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微光

「當一個人孤獨的時候,該做些什麼會比較好呢?」她用那張帶著淡淡的笑,輕聲地在她耳邊問道。


「是發呆?睡覺?亦或者是看書?還是說,做一些自己平時也不會做的事?」鈴亞伸出手,輕輕地撥開落在她耳畔的頭髮,聲音是那麼的清淡、和緩。


「我啊,一個人孤獨無聊的時候,都會翻翻書,看一些自己沒看過的書。」她纖細的手收了回去,和她保持了些許距離。


「安智,妳呢?」鈴亞就站在她幾步遠的地方,靜靜地看著她,臉上的笑容清淡的好像很快就會消失。


安智張了張嘴,想要回答自己已經知道的答案,卻不知為何說不出話來,只能愣愣地看著她慢慢逼近自己,伸出她纖細白皙的手,緩緩地撫過她的側臉。


「不過我現在想要做別的事了,做我自己都沒做過的事。」她的手環過安智的脖頸,將嘴唇湊近她的耳邊,說話之間的熱氣都吐在她的耳畔,曖昧的姿勢旁人看了都會臉紅心跳。


但是安智卻沒有心管這些,她臉色慘白,身體甚至開始顫抖起來。


「妳知道的,我們都是一類人。」鈴亞將手緩緩地放在安智的大腿上,她的手隔著裙擺輕輕摩娑起來,嘴唇揚起一抹安智從沒看過的笑,笑得讓她忍不住發寒。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成為朋友,因為我和妳,都有相同的經歷,有相同的痛苦。」鈴亞所說出來的話,在安智耳裡猶如魔鬼的耳語。


「安智,妳要跟我一起嗎?」她退了開來,手仍停留在她的臉龐上,鈴亞湛藍的眼睛凝望著安智好看的面容:「一起去那個不同的世界。」


安智愣了幾秒臉色忽地變了,她抬手抓住鈴亞放在她臉上的手,不可置信地急道:「鈴亞,難道妳……」


「妳還想再體驗一次嗎?那種深入心靈的痛苦。」她靜靜的看著她,抽回了她的手。


安智慢慢把手放下,皺起眉緩緩搖頭:「當然不想,那種被人踐踏的感覺……非常難受。」


鈴亞倒退了幾步,帶著輕淺的微笑向她伸出了手:「來吧,安智,我們一起去那裡,去跟這裡不同的世界。」


安智看著鈴亞的微笑,再看向她伸出來的手,本想伸出去的手卻忽然頓住。


她心裡有個聲音在問她:這樣做真的好嗎?死了之後真的會去跟這裡不同的世界嗎?會不會很痛?如果她死了,她的家人怎麼辦?她還會……跟鈴亞在一起嗎?


很多個問題突然湧上心頭,就這麼猶疑了一下,鈴亞臉上的笑便漸漸消去,她慢慢放下她的手,低垂著頭喃喃自語著:「是嗎……這樣啊……」


見到鈴亞的臉色黯淡下去,安智緊張地想要開口解釋:「鈴亞,妳先聽我說,我……」


「安智。」她一聲打斷她,抬頭時臉上依然是安智熟悉的笑容,「妳跟我,都是一樣的,對吧?」


「是啊,我們都是一樣的。」安智垂下眼瞼,痛苦的記憶再次回想起來,她緊閉眼睛,想趕快把這種記憶排出大腦,卻沒注意到鈴亞的動作。


「我會等妳的,安智。」


安智一愣,睜開眼抬頭看向她,卻發現她已經站在邊緣上,正對著她笑。她心裡一驚,衝上去要抓住她,可她卻晚了一步。


「因為我們是朋友,對吧?」


她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落下,伸出去的手連衣角都抓不到,鈴亞落下前的話像魔咒般一直停留在她的腦海中,她的臉、她的笑容,都已經成為了她的回憶。


為什麼……為什麼她抓不住她?為什麼她沒有辦法阻止她?


