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鬼故事03 不存在的麵店(上)

最近白瑞梨突然很沉迷線上遊戲,沉迷到小賴都忍不住勸他說,不要再玩下去了,再玩下去,你總有一天會暴斃的。


但白瑞梨不聽,始終沉迷於遊戲世界裡,白天上完課一回宿舍就瘋狂的打,打到天都白了才肯休息,接著又要繼續上課。


這幾天林啟睿也因為家裡有事就先回去了,已經請了好幾天假,宿舍裡都沒看到他人。


唯一能勸動他的,大概就是睿哥了。小賴看著吃喝都要人提醒的白瑞梨,忍不住心想道。


白瑞梨這幾天一直都在熬夜,平時顏值就不低,現在臉上多了個眼袋,使他整個人看起來頹廢了不少,在別人眼裡看來就像是失了戀的人。


這不,晚上白瑞梨又再熬夜打遊戲了,小賴和阿擇早已上床去睡覺了,只剩他的燈還亮著。


他剛打完一場,伸了個懶腰,突然覺得肚子餓了,打開抽屜就想找零食吃,但是在寢室裡吃零食一定會吵到室友。他思忖著,這幾天光顧著打遊戲,好像很久沒有出去走走了,不如就在外面買點東西吃吧。


於是他即刻動身,穿上鞋子,輕輕地把寢室門關上,出宿舍了。


因為他們這是男舍,不像女舍那樣看的很緊,所以放得比較寬,大廳雖然有人管著,但還是讓他輕鬆的出去了。


至於校門口管門的老大爺,之前白瑞梨很常晚上溜出去,久而久之也跟他混熟了,老大爺見又是他,便放他出去,但因為已經很晚了,限他兩小時內回來,不然依校規處理。


白瑞梨本來聽到有限時間就有點不大高興,但想想現在也很晚了,早點回來也是好的,畢竟他這麼晚出去本就是他不對,老大爺肯放他出去算是放很大的寬心了。


於是白瑞梨笑著向老大爺道謝後,趕緊出去找哪裡還能買吃的。


說來這間學校的位置,也是滿偏鄉的,街上有賣吃的其實不多,頂多就是一間便利商店,還有幾家小攤販跟飲料店,其餘的也沒多少店。


而且這麼晚了,攤販大多也都收了,街上也只有他一個人,顯得十分寂寥。


唯一二十四小時營運的就只有便利商店了,幸好離學校不遠,不然他肯定要走到死。


正朝著便利商店走的白瑞梨,忽然就聞到了一股香味,像是食物的香味,他覺得奇怪,仔細地聞了聞後,猛然發覺這是煮湯麵的味道。


他朝著這個香味走去,便看到了有一家店居然還開著。


他心裡覺得奇怪,這麼晚了,為什麼還有這樣的一間麵店開著?而且他也從來沒見過這裡有這一間麵店。


難道是新開的?但為什麼要開到這麼晚?


他微微皺起眉,心裡雖然疑惑,但還是不禁被那間湯麵的香味所吸引,緩緩走近後才發現店裡居然還有一、兩個人在消費。


他心裡大吃一驚,想不到居然有人跟他一樣,熬夜熬到這麼晚,還特地出來吃麵。


白瑞梨看這家店好像挺不錯的,而且也沒吃過,不如先來嚐個鮮吧。


於是他找了一個位子坐下,想看菜單卻發現這裡沒有菜單,他困惑了一下,起身朝正在煮麵的老闆走去,問他道:「老闆,不好意思,請問你這裡有賣什麼?」


那老闆抬頭看他,白瑞梨眨眨眼,覺得這老闆的樣子有點模糊,可能是他最近熬夜熬太多了吧,說不定熬到眼睛都出問題了,畢竟一直盯著電腦螢幕。


老闆看著他沒有說話,只是指著他,再指指他剛剛坐下來的位子。


白瑞梨疑惑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剛剛坐的位子,再看向老闆,更加不能理解,指著自己說:「你要我坐回去?」


他點頭,接著又指他正在煮的麵。


「這是我的麵?」白瑞梨問道。


那老闆點頭。


白瑞梨聳聳肩,走回去坐下等麵,忍不住心想,這老闆都不講話,該不會是個啞巴吧?只是為什麼連個菜單都沒有?有菜單的話點餐不是更方便?


還是因為他只有賣一樣麵,所以乾脆就不用菜單了?


這生意還能做下去嗎?白瑞梨疑惑地往那老闆的方向看,發現那老闆正將麵倒進碗裡,準備端過來。


白瑞梨見吃的終於要上來了,一下把剛剛的疑惑忘了,他看著碗裡熱騰騰的湯麵放到他眼前,立馬大動碗筷。


說實在的,雖然這老闆有點怪異,但這麵是真心好吃,好吃的他都想再吃一碗了。


當他滿足的放下碗筷後,正躊躇著要不要再點一碗的時候,耳邊突然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是說話聲。他看了眼別的客人,那兩個客人是坐在一起的,聲音應該是從他們那邊傳來的,不過樣子有點模糊,看的不是很清。


他眨了眨眼,覺得自己的眼睛真的出問題了,居然連人的樣子都看不清了。


也許自己真的該好好休息了,不要再這麼沉迷下去了。


白瑞梨這次總算正視了自己的問題,決定回去好好睡個覺,反正這麵也跑不掉,改日再來吃就行。


於是他站起身朝老闆走去,問:「請問這樣一碗多少?」


那老闆抬手比了個五的數字,白瑞梨疑惑了一瞬,五元?有這麼便宜嗎?應該是指五十吧?


他困惑的掏出他的五十,手伸出去要遞給老闆,誰知那老闆卻倒退兩步,沒有伸手接過錢。


同時,那窸窸窣窣的聲音變大聲了,像說話聲,卻又不像。而他背後突然響起筷子大力碰撞碗的聲音,嚇得他抖了下。


他回頭一看,發現那兩個客人已經站起來了,剛剛的聲音,就是因為他們手裡的筷子掉進碗裡發出來的,很大聲,像是刻意丟進去的。


白瑞梨對現在的狀況不明所以,他只不過是要掏錢付費而已,怎麼老闆的反應奇怪,而這兩個客人的反應更奇怪。


接著他拿錢的手忽然被抓住,抓住他的那隻手異常冰冷,冷的不像是活人該有的體溫。


他把頭轉回來,發現是那老闆抓住他的,他手上的力道很大,大到他都覺得自己的手腕就要被他給捏斷了。


「喂!你幹什麼,放開我!」白瑞梨想挣開那隻手,卻怎麼樣都脫離不了,死死的被他抓住。


那隻手的冰冷程度已經讓白瑞梨發現不對了,這種溫度根本不是人的體溫,這個老闆肯定不是人,另外兩個「客人」也一定不是。


但是當白瑞梨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的手被死死抓著,背後又有兩個「人」,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付這種情況。


這時,突然有一陣白光在眼前炸開,一瞬間的亮光逼的他閉起眼睛,下意識抬手就要擋光,接著他感覺到被抓著的那隻手放開了,然後擋光的那隻手被另外一隻溫暖的手抓住,開始拉著他跑。


他完全不明白現在的狀況是什麼,剛剛的亮光讓他還不能睜開眼睛,只能被動地跟著那隻溫暖的手的人跑。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