續很久,完全沒間斷過。重點是他發現這個聲音,是從小賴的床位那一邊傳來的。


發現這一點的白瑞梨驚出了一身冷汗,小賴他現在已經跑到阿擇那邊睡了,那麼這持續的翻身聲,是誰的?


白瑞梨完全不敢起身去看,只能緊緊的閉著眼睛,想讓自己趕快入睡。


他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聽到,但他確定自己沒在作夢,是真的聽見了。此時此刻,他也無比希望自己能夠跑到學長那邊睡,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真的是太可怕了!


後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正迷迷糊糊間,突然聽到非常刺耳的聲音,一下清醒了過來。


那是衣架在曬衣架上刮的聲音,曬衣架是用不鏽鋼做的,所以如果拿衣架在上面刮的話,會發出很刺耳的聲音。


而這個聲音持續了很久,像是有一個頑皮的人,拿衣架在曬衣架上,不斷地刮來刮去,吵得讓人無法入眠。更何況這聲音非常大聲。


因為一整晚睡得很不好,好不容易都要睡著了的白瑞梨,一怒之下坐起身,正想看看究竟是哪個王八蛋,打算痛罵一番,誰知這一看,他便嚇的說不出話來,甚至為自己沒頭沒腦的行為感到後悔。


黑暗之中,他隱約看到了有一個穿著白色洋裝的女人,在曬衣架前擺弄上面的衣架,那隻手看起來很纖細,細的好像一捏就斷一樣,皮膚白得嚇人。


像是注意到他的視線,白瑞梨就這麼看著那女人緩緩轉過頭,接著便看到那雙已經失去眼球的眼眶,漆黑的窟窿讓人忍不住發慌。


正當他幾乎要嚇出聲的時候,燈忽然被打開了,突如其來的亮光讓白瑞梨瞇起了眼睛,等眼睛適應亮光的時候,再去看那女人,卻發現她不見了。


燈是被林啟睿打開的,他朝白瑞梨的方向看,發現他正在看曬衣架,表情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剛剛……那是什麼?」雖然小賴看似是強裝鎮定,但還是能感覺得出他現在很害怕。


「你們都看到了?」發現他們都已經起來了,白瑞梨便顫著聲問道。


「看到什麼?」阿擇皺著眉,一副不理解白瑞梨在說什麼的樣子。


小賴聽了則是倒抽一口氣:「阿梨,你、你別嚇我啊,我可是什麼也沒看到啊。」


「你們……」白瑞梨吃驚地看著他們,接著便看向林啟睿,發現對方正皺著眉往自己的方向看。


看到他皺眉,白瑞梨便心知不妙。他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人」了。


「難道你們都沒看到?」白瑞梨看著林啟睿,心裡存著一絲期望:「睿哥也是嗎?」


林啟睿看著白瑞梨沒有說話,不知是在想什麼,過一會才緩慢的搖頭。


還沒等白瑞梨驚慌的時候,他便快速的把他們所有人的鞋子都弄亂,接著把燈關掉爬回自己的床上。


白瑞梨看著瞬間暗下來的寢室,內心突然感到一陣恐懼,他彷彿能看到那女人還在室內徘徊,並且打算來找他。


他忽然有一種窒息感,他很害怕在黑暗之中,會突然冒出那女人恐怖的臉,誰知他才一轉頭,便有一張蒼白的臉貼的極近,黑洞洞的眼眶裡不斷有血流出,女人正朝著他伸出她那蒼白的手,似乎要碰他。


這麼近的恐怖畫面,嚇得他一邊往後一邊大叫出聲。


他才剛叫沒多久,燈又被打開了,眼前的女人忽然又不見了。白瑞梨一臉驚恐的看著再次跑去開燈的林啟睿,小賴和阿擇也都被他的叫聲給驚醒。


林啟睿看著白瑞梨蒼白的臉皺起眉,正打算開口的時候就聽他說:「那個……睿哥,我能不能跟你擠一床,就今晚,今晚就好了……」


林啟睿看著對方非常緊張害怕的樣子,像是隻受驚的小貓咪,渾身都在瑟瑟發抖。他輕笑了一聲,點頭說:「可以。」


「謝、謝謝睿哥!」白瑞梨一看到林啟睿點頭,高興得幾乎要哭出來,速度極快的爬下自己的床,爬上林啟睿的床,躲進棉被裡,眨著眼睛望著還在守燈的林啟睿。


林啟睿見對方的動作如此迅速,便有些無奈地笑了笑,把燈關上後也爬回自己的床。


白瑞梨縮到牆邊,把位置讓給林啟睿,後者躺下後自動地伸手攬住他。白瑞梨身體一僵,對於現在的姿勢有些不自在。


因為剛剛的驚嚇,讓他沒辦法很快入睡,但不知是因為身邊有一個人,還是因為林啟睿給人很安心的感覺,不知不覺間他便靠著林啟睿沉沉睡去。


這後半夜,白瑞梨終於能夠舒坦的一覺到天亮,睡得比之前還要爽。


而林啟睿終於跟白瑞梨同床共枕了一晚,也成功抱到了他,表示非常開心。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