不對……不管怎麼樣,都是自己的錯,因為自己沒有勇氣跟著她,沒有勇氣跟著她一起去死。


她伸出去的手顫抖著,冷汗漸漸浸溼她的後背,一股名為恐懼的情緒快速的壟罩了她。


……對啊,她們是朋友,她唯一的一個朋友,可是現在,她卻留下她一個人了。


不,說到底,是自己不願意跟隨她,鈴亞已經邀請自己了,是她不願意。


只因為她不敢。


「為什麼妳不敢?妳到底在害怕什麼?」有一個聲音在問她。


她不知道,她回答不出來。


「作為她的朋友,妳不是應該要跟著她一起嗎?」


是啊,她跟鈴亞是朋友,她應該要跟著她才對,她怎麼還在這裡發抖?


「再這樣活下去也很痛苦不是嗎?剩下妳一個人要面對這種痛苦了,妳還不打算跟著她一起嗎?」


不要,她不要一個人,她不想……被鈴亞拋下。


她站了起來,站在邊緣上,她低頭恍惚地看著自己腳下,以及鈴亞掉下去的地方,那裡已經圍滿了人,甚至有人抬頭看到了她,一臉驚愕。


「來吧,跟著她一起,跟著妳唯一的朋友。」


鈴亞……她的朋友。


「就像那群女生一樣,做什麼事都要成群結隊在一起,所以妳也來模仿她們吧。」


這樣……她也不會再被別人笑了。


「安智!妳在做什麼!」


她微微一愣,本想踏出去的腳突然沒了勇氣踏出去,她回過頭,看到了滄紫一臉驚慌地看著她。


「老師……」安智呆呆的看著滄紫,唇顫抖著:「鈴亞她……」


滄紫緩緩朝安智走過去,一邊試圖安撫她,一邊想把她抓過來,她盡量讓自己是很柔和的,讓她不要覺得自己有攻擊性。


「我知道,安智,來,過來老師這邊。」滄紫張開雙手,表現出讓她可以過來擁抱自己的姿態。


安智就這樣看著滄紫慢慢走近她,耳邊的那個聲音不見了,只剩下自己砰砰砰跳得很厲害的心臟。


最後,她沒有跟上鈴亞,她被老師帶去做了心理輔導,但鈴亞曾經的過去永遠無法從她腦中抹滅。包括她掉下去前說的話和表情,以及她掉下去之後支離破碎的屍體,還有那一攤的紅色。


她的痛苦,也沒有隨著鈴亞的死去而消失不見。


安智在廁所裡,兜頭被冷水淋個透,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乾的。她聽著門外那些女生的笑聲,尖銳又刺耳。


「喂!」門發出「碰」地一聲,嚇到了安智,八成是她們在門上踹了一腳:「開門啊,妳要在裡面待多久?還不快出來讓我們看看妳的樣子有多狼狽。」


說完這一句又是一陣大笑,既刺耳又難聽。


安智把手放在門鎖上,遲遲不敢開門。


「妳別忘了,我有很多種方法可以逼妳。」外面的女生說道:「要是不想再有更多傷害,就乖乖的給我開門。」


放在門鎖上的手開始顫抖起來,眼淚不斷的在眼眶裡打轉,她硬逼著自己不要流下眼淚。


「快點給我開門!」門又被重重的踹上一腳,安智手抖了抖,這才緩緩打開門鎖。


她推開門之後,還未看清眼前醜惡的面孔,迎面又被潑了一桶染了紅色染劑的冷水,冷的她全身打顫。


她們潑完水後又開始大笑起來,接著有人把她推到牆邊,安智跌倒在地,然後有人抓著她的頭髮,強迫她抬起頭。


她勉強的睜開眼睛,看到的依舊是那個留著短髮,戴著好幾個耳環的愛理。


愛理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安智冷冷地看著她,眼裡滿是厭惡。


「妳這什麼眼神?」愛理看到她的眼神,剛剛還在嘲笑她的表情沉了下來,掐著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她冷笑起來:「我最討厭的就是妳露出這副表情,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她抹了抹安智臉上紅色的水,讓她的臉恢復成白皙的膚色,她冷哼一聲:「別以為妳長這副漂亮的皮囊,就是高冷的公主。」


安智一句話也沒說,但是她的眼神依然都是冷冷的。


愛理看著她的樣子,心裡的怒火更盛,她看著她狼狽的身軀,忽地勾唇一笑,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安智看見愛理的笑,直覺要出事,就見她伸出另一隻手,撫上她裸露在外的大腿,安智打了一個激靈,臉色瞬間就變了。


