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花孫
Powered by LOFTER

鬼故事04 不存在的麵店(下)

等到他眼睛重新適應後,腳步也已經停了,他定睛去看,立馬瞪大了眼,驚道:「睿哥?!」


「噓!」林啟睿嚴肅的比了個噤聲,示意白瑞梨不要說話。


白瑞梨摀住嘴點點頭,表示睿哥的任何指示他都絕對服從。


林啟睿見白瑞梨這副乖巧的模樣,微勾起嘴角,摸摸他的腦袋,湊到他耳邊悄聲說:「你現在閉上眼睛,待會我會帶著你走,不管聽到什麼聲音,都不要睜開眼睛,懂了?」說完,幾乎鼻尖對鼻尖的跟他對視。


林啟睿說話時呼出來的熱氣,都吹到了白瑞梨的耳朵上,這種異樣的感覺令他心跳加快,看著他愣愣的點頭。


看到他的耳朵都染上了紅,他一高興,便露出了微笑,白瑞梨看到這微笑,表示受到了十萬點傷害。


「把眼睛閉上。」林啟睿輕聲說,見白瑞梨閉上眼,看那纖長的睫毛輕微扇動,像是蝴蝶翩翩飛舞一樣。


他退開深呼吸了一口氣,拉緊他的手,往右手邊的方向走。


林啟睿拉著白瑞梨走了大約有五分鐘的時候,白瑞梨一直聽到很多嘈雜的聲音,有些能聽清在說什麼,有些聽不清,他甚至聽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要他睜開眼睛。


但林啟睿的話他一直記著,死命的不睜開眼,握著林啟睿的手不禁緊了緊。


感覺到手突然被握緊,他回頭看了眼白瑞梨,對方正低頭緊閉著眼,看起來似乎很緊張,他大概知道他在緊張什麼了,便拉著他加快腳步。


走了約有十分鐘,但對白瑞梨來說卻有一個世紀那麼長,等到他聽到林啟睿說可以睜眼後,他有些害怕的緩緩睜眼,還害怕會看到什麼的他,在看到很平常的街道後悄悄鬆口氣。


他左看右看了下,這裡是他原本往便利店的半路上,他記得他在這裡有看到一家麵店,但現在卻沒看到什麼麵店。


「奇怪,剛剛那裡明明有一家店,怎麼現在……」


林啟睿拉著他繼續往前走,只是腳步不像方才那樣快,反而像是在散步一樣悠閒。


他說:「那家店是不存在的,你偶然跑到別的地方去了。」


「不存在!?」白瑞梨吃驚的瞪大了眼:「那……那我剛剛吃的麵,是什麼東西?!」


「你吃那裡的東西了?」林啟睿倏地停下腳步,皺眉看向他。


「是啊,而且還很好吃。」白瑞梨見到他嚴肅的表情,愣愣的點頭。


「糟了。」林啟睿說話的同時,拉緊白瑞梨的手快步往前走,臉色突然變得很糟糕。


「怎麼回事?」見到平時很穩重的學長臉色忽地變得很難看,令他跟著緊張了起來。


「你吃到的是不乾淨的東西,對你的身體有害。」他邊說邊快走,快的白瑞梨都快要跟不上了。


不乾淨的東西?什麼東西?


白瑞梨完全不明白林啟睿說的是什麼,但對方不再開口說話,神色看起來很緊張,沒多久他們很快就到了學校。


在進校門口的時候,守著校門的老大爺還沒睡,很快就看到了他們,只是他看著他們的眼神有些奇怪,白瑞梨沒看懂,朝老大爺點點頭後,便跟著林啟睿快速路過。


他們幾乎是用衝的衝進宿舍,很快回到寢室後,林啟睿完全不顧寢室裡還在睡覺的兩位室友,直接開了大燈,把白瑞梨拉到自己身邊,打開衣櫃開始翻找裡面的東西。


因為動靜有些大,加上燈又突然大亮,已經吵醒了小賴和阿擇。


「怎麼回事啊,誰開的燈?」小賴瞇著眼抱怨道。


「睿哥?你回來啦?」一下看到林啟睿的阿擇,邊打著哈欠邊道。


林啟睿不理那倆人,只顧著翻東西,白瑞梨很好奇他到底在翻什麼,想湊過去看看的時候,突然感到一陣暈眩,腳下一個不穩,幾乎要摔倒在地。


剛好找到東西的林啟睿,一轉頭就看到白瑞梨要倒下,眼急手快的伸手扶著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本來還想一探究竟的白瑞梨,因為頭暈以及像是要起火燃燒的胃,讓他非常不適,根本沒空管其他事。


見白瑞梨的情況開始變糟了,林啟睿趕忙完成自己手頭的工作,然後把碗裡的東西都餵進白瑞梨的肚子裡。


白瑞梨迷迷糊糊的被林啟睿餵了東西,感覺身體似乎好了一些,但還是很不適,接著就聽到林啟睿輕聲對他說,到他床上去。他便乖乖的爬上他的床,一躺下去就不想再睜眼了。


沒想到白瑞梨這一覺就睡到了隔天下午,醒來的他覺得神清氣爽,昨晚的不適已經不見了。


他稍微動了下,發現林啟睿就睡在他旁邊,手還擱在他腰上。


他忽然發覺這姿勢貌似有些曖昧,臉頓時紅了,正想著該怎麼脫開的時候,就聽到林啟睿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醒了?」


這聲音聽的他身體都酥了,結結巴巴道:「是、是啊。」


「身體感覺怎麼樣?」


「呃……很、很好啊。」


林啟睿輕呼一口氣:「那就好。」


這時白瑞梨想到了一件事:「睿哥,你昨天怎麼這麼晚就回宿舍?」通常沒人會選那種時間回來吧,要的話,至少也要在下午或傍晚的時候啊。


「你猜?」


白瑞梨一下坐了起來,瞪著林啟睿心想,眼前穩重帥氣的學長,什麼時候還學會賣萌了!


「下次不要再那麼晚出門了,這個你隨身帶著,不要離身。」林啟睿說著也跟著坐起身,拿出一個成色極好的手鐲遞到他面前。


白瑞梨很意外的看著那手鐲,有些遲疑地開口:「這是……要我戴在手上?」


林啟睿遞給他一個「要不然呢」的眼神,白瑞梨呵呵笑幾聲,問道:「但……這都是女人戴的吧,我一大男人戴這個還能看嗎?」


「當然能看,戴上。」林啟睿強硬的要他戴上,但白瑞梨心裡其實有些不肯。


見硬的不行,林啟睿便來軟的,他垂下眼瞼,露出難過的神色,遺憾道:「是嗎……虧我為了讓你能夠安全,幫你求來了這個手鐲,沒想到你不喜歡……那我還是送給別人吧……」


白瑞梨一聽到這個手鐲是他替他求來的,心裡莫名一陣高興,卻在聽到他要送給別人的時候緊張了起來,見他似乎真的要把東西收起來,他便一把搶過去:「不是說要送給我的嗎,誰讓你送別人了?」


「你不是不要?」林啟睿有些戲謔地看他。


「我、我什麼時候說不要了,不就是戴手上嗎,有什麼難的。」白瑞梨說著便真的把手鐲戴在他的手腕上,漂亮的手鐲配上白皙的手,襯的他的手更加好看,沒有一絲違和感。


「我戴這個……會不會很奇怪?」


發現林啟睿一直盯著自己的手腕,白瑞梨便緊張起來。


「不會。」林啟睿微微一笑,把他的手拉過來,輕撫他手上的手鐲以及他的手,輕聲說:「很好看,很適合你。」


白瑞梨心猛地一跳,快速的抽回手,一下就爬下了他的床:「不跟你鬧了,我要去刷牙洗臉了!」說著便一溜煙的跑了。


林啟睿輕聲笑著,假裝沒看到白瑞梨染紅的耳朵尖。


*****


好啦,這下定情信物都送出去了,怎麼連二壘都達不到?


评论
TOP