她的手緩緩地從大腿一路往上摸,一邊摸一邊說:「我記得,妳有一個朋友叫鈴亞是吧,聽說她自殺死了,妳說,這會不會是妳害的?」


安智一愣,連反抗都忘記了。


「畢竟妳是她的朋友啊,只是,為什麼她要自殺的時候,妳沒有阻止?」她勾著唇角說著,輕輕揉著她的胸部。「聽說妳跟她一起待在頂樓,可是當時妳卻沒阻止,這其中的原因,該不會是因為妳吧?」


愛理的話猶如一支棍棒,一棍一棍的敲打在她心上,完全說不出話來,愛理摸到她纖細的脖頸,一邊摩娑一邊道:「像妳這種害死自己朋友的人,怎麼還有臉繼續活下來?妳怎麼不跟著去死一死啊?」


愛理兩手捧著安智已經呆滯的臉,輕輕說著像是惡魔的話:「不過妳既然還要繼續活下來,我也是很高興的,因為這樣我的樂趣還在啊。」


她笑了起來,明明是笑的那麼好看,可那面容之下,卻如此醜惡,說出來的全是惡魔的話語。


「像妳這樣的女生,不知道被別人踐踏的時候,還能不能露出這副表情?」她拿出手機,一邊笑一邊拍她的臉頰。


安智驚慌地看著她,看到她露出這種表情的愛理高興的笑了起來,接著她給安智看她的手機屏幕。


手機螢幕上是一張照片,就是之前被她抓住的把柄,接著她又笑著在手機上點了幾下,調出了一對正在男歡女愛的影片,而畫面上的女主角,不就是安智她自己嗎!


「不知道這個影片,流出去會怎麼樣?」愛理哈哈大笑起來,安智驚愕地想搶過她的手機,卻搶不到,還被打了一掌。她愣了一下,便狠狠的瞪著愛理。


愛理看到她的眼神心裡更火,再打了她一巴掌後,狠狠掐著她下巴道:「勸妳最好是不要惹火我,妳的把柄都在我手上,要是惹火我的話,妳應該知道後果是什麼吧?」


她當然知道後果是什麼,本想反抗的心,都只能被動的被她們欺負,心裡頭負面的情緒越增越長。


在被她們欺負之後,安智一身狼狽的回了教室。


現在已經放學很久了,教室裡早就沒人了,她照例的看到自己的座位上被畫得亂七八糟,抽屜跟書包裡的東西都被丟到地上。


她一一的把東西撿起來放好,回想起愛理剛剛所說的話。


她說的沒錯,都是她害的,都是因為她沒有阻止,鈴亞才會就這麼離開了。


身為她的朋友,安智沒有盡到朋友的責任。


都是她的錯……她應該要去死才對。


是啊,鈴亞說的沒錯,她不想再次受到這種痛苦的對待。一想到剛剛的場景,她一直忍著的眼淚終於流了下來。


「沒錯,這個世界容不下妳,妳不該繼續活著。」那個聲音又響起來,她丟下書包,離開教室往樓上走。


她再次站在了邊緣上,鈴亞曾站過的地方。


「只要再往前一步,妳就解脫痛苦了,妳可以跟著鈴亞,一起前往那個不同的世界。」


那個聲音不斷的誘惑著她往下跳,而她,也看到了鈴亞在她的前方,朝她伸出了手說:「我在等著妳,安智。」


「鈴亞……」


看到記憶之中的鈴亞,安智忍不住往前伸出手,要抓住她的手。前面揮了幾下都沒抓到,最後,她碰到她的手了,可是身體卻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她感受到自己在空中短暫地飛行了一下後,身體便狠狠地撞擊在地面上,全身痛得非常厲害,眼睛也開始模糊起來。


她的呼吸變的微弱,耳邊似乎聽到了鈴亞對著她輕輕說話。


「走吧,安智。」模糊之間,安智看到她的手背覆上了另外一隻手,她認得那隻手。


她緩緩地閉上眼睛,笑了。


*****


請不要模仿這種霸凌人的行為,這種行為很糟糕而且很不成熟,不管是語言、肢體霸凌都不要做。被霸凌者也都一定要勇敢說出來,不管是告訴自己最好的朋友或者是師長,總之就是說出來。要是有看到霸凌現象,也不要都只會旁觀。(只是大部分人還是都只會袖手旁觀吧)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